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妄念(4)撒狗血撒的好欢腾

无病呻吟的文,没任何营养!!

16
自那次治疗之后,戮世摩罗就没再去了,这次头痛的实在厉害,如果不处理一下,他觉得自己可能要提早去见先帝了。

医生给他开的药中,加了一味黑色的东西,戮世摩罗捏着鼻子,嫌弃的不得了。那医生解释说药没其它负作用,因为用来抑制妄念,所以短时间内,人的行为会略显淡漠。

戮世摩罗改为捂着头哼道,你真啰嗦,命都快要没了,还想这些有的没的作甚?说实话,他还真想体验一下那种感觉呢!

现下,那药余威还在,戮世摩罗说话的语气中除了平日的轻佻,多了一些漫不经心。

他慵懒的撑着伞停在细雨中,所有的思绪都隐藏在他那只微眯的瞳孔中。戮世摩罗戏谑地盯着网中人递来的紫伞,说原来你也学会了温柔。

话是张口就来,就他现在的状况而言,没有一丝的试探,他是习惯用这种姿态挑战网中人。

对面的人无论怎么回答,他都不会在意。不过他以为网中人至少会哼一声,结果网中人就那么站着,没有收回伞,也没有因为他这些话,把伞甩到他的脸上。

网中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虽然对戮世摩罗的不辞而别有所不满,也对他阴阳怪气的调调不爽快,但一想到他没有到受风雨头痛复发,也就不在意其它的了。

他爱发神经就让他发好了!
反正他就是以此来彰显他对自己的在乎,哼哼,就是这样没错。

自从上一次和凶岳疆朝打了一仗之后,这小子跟他说话的态度就变得夸张过头了,他自己也因戮世摩罗对他产生不安感生气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一开始,他将此事怪到小子的身上,他觉得自己无愧于自己,无愧于他,那自然有问题的就是臭小子了,但现在,他的心境有了微妙的变化,思及那个女人说的话,网中人的气场越来越收敛。

看不出来网中人这种变化是缘于何事,戮世摩罗低头见他轻轻地摸着伞,连动作都温柔了呢,他站在自己的面前,可,他又在想谁呢?

戮世摩罗下意识地去看网中人的眼睛,他那双眼极难看到,以前只有偷袭时才有机会掀掉他的面具。现在,那隐藏在面具后面的眼睛会是什么样呢?

戮世摩罗一阵恍惚,忽地紧紧抓住伞柄,他的手明明握的很紧,但他却能感受到有什么像流沙一样,从他的指缝滑过了――这一次,他不想去猜了,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在网中人的身上了。

戮世摩罗欲转身离开,忽然听到网中人开口说道,你知道一个人想为另一个人尝试改变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改变底线是因为什么吗?

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股骄傲与洋洋得意的欣喜。
真是令人不痛快啊,戮世摩罗突然打断他的话,停,闭嘴,你以为我很想知道吗?适可而止的浪费时间,那叫做情趣,多了,就是浪费生命。

网中人的热情一下子就被浇灭了,他以为臭小子一定会歪着头好奇地问他,是么,爱将,你是因为我而改变了吗?

绵绵细雨织成了一道幕,隔开了两人。这竟成了他们之间最远的距离。
两人就这么站着,随着时间的推移,网中人心头熊熊燃起的怒火越烧越烈,甚至有点恼羞成怒,但他仍然控制住没将伞损坏。

看着那样漫不经心的戮世摩罗,网中人最终还是把手缩了回去,酝酿好久的话在这一刻全部咽回肚子里。

他绕开戮世摩罗的身侧,戮世摩罗下意识地揪住他的衣角,但就算这样他仍然没有说什么。

他对自己伸手挽留这个举动感到陌生。网中人等了很久,见他还未松手,问道,帝尊你手不酸吗?戮世摩罗呼出一口气,吐出意味不明的四个字,彼此彼此。

细雨中,呼吸竟也凝成了淡淡的雾气,网中人忽觉魔世的天气开始变冷了,扫过戮世摩罗肩上越来越歪的伞,视线又转移到他另一边的被细雨打湿的肩膀,还有他那长长的发尾。他伸出手帮他扶正伞。

戮世摩罗一怔。他突然的温柔,让戮世摩罗心头一瞬间澎湃起来,那种激烈的感情毫不意外地冲破了漠然扣在他身上的枷锁。

撑伞的那只手倏地松开了,网中人啧了一声,小声哼道,不好好撑伞,我看你要伞也是浪费。靠的那样近,连温度都染上了梦幻,戮世摩罗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地覆了上去。

网中人直皱眉,他的手心很凉,身为人类,这么弱的体质有资格糟蹋自己的身体吗?平时贫嘴斗乐,他的注意力从未放在这些事上。

戮世摩罗敏锐地察觉到他一瞬间的僵硬,突然变了脸色,他抓住网中人的手,然后一根一股地掰开,然后甩开。

网中人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听戮世摩罗说道,妖神将,你果然学会了温柔,啊~吃惊的我连伞都握不住了呢。

但是管他什么事?!
戮世摩罗忽觉,淡漠心中那份妄念也挺好的。

良久,烟朦朦的细雨中渐渐模糊了那抹身影,直至消失不见。
网中人终于反应过来,怒气腾腾地朝他消失的方向喊出四个字,戮世摩罗!

可不知为何,当他的视线再次落到手中的紫伞时,怒火渐渐被心底莫名升腾的失落感吞噬淹没。

真是无聊!
喜欢这种感觉真是有够无聊!说什么喜欢一个人就会在乎他,想要对他好,哈哈哈……看来他也自作多情了一次,哼!他又何必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17

未回来之前,他还怀着无聊的心情,赌气跟着那个女人瞎逛,他问那个女人明知没有结果为何还是去找他,她回答说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与行动。

网中人无法理解她这种行为,空等是一种虚耗光阴的行为,等必然是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结局。

她喃喃说道,妖神将你不懂这种感觉啦,看着网中人满脸的不屑一顾,她忽然好奇地问,你就没考虑过让自己体会下什么是喜欢吗?

网中人沉默地往前走着,天空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那女人小跑着跟上,走了一段路后,网中人忽然开口问道,喜欢一个人该是什么样的心情?

她仔细想了想,不太确定地回答道,喜欢就是一种感觉吧。网中人猖狂的笑着说道,原来你们口中的喜欢也只不过是一种感觉,这和喜欢吃青菜还是喜欢吃肉有什么区别?喜欢这种感觉果真无聊!

女人气呼呼地问道,这怎么就无聊了?喜欢一个人就是非常在乎他,想和他在一起,想要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想对他好,不想让他难过,不想让他生气,也不想让他失望……想要他同样这么对自己,想要自己是他眼中的唯一。

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结果发现网中人正在发呆。
你在想什么?
网中人说下雨了。
女人埋怨道,你才发现啊!见网中人转身要走,她连忙将他拉住,问道,你要去哪里?网中人不自在地轻咳一声说道,网中人需要向你报备么?

你要不要这么无情!下雨了诶,你就不能把我送到住的地方么,喂!至少把伞留给我啊!你再这么冷漠,没人会喜欢你的。

网中人犹豫了下,还是舍不得伞,开口对她说道,今天我心情好,送你一程何妨?他的步伐陡然变快,女人叹息一声,钻进了一家茶楼,就让他离开了。

她凭栏远眺,终于看不到他的身影,回神的瞬间看到了附在墙上的影子,又是你!这个影子已经出现在她面前三次了!

你开始变得碍事了!

戮世摩罗才刚进屋,外面的雨就下大了,天色晚下,屋内暮色更浓,他远远地端详屋内那个人,仿佛在看一场暴风雨中的不真实。
太安静了,也太具有迷惑性了。

他将伞轻轻收起,挂在一旁,如此轻微的动作竟也会引来那人的关注,戮世摩罗勾勾手,他便听话地走到跟前,戮世摩罗一伸开手臂,他就环着他的腰。

他的动作是那么轻柔,那么坦然。戮世摩罗不记得自己有教过他这些动作,这个人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人了……

有人给他设了一个迷局,用他最渴望的东西作为诱饵放在迷宫里,他徘徊在门口,发现自己越来越想走进去玩一出堕落的游戏――结局是怎样已不想去管,他只想这样入局,沉沦……

他的眼神里闪烁着极其危险的光芒,心中野望无端翻涌。眼前这个人既然可以让他为所欲为,他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这出游戏不如就从他决意放弃这一刻开始吧!他捧着‘网中人’的脸,从他的下巴一路摸到耳边,然后慢慢将面具解开。一样的眉眼,哈,明明没看过几次,却记得这般刻骨铭心。

啧,这种感觉太不好了。戮世摩罗向两边抚弄他的眉毛,然后从他的眼角一路流连到嘴角,就是这样的唇色,总能撩的他心猿意马,涟漪荡开。

‘网中人’含住他的手指,湿热的温度瞬间从他的指尖传到心脏,戮世摩罗抽回手,捏着他的下巴,印上自己的唇,肆意的啃咬。

竟然流血了,血腥味充斥在两人之间,戮世摩罗越来越有一种毁灭的快感。他一点一点的解开‘网中人’的衣领,‘网中人’无措的看着戮世摩罗忙碌的手,然后盯着他的眼睛看,这一刻,沉睡已久的灵魂似乎被唤醒了。

小子……
戮世摩罗呼吸一滞,以为出现了幻听。‘网中人’不知何时抚摸着他的脸颊,主动舔尽他唇上的血迹。小子……
――不对劲。

戮世摩罗脑海里瞬间浮现某种关联,孰料黑影再一次的突兀出现了。戮世摩罗没好气的说道,一次又一次,总之你就是要打断我的好事就对了。

黑影看着两人搂在一起的模样,呵呵道,看来我的礼物帝尊很喜欢。
确实很美味,是怎样?你这次来又想做什么?如果没有合理的说法,我可是要怀疑你的目的了。

黑影开门见山的问道,你是不是暗中做了什么?
戮世摩罗沉默着,不置可否。你不是自称很了解我吗?不如猜猜看……

那黑影倏地出手,‘网中人’忽地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同一时间,网中人亦昏倒在地。

戮世摩罗看着一动不动的人,冷哼哼道,突然就变脸,比我还嚣张,我很不爽。

黑影又问一次,你究竟做了什么?
戮世摩罗拔出逆神,指着黑影道,我讲了我很不爽,怎样?威胁我?不要以为我打算和你玩这出游戏就代表我可以被你威胁了,哈,恰恰相反,你唯一可以威胁我的妖神将已经从我的脑子里挤出去了!

不可能,我太了解你了!
戮世摩罗反驳道,别说的好像你就是我一样,你不如杀了他试试看,我根本就不介意啊,哈,我的爱将可是会死而复生的。

黑影意外他身上的变化。

戮世摩罗又看了一眼‘网中人’,对黑影说道,游戏还没开始就落幕岂不是太可惜,不如继续玩怎样?你的目的不是鬼玺吗?鬼玺没找到就和我翻脸,你亏大发了。

哼……你说的不错,我的目的只有鬼玺,那么鬼玺呢?

戮世摩罗反问,你这么急啊!
黑影又想说什么,戮世摩罗收回逆神,十分‘客气’地打断他要说的话,好喽好喽,别激动,鬼玺很快就出现了,对了,麻烦你以后不要动我的玩具,这样我很不开心。

他蹲下身捏着‘网中人’的脸,黑影闪了一下,‘网中人’再一次睁开眼,看着戮世摩罗,用机械的口吻喊道,主人。

戮世摩罗疑惑地问黑影,重启了?
黑影试探地说道,如果我说刚刚已经将他杀死了呢?
戮世摩罗一愣,脑海一片空白。
你竟然相信了,呵哈哈哈……黑影笑着消失了。

18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戮世摩罗看着‘网中人’不禁叹气,是说迫在眉睫的事情是有人在针对他啊,而他竟然还浪费时间去玩什么虐恋情深!

戮世摩罗啃着指甲,将最近发生的异常事情仔细梳理一遍。这一切从他收到妖神将攻打凶岳疆朝重伤的假消息开始。因为是魔军,所以不曾怀疑,因为担心,所以不顾一切的跟过去。

他说很了解自己,那么这是他的试探不难理解。关于那个女孩儿,他在收兵回修罗国度时,就留有眼线调查她的身份,得到的消息是――一个失踪多年没有任何特别身份的女人。这应与那个见不得人的、气急败坏的黑影询问他的暗中动作无关吧,应该无关吧!

紧接着就是中原一行。
婚帖是银燕所写不错,可那该死的新郎根本不是他好么,是说新娘也不是他。

他原本以为那仅仅是小弟思念他,借此让他回中原一趟的手段。
但,若是这样,那个早就死了的、据说连渣都不剩的元邪皇为何会出现,并且是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分明是专程找他的!

看着眼前这位面无表情的‘网中人’,戮世摩罗不得不怀疑那位元邪皇究竟是不是真实的了。他既然说魔世有不安分的因素,那么他一定知道相关的事情,他既然知晓,何不全然告知?

剩下的无论是送妄念“网中人”,还是耍离间计煽动网中人对付他,都太明显了。

而在最后,他才提及自己的目的――鬼玺。

他需要鬼玺,所以需要身为帝尊的他帮忙找,所以他才拿妖神将来威胁他。

但是,他又为何煽动妖神将来对付他?是让他杀了妖神将转而让这个‘妄念’取而代之吗?

他的妄念,妄念……

网中人从地上爬起,一股冷意自心头爬过,是那个假的自己出什么事了吗?
想找戮世摩罗问个究竟,但现在他根本不想去见他。

那场雨不知不觉中掩埋了一些人的坚持,网中人将他所谓的喜欢当做一时冲动下的错觉,无论如何,他绝不承认自己对戮世摩罗动了此番心思!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简直太无聊了,他认为所谓的喜欢就是自己给自己强加上的定义,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而存在,对那小子怎样怎样,不过是他乐意,他才没要求臭小子怎么对自己,既然这样,那就不是喜欢,他不需要这种感觉!

网中人拳头握的死死的,仿佛随时会被空气点爆,附近的魔兵见他那架势都离得远远的,以防被波及到丢掉小命。

那臭小子,戮世摩罗!
究竟是为什么?
为什么他开始去思考为什么?
他们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为什么会要在乎这种事情?网中人几时需要这种感情了?网中人竟然会喜欢一个混蛋,天下间没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了!
什么都是他认为,他以为!就算他主观上拼命否认,可为什么他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感到愤怒,以及愤怒之余的失落。

网中人一向自诩对世间所有事看的通透,做事决绝,多余的事从不考量,而今他竟然成了困在网中央的那个人。
当真可笑,也很丢人。

魔的心在很久很久之前就为那个少年动荡了,他在那条拼命守护的艰辛路上,突然萌生一个念头,这个人从此以后由他来守护,他想要看这个从炼狱爬过的人成长、想要看他究竟可以飞多高。

哼,明明就很依赖他不是么,偏偏还甩开他的手,哼哼,真是难懂的臭小子。
是那小子自己让他不要忘记他,是他自己抓住他的胳膊,像一头害怕受伤的兽,眼睛充血地威胁着他,说什么胆敢离开便会杀了他。

哼哼,他还经常对自己说着那样轻佻的话,网中人细数着脑海里的画面,他歪着头忽然凑近的画面,他慵懒地坐在王座上的画面。
像一只猫……

19

曼邪音脸色有些难看,远远看着网中人薅着树枝在那发呆,便走了过去轻轻拍着他的肩。
网中人收起自己的小心思,扭头问道,有事?
曼邪音抬手,把一颗石块递到网中人面前,颤着音,它回来了。那是她亲自丢下的石块。

网中人随着曼邪音再度前往深坑所在的郊外,路上,网中人已从她断断续续的话中了解了事情始末。但曼邪音的举动太反常了,三尊什么事没经历过,怎么会变得神志恍惚?

网中人打量着四周越来越浓郁的负面气息,心道就算有此种气息影响,以曼邪音的能为,不可能抵抗不了的,恐怕有其他原因了。

他让曼邪音先行离开,自己来处理这事,曼邪音本想将此事转告给戮世摩罗,结果一提议就被网中人阻止了,帝尊现在不知发什么神经呢,你找他做什么,等他发霉了自己出来吧!

曼邪音离开之后,网中人站在洞口观望,虽然想起了戮世摩罗的劝告,但他还是决定下去探一探,任凭事件发生而不作为太不符合他的个性了。

就在他纵身一跃的瞬间,一个声音响起。
妖神将,是怎样?你要自杀?
来者是许久不见的公子开明以及暗盟的鬼飘伶,还有那个女的!
网中人颇为不悦地说,你几时回来的?

不欢迎一下么?太没有天理了,我真正怀疑我被排挤了!公子开明佯装失望道。
明,能看出来的事情,就不要讲出来了。鬼飘伶说道。
什么?这竟然是真的?是真的吗?哪有可能?这不可能!
哼,废话少说,你的目的。网中人心情本来就不好,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公子开明忽然认真地说道,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什么意思?
他身边的那名女子欲言又止。网中人见状,哼道,你们认识?
公子开明哈哈道,怎样?吃醋了吗?
无聊。网中人没好气的回答道。

那个地方不是谈话之地,鬼飘伶发觉浑身冷飕飕的,因此提议找个酒馆,公子开明举一百双手赞成。他们很明显知道些什么,网中人自然二话不说地跟着去了。
你们怎么会去那个地方?网中人问。

那个地方……女人不像之前那么活跃了,整个脸泛着异样的苍白,憔悴不堪。她不知道黑影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找上自己,临近死亡的那一刻,她终于想起了什么,生命从那一刻开始便注定要变得黑白了。
公子开明和鬼飘伶来的及时,他们不知做了什么,黑影惨叫一声消失。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她以前是认识他们的,很早很早之前。

把话讲清楚!网中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公子开明拍着桌子嚷道,对女士不要这么凶嘛。

女人叹道,那个地方通往另一个世界――你如果进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网中人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从那个世界出来的。
网中人突然笑出声,既然进去就再也回不来,那你怎么出来的?你在凶岳疆朝,这是修罗国度,你怎么可能从这个地方出来?
还有你们,他盯着公子开明和鬼飘伶,你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
太多的疑惑将网中人包裹在其中,现在,他谁也不信。

公子开明一脸的沮丧,趴在桌子上哀怨道,说起来可能有点丢脸,但这都是你那个帝尊戮世摩罗搞得鬼。
他和戮世摩罗吵起来是没玩没了的,但能维持他所期待的局面,就算再怎么麻烦,他都会去做。

戮世摩罗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才会故意将鬼玺的事情通过某种手段,‘故意’传入他的耳朵中。他知道自己的命在修罗国度没有几个人会真正在意,但修罗国度甚至魔世就不一样了,大把大把的人在关注呐。

无论是公子开明,亦或梁皇无忌。
乱,那就把局势弄得更乱吧。

20

那个世界由妄念构成,两个世界互不干扰,但这并非绝对,这些深不可测的黑洞便是两个世界的通道,妄念可以离开,他们离开以后就以为自己是正常人。

而其他的任何的生灵一旦进去了,那就永远出不去了。

公子开明问网中人,你听说过妄念吗?见他一头雾水,便知他没听说过。
网中人不由地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如果她来自那个世界,那么她……

没错,我是妄念,真正的我早就死了。因为想起这一切,就不得不回到那个世界,否则就会再一次死去。凶岳那边同样也有这么一个地方,但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打开的,我……早就死了。

公子开明一丁点儿都不意外,看来是早就做了功课。他看了一样那个女人,又盯着网中人看,说起了一个传闻中的事。

传闻,在魔世,有一位在战场死去的战士,因为他的妻子执念太深而回来了。

妖神将啊,她就是为你而来。
网中人不屑的哼道,不可能!
笑话!

哦哦哦,我想起来,你死了又死死了又死,早就忘记了,真是听者落泪,闻者伤心呢。

欺骗网中人,你们将会付出代价。
怎样?你能拿出证据证明我骗了你吗?根本就拿不出来嘛,妖神将,始乱终弃可不是好男人哟!
哼!

stop……

公子开明摸出一小瓶绿色的药水,说道,这可是我找资料时特地带来的药水――看两位这么情深深雨蒙蒙,干脆就送给你们怎样?没有什么是用药解决不了的事情。这可是无视时间,牵引着灵魂与灵魂的爱之药啊。

网中人一把夺去,眼看着就要毁去,公子开明急道,千万不要打开。
哼!网中人懒得再听下去。

如果你找到鬼玺,千万不要交给戮世摩罗。
网中人放慢脚步,回头哼道,网中人有网中人的判断。

鬼飘伶对公子开明说道,你太坏了。
我哪有?
你说谎。
有吗?那本来就是传闻中的事,传说是真,它就是真的,传闻是假,它就是假的。
鬼飘伶淡然的捧着酒杯,呷了一口,明,你知道我说的不是那个。
好了好了,总之,你别拆我的台,逗一个脑子断过片的人实在是太太太有趣了。

妄念,妄念。
当然是本人的妄念啊,与旁人有何干系?
谁又能知晓从另一个世界回来的妄念,他生前就是有所执念呢?

评论(4)
热度(18)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