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主网空,偶尔自逆空网。喜好狗血,瞎jb写!

〖网空网〗亲爱的你好笨哦*^_^*(小段子)

网中人对戮世摩罗说:今晚,我下面给你吃啊。
小空嘿嘿嘿地笑。

小空早早地躺在床上玩手机,等网中人过来,半天没等着,于是踩着拖鞋往浴室看了看,没人。

网中人在厨房。

擀面条……

案板上都是面粉还没揉成团。

小空看到:????

网中人:洒的到处都是。

小空从后面揽住网中人的腰:emmmm亲爱的*^_^*你……好笨哦……

小空:面粉那么轻,吹在一起就好了啊。

于是小空轻轻一吹,两人就像敷了面膜一样……

网空么么哒,诗人太棒了!

〖网空〗恋爱物语1

(就无忧无虑的谈谈恋爱吧)
狭小的仓库里,霉味呛的人直打喷嚏,窗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惨白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快要坏掉了。
小空揉着通红的鼻尖,走到一堆旧玩具面前乱翻,“就是这里了!”
他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梦中模糊人影虽然叫不出名字,但却能感觉到无尽的暖意。
慢慢的,那人影渐渐清晰起来,同时模样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一段时间头发是红色的,过了一段时间变成咖啡色,不过无论怎样变化,他总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面具!
正因为带着面具,所以无论如何他都看不清,最后那面具便成了他记忆中的缩影。
今天傍晚突然下起暴雨,小空从公园里跑回家时淋成了落汤鸡!洗完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说什么会有流星,根本就是骗人!
灯光太刺...

〖空网〗温柔的陷阱(反正我是爽到了)

(1)
戮世摩罗总是借着商讨战事,私下与网中人共处,东挠挠西摸摸,爱将长爱将短的。

他表现的再明显不过了,就他那心思,连瞎子都能看出端倪来,无奈网中人早就习惯了他这一套,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反应过来。

刚明白这个事时,网中人有意回避他。想想也是,君臣之间发展成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的。网中人没有跟他翻脸算客气的了,可就算这样,戮世摩罗依然没有打退堂鼓,又不吃亏。

见他恨不得以自己为中心画个保护圈似的防着自己,戮世摩罗有点心塞,他一靠近,网中人就后退,这也太夸张了吧,真当他是豺狼虎豹啊,爱将几时怕过这些虫子了?

不过他那个圈很快就形同虚设了,因为调戏这样的网中人格...

没有别人画的爱将好看,1%都木有(临摹)啊啊啊啊继续从人体开始学习!

〖恨藏〗上(幽灵马)车·慎(小修一下)

(曾几何时,我还没想到黑白的眼睛也有问题。老久以前写的。)

藏镜人在换了行头当天地不容客之后,架也没少打,以前专注对付史艳文,现在不搞孪生兄弟兼宿敌了,专注度也下降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在交战中被人下了药,对一个老江湖来说也太不可思议了。在将他们全部送进地狱后,藏镜人怒不可斥地发现身体某处发生了某种明显的变化。

“哼,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藏镜人不屑的哼声,便用功力压制这种身体变化,但是走了一截路,他越发的觉得无力,只得寻一棵树靠着坐下。

原来越是用功力压制药性发挥,越是适得其反。藏镜人闭着眼睛,溢出轻喃细语:“热……”

右手不知不觉地移到两腿间,轻轻地碰触着,就这么小小的碰触,那里就...

〖网空〗〖梗〗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

(1)
小空经常对个小蜘蛛喊:“爱将。”
还陪它玩游戏。
“爱将,你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
“爱将,我一个人太无聊了。”
他的神情看起来挺落寞的。
“爱将……”
但是蜘蛛没有回应他。

(2)
网中人在房外听的耳朵生茧子了,一脚踹开门,“叫你妹啊!”

(3)
小空躺在床上继续和蜘蛛玩,不理他,“他真凶啊!”

(4)
屋外,网中人问医生,“那个小鬼什么时候才能恢复正常啊?”

〖霹雳〗〖罗黄〗醉生梦死

七月十四,风渐萧瑟,又一片落叶静静飘零。
黄泉倚在窗台上失神已久,酒坛子渐渐空去。
在月族,天上明月似从未变换过模样,而人却把悲欢离合样样尝尽。
“二哥。”
声音仓促中夹杂着抑不住的欢喜,这几年,幽溟成长的越来越稳重,是以这种语调倒让黄泉意外了,他轻轻一跃来到幽溟面前,为掩藏自己适才的落寞,他先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实际上,他的眼睛咪成了两道缝,别人又怎能从中读到什么呢?
幽溟手里捏着半截暗黑的细烟,递到他的面前,这是他与士兵们修建屋舍时所发现。
那是幻族特有的东西,早些年已经失传了,没想到还能看到。
“是返魂烟。”黄泉也有些意外。
幽溟显然已经知道这种烟在传说中代表什么意义。
正值中元节前夕,鬼门大开,引...

〖网空〗绿滴嘟和土豆空的架空故事

(架空,与剧中各种出入)

在人类的历史上,和平总是短暂的。
战乱年代,各方势力厉兵秣马,无论谁赢了,受苦的都是老百姓。

小空从小便与家人失散,机缘巧合下被酒泉寺的太空师父收留做了和尚,只是如今酒泉寺也消失于硝烟之中。他背着两把剑,跋山涉水不知要去哪里。

春寒料峭,暮雨湿了衣衫。
他抹了一把脸,估摸着到了天黑也翻不过山头,便打算在山脚下的一间废弃荒宅里过一宿。

角落里有一摞柴火,应是上一个过路旅人所留,小空欣喜的生了火,然后从包裹里拿出一块硬的能崩掉牙齿的面饼啃了起来。

七八岁的模样,胃袋也小,吃不了多少就饱了,这个时辰也睡不着,天生就有多动症的小空开始打量这间宅子。

普通的宅子,到处糊...

《网空》噩梦〔慎入警告〕

避雷避雷
避雷避雷
避雷避雷
避雷避雷
避雷避雷
避雷避雷
(避雷警告)
——————
很久,很久,戮世摩罗都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以前,他怕眼睛合上就再也睁不开了,尤其在东瀛。
不论是因为身处异地,还是因为这里与他曾经渊源很深,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能惊醒他。
而今天,网中人竟然来找他了,意外、惊喜,就算天兵君守着洞口的打呼噜声也吵不醒他,但是他竟然被疼醒了。
是小腿上的伤势么?
戮世摩罗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揉腿,结果发现自己动弹不了。
他猛一睁开眼,四周一片黑暗,只听到安静的山洞里,水珠滴落在岩石上极有频率的声音。
他感觉身边有一个人,刚刚似乎还与他有身体接触,但是因为他突然的惊醒,对方倒是没动作了。
外面还能听到天兵君的呼噜声,...

1 / 8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