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面具和眯眯眼才是绝配啊!

小网游去东瀛了吗?
没有!
那我写个蛋蛋

其实我只是网空党,但是空网还是可以接受的,有时候不能接受,非常双标。
不能再多了,然而只有我一个人!

没意思……
非常没意思……
割腿肉也没意思……

入坑纯巧合,被网的造型和空的故事吸引,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句永生永世。
于是先补剪辑入坑,过了n个月从决战时刻补剧,最后又把鹰燕龙虎和黑白龙狼粗略看了下。
虽然知道冷,早就接受这个事实……
嘛的一个洁癖混个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雾草电梯坏了次奥,卡住了!

〖网空〗急刹车

如果我们面对面,当我掀开你的面具时,我一定知道,你的眼睛里装有浩瀚星辰。
网中人如是说道。
一旁的戮世摩罗靠在圆桌边,一手托着腮,一手悠闲的扇扇子,半天没说一个字。

网中人怒抓住戮世摩罗的领口,把他按在桌子上,“臭小子,我好不容易煽了个情,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戮世摩罗取下暗紫色面具,指着自己的眼睛道:“睁大你的眯眯眼给我看清楚了,我的眼睛里装的满满的,全部都是你!”

嗯哼!
戮世摩罗抬头反捏着他的下巴,“爱将,不表示一下吗?”
网中人不动,呼吸略微紊乱,手上力度越来越大。
“爱将~”
网中人头压的越来越低,咖啡色长发如瀑一般洒落在戮世摩罗的发间,看着他越来越近的粉色的唇,戮世摩罗舔着嘴唇,揽着他的脖子...

〖网空网〗好

以风月铸诗歌
不如以年华证分明

妄  同妄
并肩逆长河

眠  孤眠
独冢还有一魔
继续浪~

网: 你不起来
       我就打你
       你再不起来
       我就去刨坟

       气死你
       然后忘记你!

空: 不要嘛!
    ...

〖疾影刀传〗

天下镖局,保的是天下人的镖,天下楼,杀的是天下可杀之人。
楼里的杀手就是天下楼的传奇,或绝情或血腥,而一身灰衣的年轻人却是个例外。

腊月二十二,名叫江牧云的年轻人被天下楼楼主开除了。将近年关,江牧云怀揣着辞退费二两银子不得不另寻工作。

相比天下楼的冷清,天下镖局却是人来人往,极为热闹。
“排队排队,大家不要插队,做一个有素质的人ok ?”管事的是季家老小季慕然。

江牧云是十个被留下来的人之一,第二天,天下镖局接到一个任务,保护永定王的女儿赶往四灵山。
与此同时,天下楼也接了一单生意,却是要杀了这位郡主。

行至黑风寨,像往常一样,刮起了黑风,可见度极低,几匹马儿不安的嘶鸣着。江牧云守在郡主的马...

〖网御〗〖网空〗御魂(1)除了永生永世的纠葛,再也没能留得下什么的来生。

(1)
御魂一族是通过操纵死魂战斗的家族,他们凭借此等术法慢慢的在大陆上闯出名堂。

千百年来,族内出现了无数个奇才,他们无一不在青史上留上名号。但操纵死物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一件事情,所以他们纵然很有名,但仍然不会为一般人所接纳。

御魂笑光辉跪在祠堂里,手上捧着厚厚的一本宗谱,翻了几页看的眼花缭乱,最后头跟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很明显是睡着了。

“混账!”族长狠狠地拍着桌子,屋脊上的蜘蛛网抖了三抖,小蜘蛛‘啪嗒’一声落在了宗谱上。

御魂笑光辉被吵醒,眼睛缓缓迷出一道缝来,看到不知哪一辈的老祖宗的鼻子上正爬着的蜘蛛,忽然清醒过来。

只见他兴奋地捏着蜘蛛对众人说道:“我召唤出来了,我召唤出一只蜘蛛...

〖恨藏〗〖空网〗我怀疑我们老板是个gay(2)〖恨网友情向,被雷到不管〗

〖队伍〗最帅的滴嘟:你等一下啊,我先去泡个面。
〖队伍〗我很斯文:天天泡面怎么不吃死你!
〖队伍〗黑是什么样的黑:别让我等太久!
〖队伍〗白是什么样的白:怎么还没回来?

南宫恨开三个号蹲点刷boss,有点无聊,于是拿两个两小号互相PK,来回切换玩得非常刺激。这两个号虽然是他小号,其实在排行榜上也很有名气了。

boss出现时,两个号都只剩一丝血皮,瞬间就被boss给秒了,南宫恨换到他的大号上,拉住仇恨放风筝,他准备等网中人来一起打,结果这货泡面泡了半天还没回来,这是泡面啊还是泡人啊?

南宫恨天生就爱斗,不仅喜欢和玩家pk,更爱和boss pk,但是不知道这个炎魔boss不知是哪个白痴设计的,血厚...

倾覆/宣誓

――在没有你的时光里,我终于蜕变的爱上了孤独。

你想要天下,我便为你打天下。

你若得到这天下,我会为你守这天下。

你未得到,那就毁灭。

这样,无论你轮回多少次,终究会在这条路上与我重逢。

纷乱杀伐亘古未变,多少雄心壮志不过黄土一捧白骨一堆,面具是你遗留的,戴在我身上最合适的信物。

我等你来拿。

〖网空网〗〖讨价还价〗真不知道是网空还是空网了,啊,烦死了!

冷冬时节下了一场雨,两行脚印在泥地上铺开。

凛冽的寒风和光秃秃的树枝让魔世更显萧瑟,戮世摩罗哈着气搓手道:“爱将,我们家得好好建设建设了,不然没眼看了。”

与人世一战魔世消耗甚多,无论是凶岳疆朝亦或暗盟都需要时间重整战力,尤其修罗国度,在此次战争中损失最大。

戮世摩罗与网中人回归魔世又花了一番心力才重新夺取统治权,修罗国度短时间内是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嗯。”网中人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狐裘披风,戮世摩罗搓着手的时候,他便为这个人类帝尊披上了,戮世摩罗摸上他未抽离的手,“爱将,你真贴心。”

网中人欲收回手,戮世摩罗反而抓的更紧,他盯着网中人的嘴角看,然后毫不犹豫地凑上去亲了一口又快速分...

520,梦到穿过人群,看到小网,就看了一眼被电话吵醒,不甘心继续睡,再也梦不到了。

【玉莫】轮回

彼岸花开的旺盛。

花海中那个温润尔雅的男子停驻了不少年月,有人认出他——云麓仙居的弟子。听闻,在人世,有个人用强大的执念将他留在忘川,无法轮回。

那个人啊,是他的徒弟,大荒的枭雄——玉玑子。

从不否认自己存在意义的那个孩子长大了,他要改变这个不公平的世界,这个曾伤害他至亲至爱的人的世界。“师父,你永远都不会看到我现在的模样。”

忘川,来了一名气势凌人的年轻人,他看到莫非云时,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眼神极尽温柔。

一名人类,与神斗,与魔争,颠覆了这个天下!

费尽心力仍旧无法复活想要复活的人,逆天行事往往要付出更大的带价,忘川的魂不愿他的肩头太过沉重。“玉,放手吧。”

之后,再也没有人见...

1 / 6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