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南宫恨〗〖小空〗〖网中人〗经历了一次cp的考验

〖网空〗哪有更完美

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
(1)
魔世是一个地广魔稀的世界。
其中一个叫修罗国度的国家有一个热衷打仗、沉迷收养外来孩子、英武伟岸的帝尊。帝尊某日捡到一个小娃娃,他把这小娃娃当做自己的小王子。
可是这个小王子患有怪病,每隔一段时间便浑身疼痛,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大,发病的频率越高。
宫里的御医没一个知道原因,只推测道:“若任由这个频率发病,小王子恐怕活到七岁便承受不了这个疼痛了”。
实际上这个小王子能承受这种疼痛已经让他们惊叹了。
小王子活到七岁的时候便搬到一个依山傍水的渡假行宫里,那里清静,适合修养。
有一天午间,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小王子趁着侍女午睡时,偷偷的溜进后山里玩耍,遇到了一个人。
他眨着头仰望着被斑驳的影映的绚...

〖网空〗醋

戮世摩罗虽然总是在吐槽山洞,但这一晚就算没有追兵,他们还是住进了山洞。
天兵君学着戮世摩罗的语气讨好般的吐槽着山洞,被网中人哼了一下,怂的躲在戮世摩罗身后,夺回了魔之甲但又遇到意外的人,戮世摩罗心思莫名,有点不耐烦地将聒噪的天兵君拒之洞外。
往日就算无事,也能聊到半夜,今日安静的有点可怕。网中人的心思很好猜,戮世摩罗看了一眼,没好气的翻过身子不打算再看了。
不知为何,虽然自己提到黑白郎君时毫不介意,但一旦看到网中人在意他时,内心烦闷的不行,甚至隐隐有一丝痛意滋生。
但毫无意义。
就算与他戮世摩罗无关,网中人亦会为修罗国度留下,他们终究是同路人。再怎样不甘,他的选择也只有这一个。愈是这样想,内心愈是不好受...

网空――假如金光这样演

假如金光这样演《家暴》
“各位,坏孩子也请你们多保重!”御魂笑光辉的眼睛眯成一道缝,自求多福地对眼前妖道甲乙丙丁们得瑟。接着瘸着一只腿往后一站,骚气的撩着额前紫色长发,重新将面具戴上。
却在那时,突如其来一阵妖异的气氛,御魂笑光辉优雅的敲着折扇,一旁的天兵君看看他又看着未知的黑暗之处,不知发生何事,不过小命肯定是保住了,真是好险啊!
霎时,数道火红蛛丝飞旋而来,所到之处尸首无不爆裂炸成碎片,惨叫声中,一个红吱吱的人影飞跃而来,他掐着腰飞速逼来,目的只有一个。
天兵君感受这种气氛吓的直往御魂笑光辉身后藏去,而紫色的人影却是无比坚定的看着他。直到一声怒吼让他清醒,坏了!现在跑还来得及么?
“戮世摩罗,你该死...

空网/目的是吃空修罗国度

自从和网中人好上之后,小空的人生总算幸福一些。
具体体现在晚上碎觉可以抱着人睡了,嗯,不孤独。
大家都tuo光光,rou与r之间摩擦难免出意外,“爱将,你皮肤真好。”小空摸的太顺手,一路摸到腰,毫无赘肉的小腹和腰身越摸越上瘾。
“臭小子,手拿开!”网中人懒洋洋地拍他的手,毫无说服力的说词。
小空非但不理,反而翻身压上,带有强烈x暗示的捣了两下,硬y的铁杵感使得网中人双腿绷得紧紧的。
“爱将~”小空拉长了求欢的语调。
难以拒绝,网中人拒绝的声音越来越不坚定,“哼……”
――――――――――
见评论。

〖网空〗无聊

如果必须有下一代……
是的,当小空想到这个问题时,就和网中人提了,随口说说的语气。
网中人一怔,还好戴着面具不至于被发现什么。
那是迟早的吧。也罢,他是一个合该孤独永世的魔。
“爱将,你觉得我应该喜欢什么样的?”没事可聊的时候,戮世摩罗歪着头问他。
网中人冷眼看他的脸,眼神滑落至他的脖子,这个脆弱的地方他只要轻轻一捏,一切都会回归于无。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他一贯的黑暗想法,以至忘了魔之甲,这还是他亲手帮忙夺回来的。
“哼,帝尊还是将重点放在大事上才是。”
他不想听。
他又不是谁的私人保姆。
“给点建议嘛。”戮世摩罗将手搭在他的肩上,网中人后退一步,保持一种名叫君臣之谊的距离,低头回道:“九界尽收囊中之前,不要妄想...

〖网空〗最喜欢宠坏孩子了(跪求网空小甜甜圈,饿死在割腿肉的路上)

戮世摩罗一时兴起问道:“你觉得人生最有意义的是什么?”
网中人说过最有文学气息的话大概只有一句――浪费生命的善意,所以网中人就算真正认真思考了,也回答不上来。
“打架吧。”网中人随口道,“或者打群架?”
戮世摩罗伸着懒腰,不悦道:“是么,你也要改行做斗鸡?”
网中人心想自己是魔呢,见他略显失落的表情,网中人突然捏着他的下巴猛亲一口,“我比较喜欢浪费时间听你讲废话。”
戮世摩罗一愣,嘴角带笑,“算你会讲话。”
网中人一把把他抱起来,“比背着舒服点么?”
“虽然被看到会很尴尬,但我想和你做人生最有意义的事。”戮世摩罗蹭了蹭他的胸口,手臂环着他的脖颈。
一个魔最温柔的样子,就在他无比认真的宠一个人类时,连凌厉的眼角...

锤基好甜,啊,洛基在地上的时候爆像被这样那样了啊啊啊

〖网空〗网中人就是喜欢我

“呐,爱将,不论我做什么你都支持我的吧?”小空喝多了趴在网中人背上,双臂张牙舞爪的乱挥着,末了终于安静地环着他的脖子,歪着头在他耳边嘀咕着。
月光洒在深夜的小树林中,萤火虫忽明忽暗的点缀着,很浪漫,但小空醉了不懂这个,网中人对此也毫无概念,因而只是背着小空尽快地赶回去,路上不发一言,一来他不想与喝醉的人浪费口舌,二来,他要尽量控制狠揍这个臭小子的冲动。
“呐~爱将~”小空没等到回答,啾了一下他的耳垂,撒娇道。
网中人身体一僵,差点松手把他丢到地上,“臭小子!”
谁知小空这安静也是一时的,网中人不理睬他,他双手又开始乱摸,甚至想解开他的衣领,但是网中人的衣服一向包裹的严实,醉酒的小空无论如何都掌握不了要

恨网宿敌向――能逼逼尽一切可能逼逼,能打架就一定要打到天荒地老

黑白郎君一生当中虐人无数,能让他虐了又虐、虐了又虐并且乐此不彼的只有网中人,为啥啊,因为网中人韧性好啊,无限复活虽然会遗忘,但是每次一复活就去找他打架,这就是黑白郎君想要的生活啊,根本不用浪费时间去找对手。

作为一只斗鸡,一只骄傲狂到有足够的资格蔑视天下人的斗鸡,其实人生吧,也没多大志向的,可能就比轮椅精好了那么一点点。吃饭睡觉打网中人,日子不要太美好,当然他也栽在网中人手里过,被教做人的时候也是吃土的不行。

不知道谁更厉害些,我是偏向黑白郎君更屌的,君扬怒眉太霸气了,总攻有木有。

不过嘛,网中人真的就如他所说追随在他南宫恨高大背影之后?

黑白郎君,你太高傲了,他也是想打了又打打了又打...

1 / 9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