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恨网宿敌向――能逼逼尽一切可能逼逼,能打架就一定要打到天荒地老

黑白郎君一生当中虐人无数,能让他虐了又虐、虐了又虐并且乐此不彼的只有网中人,为啥啊,因为网中人韧性好啊,无限复活虽然会遗忘,但是每次一复活就去找他打架,这就是黑白郎君想要的生活啊,根本不用浪费时间去找对手。

作为一只斗鸡,一只骄傲狂到有足够的资格蔑视天下人的斗鸡,其实人生吧,也没多大志向的,可能就比轮椅精好了那么一点点。吃饭睡觉打网中人,日子不要太美好,当然他也栽在网中人手里过,被教做人的时候也是吃土的不行。

不知道谁更厉害些,我是偏向黑白郎君更屌的,君扬怒眉太霸气了,总攻有木有。

不过嘛,网中人真的就如他所说追随在他南宫恨高大背影之后?

黑白郎君,你太高傲了,他也是想打了又打打了又打你啊,当然了,被设定打不过是个很绝望的事情,纯粹的反派最痛苦的一点就在于此。因为打死了熊猫就没熊猫了,但是打死了网中人还有一千一万个网中人啊,绿的黄的红的随便挑。

竞逐才是两个人纠缠到不死不休的根本原因,网中人忘记了自己的根源,而熊猫就是让他遗忘的根原,一次次的复生会遗忘很多事情,也许能记住最想记住的人或事,而当他有了更深的执念,这些就会淡忘,杀了南宫恨打败南宫恨就是他的执念。

这种人,哦,是魔,他太简单了,简单的和世俗人没区别,小小的心机,小小的算计,无视人世的框框条条,比之他,简单如黑白郎君甚至连算计都不屑,恣意的人生本就不容别人说什么,就是要打,要战,要狂,要活成这样才叫做恨网的纠缠。

这种纯粹的纠缠其实在很早之前,和现在是有差别的,当然了,所谓旧情,那是隔壁棚的恩恩怨怨了,知己什么的就当他是另一个时空的事情吧,要不然呢,曾经生死能与共的人现在你说只是宿敌,我也很绝望啊。

好了,继续说现在,本来嘛,像网中人这种祸害留给黑白郎君最好了,黑白郎君他闲啊,又不用为天下事烦恼,又不用掺和或是虚伪或是自诩正义的繁忙业务。

说起网中人的野心,从他被雷劈了之后才越发的膨胀起来,一开始根本没有嘛。热衷于搞事,一刀捅出个窟窿之后就歇菜被做掉了。但是他会复活啊,于是就有了网空之间的纠缠。比起恨网这种前一辈的人来说,小空还太年轻。对于网中人来说,这是哪里来的小子?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没睡醒,怎么能轮到他拿鬼玺当帝尊。

可是命运啊……
就是网中人他事业心很重,想当帝尊也是因为他觉得自己会干的比小空好,他会算计啊,所以算计竟然被截胡了,这太不可思议了,小空算你厉害,小空之前一年的业绩干的其实也是不错的,但是他们魔对人类有成见,所以不认可他,当然嘴炮占了很大原因。
经过这个事,小空给网中人科普,你看我叼不叼我都想到了哦,网中人对小空是什么观感,好的,你赢了,我特么服你了行吗?

这自己计谋败露,当时修罗国度也落于下风,网中人也该负点责任,于是就求熊猫麦再打了,拿人情来说事,多年宿敌可以说是非常了解熊猫了,所以落得个一拍两散各找各cp的结局。
熊猫哪怕不这么骄傲还是可以续一续的,但是那就不是熊猫了啊,网中人,哦,网中人他如果不可以是网中人的话,他还可以是妖神将,反正他死了又死死了又死,原本的性格会是什么样天知道,可塑性就看编剧怎么搞了。

宿敌一朝终结,他乡意外又相遇,而且还带着小空。熊猫:网!中人!你特么不和我打了还搅局?gc被打断的滋味,谁体验过谁知道。

看网中人的反应,我不介意杀死重伤的黑白郎君,怎么样,还是那个味道,能bb尽一切可能的bb,这就是恨网的场合,然而小空:你们缘分尽了,别纠缠了。
小空不说,估计又是要打。但是小空应该对斗鸡的观感不错吧,他这个人应该是很欣赏像黑白郎君这样的人,然后喜欢牛属性的人,对气质好的小姐姐非常好,整天说自己是坏孩子,老干些怪事,反正不懂为什么要救别人家队伍的切腹君。

总之,不知道是怕恨网再度纠缠呢,还是纯粹是要当个另类的坏孩子,不准网中人再和熊猫打了又打,网中人看了一眼黑白郎君就走了,走了嗯。
留下熊猫吐血又发抖……
真是日了狗!

那网中人到底想不想和熊猫打呢,其实是想打的吧,顺手都想上去日一顿!但是熊猫其实不屑于再与网中人打了啊――他自己说的。
但是被搅局了能忍???
去吧!

评论(3)
热度(17)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