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金光(众)〖绝不可能的事〗主戮世摩罗、藏镜人、史艳文、公子开明、神蛊温皇、网中人等

如有不适,默默点叉即可。
1、
“如果他不听话,那就打一顿好了。”
盛夏的夜晚,繁星映月,清风徐徐,古藤树的枝叶发出轻快的声响。难得闲下来的两人席地而坐,有一下没一下的喝着小酒。藏镜人瞄了一眼满腹心事的那人,随口说道。
他只是这么随口一说,用以打破沉寂太久的场面。听者一愣,满口辛辣的酒咽下喉咙,缓缓摇头叹息道:“现在想找到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藏镜人不满道:“那你有去找吗?”
“小弟……”史艳文被他呛的说不出话来,他虽然一空下来就会去想这事,但他其实根本不知怎么做才能弥补,甚至,根本不可能弥补得了,是他亲手将小空推向深渊,他又有什么资格再做什么呢。
藏镜人哼道,“既然想要他回来,那就果断点,就和你当初做决定时一样,毫不犹豫!”
“他又怎么会想再回来呢……”他的遗憾永远都有那么多,唯独这件想起来痛的不止自己,但他却希望只痛到自己。
“这个时候又想到他愿不愿意了,你就是这一点最讨厌了,哼!”
2、
藏镜人没跟史艳文报备一声,就孤身一人去找小空了,而且他的运气极好,才两天就碰上了公子开明。
公子开明通常情况下并不会在修罗国度境内,他喜欢和暗盟的人待在一块儿,戮世摩罗虽然希望找个聪明人一起搞事,但公子开明很明显不可能站在他那边,往昔,帝鬼看不出来,戮世摩罗却是个明白的,所以公子开明这个策君当的越来越没实际地位了。
明眼人看的出来,他被慢慢架空,但公子开明何许人也,完全不在乎,该干嘛还是干嘛,所以架空不架空完全没影响,戮世摩罗看他不爽,你还是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公子开明和戮世摩罗吵了几次嘴,差点把魔殿的顶盖给掀掉之后,就没怎么回修罗国度了,不过近日,他听闻修罗国度又要发动战事,便马不停蹄地从暗盟跑回来了。
混小子这一次是打算一挑二啊,他真的以为修罗国度有那个实力对上暗盟和凶岳疆朝?
“啊!策君,你终于肯关心修罗国度了,我很开心。”戮世摩罗夸张地说道。
“我一直都用我的方式关心修罗国度。”公子开明反驳道。
“要我再一次的和你说说修罗国度存在的意义吗?”
“那是你们自以为是的意义,和平才是未来的主题。” “未来,未来,未来究竟有多未来,无论是在人世,还是魔世,战争从未停止过,和平才是最短暂的,所以你认为的未来究竟在哪里呢?”
“哦哦哦,”公子开明歪着头绕着戮世摩罗左转三圈,右绕三圈,问道:“听起来,你也思考过所谓和平。” “我没和你讲过吗?”
“什么?”
“修罗国度存在的意义啊。”
“不要用你的歪理试图说服我,你没那么伟大,修罗国度也没那么伟大,主动挑起战争从来都不是以战止战的正确做法。”
戮世摩罗懒懒的伸个懒腰,“人总要以历史为镜,你看历史上的每一个和平时期都是因为有一定程度上的统一。”
“用铁骑踏出来的和平吗?那不过是用和平伪装你们的野心罢了,和平有千万种做法。”
“啊,跟魔族的异类讲和平,很刺激呢。”
“是啊,跟人族的怪胎讲和平,很无聊呢。”
“我们再一次的谈失败了,赢的人就是对的。”
“那你拿什么来赢?”
“你不肯帮我,所以我只好跟恶魔交易咯。”戮世摩罗说的轻松。 公子开明吃惊道:“啥……”
“当然是假的,奇兵神降,连我也很意外啊!当然这都是爱将的功劳。”
公子开明消化他透露的讯息,戮世摩罗见状,说道:“不能再多了,好了,鉴于你多少还是关心修罗国度的,我允你想办法帮助暗盟。”
“那你会输到底裤都卖掉!”公子开明哼道,“你除了妖神将一无所有。”
“没错,这就是我统一魔世这么慢的原因,你不肯帮我。”
“如果你带来的是和平,我自当帮你。”
“但愿你能活着见到那一日……”
“啊,不知不觉又和你说了很多废话……”
“嗯,浪费时间。”
3、
藏镜人看到公子开明时,他正低头叹气,不过当他从藏镜人口中套出目的时,顿时喜上心头,暗道:“真是天助我也。”
所以藏镜人找上戮世摩罗根本没花多大功夫,但说打一顿带回去就有点困难了。
他要是在修罗国度的大殿闹事,估计公子开明会很头痛,以他性子倒也不至于顾虑这么多,但事情闹大了若是把还在外面的网中人引来那就麻烦了,他不认为自己能在有网中人的前提下能把人带走。
其实藏镜人想差了,公子开明把他带到这儿的很大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热闹,他是真的很想看有人让戮世摩罗吃土,这个家伙和他天生不和!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让那小子离开修罗国度,战争就会终止。
“藏头缩尾是长得见不得人吗,来,让我见见你的脸!”绿毛的少年坐在高高在上的王座上,对藏镜人勾着手轻佻的说道,见他纹丝不动,遂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脑子不是太笨的人都知道这个背着井盖浑身散发着‘我是傲娇’属性的男人是藏镜人,戮世摩罗只不过是无聊,找乐子而已。顺说一句,他的胆子一向很肥。
“敢不敢和我赌?”藏镜人开门见山道。
“赌!为什么不赌,你敢以中原为赌注,我就敢以性命作为赌注。”
藏镜人纠正道:“是以史艳文作为赌注,要的也不是你的命。”
戮世摩罗吁了一声,回道:“那我没兴趣,要赌就拿大一点的筹码!”
藏镜人哼道:“你的性命还不够我拿这么大的筹码!” 戮世摩罗挑眉道:“要不,你拿苗疆来赌好了。”
藏镜人忍不住想要飞瀑怒潮了,一旁的公子开明歪头看了两人一眼,对戮世摩罗说道:“帝尊,我有一些事去找妖神将,你们慢慢的聊,我先离开喽。”
戮世摩罗从鼻腔低低地哼出一声,“你找他,他是不会告诉你的。”
“试试看咯。”公子开明就当他允许了,然后一蹦一跳地离开,他走到藏镜人的身边时,忽然停下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其实这地方早就该好好修一修了,哎,不过修罗国度常年跟外面打仗,没钱啊。”
4、
戮世摩罗头疼地扶额道:“为什么你们修罗国度的魔这么没职业操守,总是帮这些外人。”
藏镜人懂了他的意思,从背后抽出盾,重重地扣在地上,扬起厚厚一层灰,“现在,你没任何资格与我一赌了!”
戮世摩罗睨着眼,哼道:“强买强卖啊,我的叔父,但我有魔之甲,你能奈我何?”
“打到你做狗爬!”藏镜人飞盾上前,随后双掌跟上,戮世摩罗侧身躲过,看着四分五裂的王座,可惜道:“爱将又该心疼了。”
无论是根基、修为亦或是天赋,戮世摩罗 都完败于藏镜人,他或许不会认同天赋输给藏镜人这一点,但年轻是他的资本,同样也是他的劣势,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他打不过。
原本以为说出魔之甲,藏镜人就会知难而退,没想到他动起手来,连给人考虑的时间都没有。
他所仰仗的魔之甲已有损坏,对上一般级别的自然用不上魔之甲,但是对上像藏镜人这样需要有用魔之甲防范的,他又不能托大正面应对,故而能避之则避之。
但也有避不了的时候,戮世摩罗无奈硬接了几掌,心血翻涌,便趁着空隙说道:“你也要学我那可恨的父亲,来杀我吗?”
“哼,废话!”藏镜人不知这小子是从哪里学来的阴阳怪气的调调,“你输定了!”
鸡飞狗跳的一顿追逐,看着那小子气喘吁吁露着败迹的样,可藏镜人就是拿不下他,难道真要打断他的腿?
藏镜人的目的是把人带回去,至于是伤了还是残了,他不会顾虑那么多,只要没死就好,总是能医好的,反正俢儒目前跟在精忠的身边,正好待在正义山庄里,加之他也不知魔之甲已有损伤,所以下手越来越重。
戮世摩罗在寻找机会离开大殿,可藏镜人守的那叫一个严实,数个来回过后,越发的吃不消了,索性就不逃了,“我不和你玩了,哪有你这样来主人家家里做客,对主人家这么大打出手的。”
藏镜人单枪匹马来到魔世,自然不是真正要来杀他的,但是对上这种一根筋实力又强到离谱的人,戮世摩罗甚是没辙。
“跟我走!”藏镜人扯住他的衣领。
戮世摩罗忙道:“喂,不要说出这样让人误会的话啊!”
藏镜人哼道:“就算我和你赌,你也一定会输给我,但我不会拿不属于我的东西来和你赌。”
“是么,那你的意思是他是你的咯?”
“不是!”藏镜人否认道,“是他差你的!”
“是说,能不要自作多情吗?”戮世摩罗抓住他的胳膊往下扯,当然并没有挣脱开,“我不要了还不行吗?” “不行!”藏镜人不再与他废话,“你得跟我走!” “那我也有一句话,无论我会不会输,只要你,不,是他,他若敢拿天下与我赌,那我输了之后,悉听尊便。”
“回去了,自然可赌!”
“让他过来!”
“你――废话真多!”藏镜人用井盖一拍,‘啪’的一声,戮世摩罗晕倒了。
5、
网中人最讨厌的魔绝不会是公子开明,但他最讨厌和公子开明讲话,他受戮世摩罗一人的嘴巴屠戮就够了。
他能容忍讲废话的人也只有戮世摩罗了。
废话多的人通常都是找宠他的人废话,除此之外要不是脸皮厚自我认知良好,要不就是有所目的。
公子开明当然也不喜欢和网中人聊天,他最讨厌网中人这种有点小头脑的魔了,说白了就是难以掌控、充满变数还有着诡异心思的。
无论是单干称霸,还是安份的做个战将,他都是个遗千年的祸害。昔日帝鬼把他领回来做妖神将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一点。
网中人不傻,关于战事一个字都没向他透露,但他比较好奇:“你是从何得知的?”
“当然是帝尊说的,不然我哪有可能知道?”
“我问的是,你人身在暗盟为何清楚我们欲发动战争一事。”
公子开明故作一愣:“啊,这种小事不用在意啦!”见他还想在此事上纠缠,于是搬出戮世摩罗,“帝尊都不在乎。”
“哼!” 废话完了之后,网中人回去一看,臭小子没了,没了的意思就是他怎么也找不到了,看着四分五裂的王座,网中人很不友好的问公子开明:“你最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叛国通敌是最低程度的罪名了。” 公子开明用一副无害的嘴脸说道:“这不管我的事,绝对不管我的事,完全与我无关,他们亲戚说俏俏话,我当然要回避,不然有我插嘴,场面就不好控制了,场面不好控制,到时候飞瀑怒潮伤及无辜怎么办?啊,阿飘一定会很伤心!”
“哼――飞瀑怒潮,藏镜人!”网中人飞速离开。
公子开明自言自语道:“祸水东引只能解燃眉之急啊,奇兵神降,妖神将,有什么关联吗?”
6、
俢儒陷入了左右为难,他不想医治戮世摩罗,说也奇怪,他和戮世摩罗这个大魔头究竟是有什么孽缘啊,每次都是让他医治。
“人,我带回来了,接下来不管我的事了。”藏镜人准备出门去看无心练习。
“小弟――多谢你。”史艳文没料到藏镜人消失的这几日是将仗义打包带回来,不过他还是得说声谢,他总是能做自己不能做到的事。
“谁要你的谢,我可警告你,这小子十分难缠,他醒了可不是现在这样人畜无害!”
“艳文自然知晓,哎――是我对不起他,这一次,艳文无论如何都会做出弥补,哪怕是要我的命。”白衣的儒侠愧疚之言恨不得全部填上安静地躺在床上的那个少年人。
“他曾说过一句话……”藏镜人不知该不该说出来,一转念却又改口道:“他想和你做一个赌注。如果你赢了,他就会乖乖听话。”
“啊,我真的不想医治他!”俢儒叹气道,“虽然医生的天职是救人,但他害死了那么多人,我若救了他,怎对得起……”
史艳文怎会勉强于他,遂让他离开去找精忠,俢儒忽然开口道:“他还是这样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好,我知道他是你的儿子,无论如何你都不会杀他,如果……如果他不再当大魔头,我个人是可以原谅他,医治他的。”说罢,他就离开了。
史艳文瞬间被他的话会心一击,自言自语道:“无论如何,都不会……”

按讲戮世摩罗早该醒来了,他有魔之甲,就算破损了,怎么也不至于陷入昏迷这么久啊,甚至还需要医治才能苏醒。
史艳文坐在床头,伸手停在半空又收回来,“是父亲对不起你。”
人是回来了,可清醒之后,又当怎样办呢,如果不曾经历那些事,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而非中原人口中闻其名就喊打的魔头。思及小弟说的赌注,史艳文觉得自己还是有机会的,他不会让俢儒为难,只好找上神蛊温皇。
7、
“哎呀,还珠楼今日蓬荜生辉啊,凤蝶,快奉上香茗――”
倩影并未出现,神蛊温皇瘫在铺着厚厚一层狐裘的躺椅上,摇着羽扇:“史君子莫怪,我家凤蝶不在。”
史艳文坐在一侧,顺着他的话,问道:“听闻凤蝶姑娘很少离开楼主身边,怎么,莫不是有什么事需要凤蝶姑娘去办?”
“有个人失踪了,于是另一个人就去找他,然后又有个人不放心跟着去了。”温皇轻描淡写的说着,“哎呀,我竟然还未捋出头绪,这究竟是谁的锅?史君子你觉得呢?”
史艳文咳了一声,他的请求还未说出,神蛊温皇倒是先问罪来了,“温皇说笑了,温皇身边既然没有人,不如到史某的正义山庄聚一聚如何,小弟藏镜人也在,赶回头我让精忠去苗疆将狼主请来,你们苗疆三杰聚在一起,也就不无聊了。”
“哎呀,没想到史君子也会‘以诚待人’啊,那我只好却之不恭咯,凤蝶,我们收拾收拾……哎呀,瞧我这记性……” 两人动身离去,对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温皇怎的记性变差了。”
“最近我有研究一种药……”
“想不到,温皇竟然会以身试药。”
“也没其他人让我一试啊,等剑无极回来用在他身上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家雪山银燕究竟去了哪里呢?” “这个……这个,都是史某的错……”
8、
正义山庄内,温皇看到躺在床上的小子,优雅的摇着羽扇,“史君子果然是以诚殆人啊!”
“史某就只有这一个小小的请求。”
“果然是小小的请求啊。”温皇给戮世摩罗把脉,说道:“这是谁下的手,不怕将他打死吗?”
“你有意见?!”藏镜人一旁哼道。
“他的魔之甲有损坏,恰恰不能护住脑袋――罗碧,你差点杀人了!”
藏镜人一惊,张嘴说不出话来,史艳文紧张的问:“小空他,小空他会不会有事……”
“哎,他这样不好吗?既回到你的身边,又不会对外界有危险,皆大欢喜啊!”温皇悠哉悠哉的说道。
“小空他,他应该不喜欢黑乎乎的小房间。”
“那温皇只有尽力而为了。” 尽力而为的结果就是,人醒了,但记忆丢了。
懵懂的年轻人望着陌生的四周,“我是谁?我在哪儿?”
“怎会?!”
“这要问罗碧的井盖了。”神蛊温皇悠闲的摇着扇子。 “哼!”
“你们是谁?”戮世摩罗警惕但问道。
“小空……我是爹亲。”史艳文欲靠近,戮世摩罗抗拒的后退,见状,史艳文有点难过,神蛊温皇说道:“接下来是你们的时间,我去外面透透气。”
戮世摩罗一个人都不认识,脑仁疼的要命,“别靠近我,啊――爱将,护驾!”
史艳文脸色有点难看,“是父亲对不起你。”
“父……亲……”戮世摩罗觉得头更疼了,“我不认识你们。”他的语气带着天生的疏离,藏镜人看不下去了,“小子,你找打!”
“你又是谁?”戮世摩罗问道。
9、
戮世摩罗失忆了,但这无碍于他的生活,山庄的人都告诉他,他是史艳文的儿子,他没接受,也没否认,总之暂时就这样了。
“仗义,头还疼么?”史艳文关心地问。
“比起头,我的耳朵更疼,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是父亲对不起你。”
“这位……咳,抱歉,由于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所以暂时无法回应你,但你能不能换一点新鲜的词,这句话我耳朵都听疼了。”
史艳文伸手揉他的耳朵,“还疼么?”
“……”
“没有记忆不要紧,这一定是老天待我不薄……”史艳文轻声呢喃着。
“你讲什么?”
“没,没,对了,你还有一个大哥和一个双胞胎小弟,你大哥叫精忠,过两日便会从苗疆回来。”
“哦……”
“你小弟,银燕……银燕他……”
“死了?”
“不是,他只是失踪了,父亲一定会将他寻回的。”
但是戮世摩罗一点印象都没,“真的好无聊,我能去外面吗?我不想每天都看那丫头做练习。”
“无心是你的堂妹。”
“哦,我知道,她真乖,看不出来是那个把自己包的跟鬼似的家伙的女儿。”
“额,大概物极必反吧。”
“哦,那我能去外面转悠吗?”
“外面――危险。”史艳文不知如果外面的人看到小空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戮世摩罗叹气道:“好吧。”
10、
“哇靠,死人温仔,你竟然真的会走出还珠楼!”这是狼主见到温皇的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是:“藏仔啊,自从你离开苗疆之后,我的日子越发的无聊了。”
“王叔,是苍狼让你无聊了。”一同跟来的年轻喵王说道。
“啊,我不是说你无聊。”
“苗疆是挺无趣的,所以总留不下人。”苍狼叹气道,“不过孤王就算觉得无聊,也没法抛下。”
“哪里,苗疆明明很有趣啊,至少酿酒一绝。”俏如来插话道。
“那不是我酿的。”
“还有药王很厉害。”俢儒见他陷入自我厌恶中,忙开口说道。
“这也不是我的本事。”
“喂……王啊,你好歹是王哩,怎可如此丧志!”风逍遥和无心打完招呼就看到他家王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他怎么变成这样了?”无心凑到他跟前,小声的问。 “哎――这得问俏如来喽。”风逍遥摇着酒瓶,空了,遂和前任军长现在的御兵韬报备一声就去找酒了。
“俏如来不是有意,父亲让我将狼主请来与叔父还有温皇前辈叙旧,我思索着喵王你自然没有这空闲时间,自然……”
“是孤王无趣。”
“哈……曾经斗志轩昂的小苍兔耳朵耷拉下来了。”温皇摇着扇子看着这一群小辈,觉得还是躺椅适合自己。 “哇――”大家聊的开心,忽然听到风逍遥的声音传来!
“哎呀,不妙,他一定是遇到那个家伙了!” “谁?”狼主一头雾水。
“戮世摩罗――”风逍遥看着碎了一地的酒坛子,心痛无以复加。
“你在叫谁?”
“想装失忆吗?新仇旧怨,啊,没有酒,我是不会刀下留情了。”
“你是酒鬼吗?你在练疯话吗?是你碰了我,我才回把酒坛子摔到地上的。”戮世摩罗哼道。
“这酒是我曾经让笨牛藏在这儿的,是我的,你没资格动它。”风逍遥心道,笨牛说这地方安全的很,除了他没人知道,根本就是骗他的吧。
“怪我咯?笨牛是谁?戮世摩罗……是我的名字吗?” 风逍遥察觉他不像真的装失忆,欲言又止,史艳文带头,众人很快来到这个地方。
“仗义……”
“我只是很无聊,所以就逛到这儿了,是说,这是我唯一觉得有印象的地方。”
11、
“哇靠,他真的失忆了?!”
“啊?你们都知道啊。”风逍遥问道。
“你总是在喝酒,哪有听到我们讲话。”一旁的御兵韬吐槽道。
“你们这是在观察动物吗?不好意思内,我没有兴趣,散了散了吧!”戮世摩罗不喜欢这种感觉,越发的想逃离,他没有错过他们一闪而逝的眼神。史艳文跟着离开。
戮世摩罗,是他的名字吗?
他离开后,狼主忽然问道:“心机温仔,是不是你动的手脚?”
“温皇向来以诚待人啊!狼主,我们有小半年不见,你不曾像想罗碧那样想我便罢,还一见面就诬赖我,真想说一句做人失败。”
“哎呀,好了,好了!”狼主一手拉住藏镜人一手拽住神蛊温皇的扇尖,“我们喝酒去!”
他们三离开之后,风逍遥挠着头,“无心,俏如来,你们也陪我和老大仔一起喝酒,剑无极和笨牛不在,我看我们就组成临时的干杯四杰怎么样……啊,别走啊!” “又要拐未成年少女喝酒了……”御兵韬摇头无奈道。 “孤王,孤王又被无视了。”年轻的喵王累觉不爱。
俢儒在俏如来身边说道:“俏如来大哥,我看我们还是去海境吧。”
“为什么要去海境?”
“因为藏镜人,银燕遇上元邪皇,然后断了一只手,现在还失踪了,因为藏镜人,戮世摩罗失忆了,我觉得搞不好下一个就是你耶!”
“哈,说的也是,昔日曾答应军师大人,有空去东瀛看他……”
苍狼一旁说道,“其实孤王的确不能离开苗疆太久。” “嗯?俏如来自是明白这一点,所以当初才未开口邀请喵王。如今苗疆局势虽已稳定,但依然有不安定因素,喵王几时动身回去呢?可要通知风逍遥他们。”
“不,孤王的意思是,你可以随我回苗疆,嗯,避难。”
12、
差不多过了数日,一天燕驼龙慌忙闯进来,果然看到了小空,嚷道:“藏镜人果然是把人送来了这儿!”
史艳文不解的问:“发生何事了?”
“还不是那只蜘蛛精,到处找藏镜人,以本龙看啊,迟早会找到这!”
“这……”
“这是我们的地盘,他敢来,我就打到他做狗爬!”藏镜人哼道。
“他是一只惹人厌的蜘蛛!”俢儒道。
深夜,乌云翻涌,明月被掩,正义山庄之外,二重奏忽然响起,“交出戮世摩罗!”
“做梦去吧!”屋内忽然发出一声咆哮,“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啦,哈哈哈哈!”
“是吗?”只听网中人的怀中忽然传出无心的叫声,“爹亲……”
“网中人!”藏镜人怒不可斥地飞出正义山庄。
“交出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睡不着觉,听到有人喊‘戮世摩罗’,忽然兴奋,他利索的钻出房间,结果被史艳文堵在门口。
“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那不是你的名字。”
戮世摩罗沉吟片刻,问道:“那戮世摩罗是谁?” “是……那是魔给你的称呼。”
“魔,魔是什么?”
“因其行为偏离正道,所以谓之魔。”
“我是魔?”
“不是。”
“魔给我的称呼,所以,我是魔吗?”
“不是。”
“我要去见他。”戮世摩罗说道,史艳文不让。
“他在喊我的名字――”
“那不是你的名字。”
“你这是要逼我动手才能去见他吗?”戮世摩罗不喜欢这种感觉,他像是被关在正义山庄一样。
“小空,你不能跟他走。”
“我没说要和他离开,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13、
无心在网中人手里,藏镜人不敢托大,只好僵持,“放开无心!”
“交出戮世摩罗,自然还你个平安的忆无心!”
“拿一个小姑娘作为人质,爱……”戮世摩罗觉得嘴里忽然冒出的词莫名其妙,连忙改口,“太没品了,所以我出来了。”
“臭小子!你挤兑我?”
“你说是,那就是吧。”戮世摩罗道:“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你是谁?”
网中人丢下忆无心,蛛丝飞旋,将戮世摩罗缠住,拉向自己,“网中人不介意用些手段让你想起来。”他以为戮世摩罗在逗他玩。
史艳文跟出来,紧张地喊到:“小空!”
网中人看到史艳文,忽然用力掐着戮世摩罗的衣领,“你该不会心软了吧,哼……我们花那么大的功夫才布置好的奇兵。”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借口!”网中人松开手,抱拳怒视道:“我只给你一个选择,随我离开,还是留下?”
戮世摩罗看他那样子,忽道:“为什么我感觉如果我选择留下,你就会把我活吞了?”
“没错,所以我只留给你一个选择!错了,你就死定了!”
“网中人,小空他失去记忆,已经不是你想要的戮世摩罗了,不论你们有着怎样的计划,现在全都没用了!” 戮世摩罗点头:“他说的没错,我真的失去记忆了,你叫网中人吗?有没有其他的名字?”
网中人凝视着他,良久回答道:“等你自己想起来吧!”他转身对众人说道:“网中人要带走他,谁敢阻拦?!”
“就凭你?!”无心一脱险,藏镜人就肆无忌惮起来。 “哼!”网中人不屑回了一声。
史艳文亦上前,说道:“小空,父亲这一次决不会再失去你!”
“停!我只是好奇,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以想知道更多的事!”
“你废话真多,以为我不能带你安然离开吗?”网中人哼道。
“可是我不记得你,我为什么要和你走?”戮世摩罗问道。
网中人气愤的说道:“戮世摩罗,我的选择不止你而已!而你只有一个选择,跟我走,否则死!我会杀你!”
“网中人,你别乱来!”史艳文说道。
“我现在什么都记不得了,你要我做什么?”
“你只要活着,就属于我,因为你的命是我救的!所以你绝不可能有第二个选择。”
“选择……我有的选择可选吗?”戮世摩罗心烦意乱,“我究竟是谁?”
“戮世摩罗!”
“小空!”

评论(5)
热度(36)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