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霹雳〗〖罗黄〗醉生梦死

七月十四,风渐萧瑟,又一片落叶静静飘零。
黄泉倚在窗台上失神已久,酒坛子渐渐空去。
在月族,天上明月似从未变换过模样,而人却把悲欢离合样样尝尽。
“二哥。”
声音仓促中夹杂着抑不住的欢喜,这几年,幽溟成长的越来越稳重,是以这种语调倒让黄泉意外了,他轻轻一跃来到幽溟面前,为掩藏自己适才的落寞,他先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实际上,他的眼睛咪成了两道缝,别人又怎能从中读到什么呢?
幽溟手里捏着半截暗黑的细烟,递到他的面前,这是他与士兵们修建屋舍时所发现。
那是幻族特有的东西,早些年已经失传了,没想到还能看到。
“是返魂烟。”黄泉也有些意外。
幽溟显然已经知道这种烟在传说中代表什么意义。
正值中元节前夕,鬼门大开,引来亲人之魂的几率大大增加。他相信二哥也非常开心。
“二哥?”
黄泉一愣,适才他又想起一些有的没的了。
那烟燃的奇慢,黄泉陪着他一直等到下半夜,仍然没有看到想看的人。
幽溟失望的叹气:“大哥……”接着又咳嗽了起来,“咳咳咳……”
希望又幻灭的滋味很不好受,黄泉拍着他的左肩,“回去吧,不要呆太久。”
传说终究是传说。
幽溟朝他苦笑一声,伸手摸着右肩,说道:“二哥,我现在感觉肩膀是一样的沉,大哥现在就在我们身边的吧?”
黄泉看着他的右侧,那里似乎真的站着一个模糊的高大的人影,他嗯了一声,“他说他很好。”
“我们也会活的很好很好的,对吧。”幽溟意有所指,有些人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无论是思念还是爱恋,放在心里永远都不会随着时间少一分一毫,但活着的人却不能一直沉浸下去,这还是当年他的二哥用行动告诉他的,但是自从他自己回来,越发的沉默寡言了。
黄泉点了点头,“回去吧。”
返魂烟伤身亦伤神,黄泉捏着最后一小节不愿放手。像这样无法入眠是常有的事了,黄泉习以为常,释怀的事情有时候又会因为一件小事引爆,其实他没放下吧,有些事情刻在骨子里,深植记忆哪能放的了呢。
时间,是他不知道珍惜时间,所以才会拿大把大把的时间用来复仇,还是时间太短,让他每一次都来不及……
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
他跳到屋顶坐在屋脊上,大口大口的喝酒。那根烟渐渐燃到了尽头,香味也越来越淡,黄泉突然哈哈大笑,笑声中隐忍着无法言明的怒火,笑到最后竟然带着一丝哭腔。
“大哥。”
“呯!”的一声酒坛子摔落。
“罗喉!”最后两个字说出来,怒火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法言明的大笑,“哈哈哈,罗喉……”
渐渐的,他又恢复了平静,仿佛刚刚这个画面只是幻觉,“罗喉。”
夜风渐冷,人亦沉睡。
只有风缠绕着发丝,把思念打成了无数个结,愈乱越缠绵。
有个人站在他的背后,轻轻抚着他的头发,太轻太轻了。
黄泉忽地睁开眼,心跳猛然攀升,一转身捉住了那只手。
“黄泉。”武君的开场白简单的只有两个字,被人忽然抓包也不尴尬,他一向给人一种胸有成竹的感觉,纵使在无数次遇险的时候,也未见窘迫焦虑。
“你――”黄泉的头很晕,其实他不擅长饮酒。一个趔趄,倒在了罗喉的怀里,手还紧紧握住不放。
黄泉怎会让自己就这样昏过去,他努力睁着眼皮,心里有些恼火刚刚喝了太多酒,把人看不真切。
罗喉顺着他的脸颊摸到眼角。
黄泉哼着欲推开他,又怕他是魂体不稳被风给吹散了,所以才刚松开,又死死的抱紧。
大约是察觉到自己的行为与之前相比太过夸张,会吓着罗喉,黄泉渐渐与他拉开一丝距离。
相视沉默,黄泉竟找不到任何言语来表达他的想法。在这种高处,总有一种时空倒流的感觉。黄泉苦笑,“你回来了吗?”
罗喉没有理会这句话,或者说他盯着黄泉看,一直都是一副游离状态之外的样子。
看着眼前这个镶着金色的淡淡人影,黄泉觉得无比刺眼。
“堂堂罗喉,见到故人连话都不会说了吗?”
“黄泉。”
次日天未亮,幽溟便熬着黑眼圈匆忙找回来了,黄泉脸朝下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黄泉说喝多了,从屋脊上滚下来的,幽溟又是心疼又是无可奈何,“二哥,你刚刚一直喊罗喉的名字,你和――”
“我说我喝多了,在上面不小心摔了一跤。”
在私人问题上,他从不肯与人敞开心怀。
“我查了古书,原来返魂烟的香味可以使人产生幻觉,让人看到一直思念的人的样子,但是它对人体的伤害很大,这就是它失传的根本原因。”
“我知道。”
黄泉决定去苦境走一走,在故地遇上了君姑娘,她还是娴静温和的样子,本是要远离伤心之地,但是每逢清明中元,她还是会回来。
临走之前,她把曾在天都整理的一样罗喉旧物送给了黄泉。
“你一定比我更适合保留这个东西。”
没有谁比谁更适合这种说法,但君姑娘执意要留给他,黄泉便接着了,再然后他就去了高台,也许吹着冷风,他就会冷静下来。
一步一个台阶,他想起曾经,那个人就这样自信的走上去。
“黄泉,如果你一直追随我的背影,那你永远无法真正超越我!”
黄泉站在最上面一层台阶,盯着似在天台上等他的罗喉,“超越?哈,罗喉,那本就是一场算计,你认真了吗?”
“哈……”金色的影子变淡。
“罗喉,你不准消失!”他拼了命的跑上前。
“罗喉!”
黄泉知道那返魂烟对自己的副作用还在,他无力摆脱,下一次若再出现,他定然,哼!
他坐在罗喉曾经坐着的王座,手抵着头,想象曾经的样子,但是他永远也变不了他,哪怕他拥有罗喉全部的记忆。
酒,永远是人不愿继续思考的最佳伙伴,慢慢的,他从王座上滑落,不省人事。
“黄泉。”
黄泉转过头眯离着眼,抬头看着睥睨天下的人,说道:“罗喉,你知道我在天台时想什么吗?”
罗喉任凭黄泉捏着他的下巴。
“只要你再一次的出现,我就让你明白――”黄泉醉醺醺地骑到他的腿上,在他的脸上摸索着。
///////
湿热的唇带着醇厚的酒味在他的脸上流连忘返,“罗喉,这次你走不掉了。”
罗喉的手停在半空中良久,就算王座够大,罗喉也会怀疑突然得了“多动症”的黄泉直接从他的腿上摔下去,便慢慢从后面将他搂住。
“黄泉。”
黄泉蹭了他满脸口水,接着把舌头推进他的口中,到了这个时候,他已是醉成了一滩烂泥,剩下的唯有本能。
就该与他这样纠缠。
不要呼吸,不要思考。
罗喉开始是任凭他一股劲折腾,但即便生涩,罗喉也有了反应,他愈是采取主动,黄泉越是起劲,好像要在此事上分出个高低。
纠缠甚久,罗喉强制他离开自己的嘴巴,“你会把呼吸忘记吗?”
黄泉大口喘气,因为喝多了酒,脸颊染上异样的绯红,他捧着罗喉的脸,“我能忘记的了吗?”
也不等罗喉再有什么举动,黄泉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黄泉。”
“你在我幻觉里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哈……”黄泉扑上他的脖子,咬上一排的牙印。“那正好。”
然而脱着脱着,他就发现不对了,身体热的,下面硬的。
酒很快就醒了,黄泉拔腿就跑,然而罗喉瞬间就抓住了他的胳膊,“继续。”
“罗喉!”黄泉看着他那张风轻云淡的脸,不禁大嚷起来。
罗喉一扯,翻身就势将他抵到王座上,“你不是要超越吾吗?”
“罗喉!”黄泉抵着他的胸口,不让他再靠近。罗喉低头欲亲他的手,他猛一缩回去,罗喉便全身贴在他的身上了。
如果这依然是梦,那就把他的浮生梦一场醉生梦死吧。
///
就是啪啪啪,在王座上啪啪啪,撕他衣服,把腿抬起并在胸前,啪啪啪……换个姿势继续啪啪啪……
写不下去了😂不会写。

评论(5)
热度(21)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