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结婚!(好像写过类似标题)

“帝尊啊,你看我们在这日夜操劳,真是非常辛苦呢。”天兵君如今的话唠程度已经登峰造极,看到戮世摩罗瞥过来的眼神,打了个哈哈,仍然是不肯闭嘴,“不不不,我主要是说帝尊你辛苦,真是非常辛苦,属下恨不得替你效劳呢!”
网中人越是吐槽他的这身行头,戮世摩罗越是不愿意换下,所以他现在摇着他那紫色的面具,悠哉悠哉道:“天兵君啊,你想替我操劳什么?如今大军在握,是时候好好享受了呢,要不这帝尊之位换你坐坐?”
“好哇,啊,帝尊,我是说,今天是个好日子,要不要去结婚呢?”
终于说出口了,这妖界的小妞竟然会拉着他说悄悄话,他原本还以为终于有人慧眼识珠了,没想到结果还是奔着帝尊去的。
戮世摩罗摇着面具的手一停,恰好看着逆着光...

〖网空网〗梦里分不清

小诚不适应魔世的生活,发烧生了一场大病,网中人只得劳心照顾他。
这个魔想来照顾人类是习惯了的,小诚的病竟然没有加重。
但是压榨未成年孩子劳动力会被抓的好么?
小诚看着堆成山的奏折,对网中人说:“你太欺负人了。”
网中人说他有事要离开。
魔王这个职业不好当,别人当了一段就下戏,戮世摩罗是把魔王职业贯彻到死。
当然他命硬,怎么折磨都死不了。
这一次不知道又被哪些人围炉了,他数了数,九界的人有八界都站在他们那边,“是怎样,大家约好的一起等我来签九界和平条约?可是呢,我还没有一统九界啊!”
“你死天下就太平了!”
“喂,这位姑娘,不要睁眼说瞎话嘛!”
“我们是来做掉你的!”
“总之,就是要开杀,哈!又要让你们失望了!”
戮世...

〖网空〗呐,与你在一起,一定是最浪漫的事情吧!

(1)等一个人
初冬,下着寒雨。
网中人举着一把雨伞靠着墙边,这样的天气晚的早,路上行人有说有笑,他们都是赶着时间回家的人。
网中人抬头望着出口,没见到那小子,遂又深呼一口气闭上眼睛。
没过多久,年轻人来到他面前,见他低头发呆,便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揉,“想什么呢。”
“想你。”网中人覆上他的手往嘴角哈气,接着揽着他的肩挤在一把伞下,道:“我们回家。”
“怎么不在里头等我?”
“你看不到我怎么办?”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
“我想让你第一眼就看到我。”
(2)睡觉
被窝里,小空打着哈气,“啊,又降温了。”
网中人关了电视,搂着他道:“早点睡觉。”
“爱酱,你没听到我的关键词么,是降温!”
“困了就睡觉,不然我让你半夜也睡不了...

〖网空〗〖恨藏〗黑白喵和橘喵的故事

妖神酱是一只猫,橘喵。
虽然是橘猫,但是看起来很瘦。
它说人类真没一个好东西。
橘喵不知从什么地方流浪到这么一个破旧小街道的,众猫皆知,这是一个被世人遗弃的地方。

黑白喵是一只黑白中分喵,中分到连蛋蛋都是一黑一白的,它觉得自己天生与别的猫不一样。
黑白喵占领着这条街道,凶神恶煞的,特别晚上,会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当扫射雷达。
这条街没什么人气,晚上什么叫声都有,猫叫也不稀奇了。
它和橘喵有个共同点――唾弃人类到极点。
橘喵来的第一天,两只猫就打起来了,橘喵看起来瘦瘦的,挠起来竟然也很厉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两猫竟然因为一个共同点而变成好喵友了。
橘喵:人类没一个好东西。
黑白喵:对!
同仇敌忾的好像被人类遗弃过似...

〖网空网〗互攻啊!(翻车了)

“我认为我有追求爱的权利,这是任何人都有的权利,并非因为我是帝尊。”王座上的年轻人食指缠着额前一缕长发,歪着头对身边的人说道。
网中人戴着面具看不出什么表情,想也不想地淡然道:“我认为我也有拒绝的权利。”
“我是帝尊,你必须接受。”身居高位的人翻脸如翻书,求个爱搞得跟谈判似的,他觉得太伤自尊了。
这种说法毫无说服力,网中人不动如山地站着,任凭戮世摩罗走到他跟前挑他下巴问:“那你想怎样?嗯,爱将?”端的一副总裁范,无奈网中人就是不买场。
戮世摩罗挑眉,一手搂着网中人的脖子趁他不注意吻上去,一手在他胸口上摸索着要撕他衣服。动作如行云流水,这种事他做的习惯了。
正待兴起时,网中人忽然施力揪住他的手,把他抵到墙...

〖网空〗和魔王的约定(1)

01.穿越时空去当魔王
讲台上,老师粉笔划出沙沙声响。
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少年侧着脸睡得正香,淡色花瓣随风飘落在他的头上。
少年微微睁开眼,看到窗外满天飞舞的樱花,又平静的闭上眼睛。这就是他的每天日常。
再醒来,身边空无一人,只有月光穿过云层偷偷照了进来。少年伸个懒腰,收拾收拾课本,出门去找自己那辆孤零零的自行车。
许是偏僻,回途被三两个不良青年拦住。
“哟,”他一脚踩着脚踏板,一脚点地,懒洋洋的问道:“抢劫呐?”
三人之主为首那人手里一把匕首,在月光下发出幽幽冷光,“知道就好!”
“我投降!”少年懒洋洋的举起双手,却在他们手伸过来的时候,一脚撂倒一个。
拿匕首那人手有点抖,“别,别过来!”
“抢我台词呢。...

〖南宫恨〗〖小空〗〖网中人〗经历了一次cp的考验

〖网空〗哪有更完美

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
(1)
魔世是一个地广魔稀的世界。
其中一个叫修罗国度的国家有一个热衷打仗、沉迷收养外来孩子、英武伟岸的帝尊。帝尊某日捡到一个小娃娃,他把这小娃娃当做自己的小王子。
可是这个小王子患有怪病,每隔一段时间便浑身疼痛,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大,发病的频率越高。
宫里的御医没一个知道原因,只推测道:“若任由这个频率发病,小王子恐怕活到七岁便承受不了这个疼痛了”。
实际上这个小王子能承受这种疼痛已经让他们惊叹了。
小王子活到七岁的时候便搬到一个依山傍水的渡假行宫里,那里清静,适合修养。
有一天午间,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小王子趁着侍女午睡时,偷偷的溜进后山里玩耍,遇到了一个人。
他眨着头仰望着被斑驳的影映的绚...

〖网空〗醋

戮世摩罗虽然总是在吐槽山洞,但这一晚就算没有追兵,他们还是住进了山洞。
天兵君学着戮世摩罗的语气讨好般的吐槽着山洞,被网中人哼了一下,怂的躲在戮世摩罗身后,夺回了魔之甲但又遇到意外的人,戮世摩罗心思莫名,有点不耐烦地将聒噪的天兵君拒之洞外。
往日就算无事,也能聊到半夜,今日安静的有点可怕。网中人的心思很好猜,戮世摩罗看了一眼,没好气的翻过身子不打算再看了。
不知为何,虽然自己提到黑白郎君时毫不介意,但一旦看到网中人在意他时,内心烦闷的不行,甚至隐隐有一丝痛意滋生。
但毫无意义。
就算与他戮世摩罗无关,网中人亦会为修罗国度留下,他们终究是同路人。再怎样不甘,他的选择也只有这一个。愈是这样想,内心愈是不好受...

网空――假如金光这样演

假如金光这样演《家暴》
“各位,坏孩子也请你们多保重!”御魂笑光辉的眼睛眯成一道缝,自求多福地对眼前妖道甲乙丙丁们得瑟。接着瘸着一只腿往后一站,骚气的撩着额前紫色长发,重新将面具戴上。
却在那时,突如其来一阵妖异的气氛,御魂笑光辉优雅的敲着折扇,一旁的天兵君看看他又看着未知的黑暗之处,不知发生何事,不过小命肯定是保住了,真是好险啊!
霎时,数道火红蛛丝飞旋而来,所到之处尸首无不爆裂炸成碎片,惨叫声中,一个红吱吱的人影飞跃而来,他掐着腰飞速逼来,目的只有一个。
天兵君感受这种气氛吓的直往御魂笑光辉身后藏去,而紫色的人影却是无比坚定的看着他。直到一声怒吼让他清醒,坏了!现在跑还来得及么?
“戮世摩罗,你该死...

1 / 7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