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网〗梦里分不清

小诚不适应魔世的生活,发烧生了一场大病,网中人只得劳心照顾他。
这个魔想来照顾人类是习惯了的,小诚的病竟然没有加重。
但是压榨未成年孩子劳动力会被抓的好么?
小诚看着堆成山的奏折,对网中人说:“你太欺负人了。”
网中人说他有事要离开。
魔王这个职业不好当,别人当了一段就下戏,戮世摩罗是把魔王职业贯彻到死。
当然他命硬,怎么折磨都死不了。
这一次不知道又被哪些人围炉了,他数了数,九界的人有八界都站在他们那边,“是怎样,大家约好的一起等我来签九界和平条约?可是呢,我还没有一统九界啊!”
“你死天下就太平了!”
“喂,这位姑娘,不要睁眼说瞎话嘛!”
“我们是来做掉你的!”
“总之,就是要开杀,哈!又要让你们失望了!”
戮世...

〖网空网〗互攻啊!(翻车了)

“我认为我有追求爱的权利,这是任何人都有的权利,并非因为我是帝尊。”王座上的年轻人食指缠着额前一缕长发,歪着头对身边的人说道。
网中人戴着面具看不出什么表情,想也不想地淡然道:“我认为我也有拒绝的权利。”
“我是帝尊,你必须接受。”身居高位的人翻脸如翻书,求个爱搞得跟谈判似的,他觉得太伤自尊了。
这种说法毫无说服力,网中人不动如山地站着,任凭戮世摩罗走到他跟前挑他下巴问:“那你想怎样?嗯,爱将?”端的一副总裁范,无奈网中人就是不买场。
戮世摩罗挑眉,一手搂着网中人的脖子趁他不注意吻上去,一手在他胸口上摸索着要撕他衣服。动作如行云流水,这种事他做的习惯了。
正待兴起时,网中人忽然施力揪住他的手,把他抵到墙...

空网/目的是吃空修罗国度

自从和网中人好上之后,小空的人生总算幸福一些。
具体体现在晚上碎觉可以抱着人睡了,嗯,不孤独。
大家都tuo光光,rou与r之间摩擦难免出意外,“爱将,你皮肤真好。”小空摸的太顺手,一路摸到腰,毫无赘肉的小腹和腰身越摸越上瘾。
“臭小子,手拿开!”网中人懒洋洋地拍他的手,毫无说服力的说词。
小空非但不理,反而翻身压上,带有强烈x暗示的捣了两下,硬y的铁杵感使得网中人双腿绷得紧紧的。
“爱将~”小空拉长了求欢的语调。
难以拒绝,网中人拒绝的声音越来越不坚定,“哼……”
――――――――――
见评论。

〖网空网〗亲爱的你好笨哦*^_^*(小段子)

网中人对戮世摩罗说:今晚,我下面给你吃啊。
小空嘿嘿嘿地笑。

小空早早地躺在床上玩手机,等网中人过来,半天没等着,于是踩着拖鞋往浴室看了看,没人。

网中人在厨房。

擀面条……

案板上都是面粉还没揉成团。

小空看到:????

网中人:洒的到处都是。

小空从后面揽住网中人的腰:emmmm亲爱的*^_^*你……好笨哦……

小空:面粉那么轻,吹在一起就好了啊。

于是小空轻轻一吹,两人就像敷了面膜一样……

〖空网〗温柔的陷阱(反正我是爽到了)

(1)
戮世摩罗总是借着商讨战事,私下与网中人共处,东挠挠西摸摸,爱将长爱将短的。

他表现的再明显不过了,就他那心思,连瞎子都能看出端倪来,无奈网中人早就习惯了他这一套,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反应过来。

刚明白这个事时,网中人有意回避他。想想也是,君臣之间发展成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的。网中人没有跟他翻脸算客气的了,可就算这样,戮世摩罗依然没有打退堂鼓,又不吃亏。

见他恨不得以自己为中心画个保护圈似的防着自己,戮世摩罗有点心塞,他一靠近,网中人就后退,这也太夸张了吧,真当他是豺狼虎豹啊,爱将几时怕过这些虫子了?

不过他那个圈很快就形同虚设了,因为调戏这样的网中人格...

〖网空网〗好

以风月铸诗歌
不如以年华证分明

妄  同妄
并肩逆长河

眠  孤眠
独冢还有一魔
继续浪~

网: 你不起来
       我就打你
       你再不起来
       我就去刨坟

       气死你
       然后忘记你!

空: 不要嘛!
    ...

〖恨藏〗〖空网〗我怀疑我们老板是个gay(2)〖恨网友情向,被雷到不管〗

〖队伍〗最帅的滴嘟:你等一下啊,我先去泡个面。
〖队伍〗我很斯文:天天泡面怎么不吃死你!
〖队伍〗黑是什么样的黑:别让我等太久!
〖队伍〗白是什么样的白:怎么还没回来?

南宫恨开三个号蹲点刷boss,有点无聊,于是拿两个两小号互相PK,来回切换玩得非常刺激。这两个号虽然是他小号,其实在排行榜上也很有名气了。

boss出现时,两个号都只剩一丝血皮,瞬间就被boss给秒了,南宫恨换到他的大号上,拉住仇恨放风筝,他准备等网中人来一起打,结果这货泡面泡了半天还没回来,这是泡面啊还是泡人啊?

南宫恨天生就爱斗,不仅喜欢和玩家pk,更爱和boss pk,但是不知道这个炎魔boss不知是哪个白痴设计的,血厚...

〖网空网〗〖讨价还价〗真不知道是网空还是空网了,啊,烦死了!

冷冬时节下了一场雨,两行脚印在泥地上铺开。

凛冽的寒风和光秃秃的树枝让魔世更显萧瑟,戮世摩罗哈着气搓手道:“爱将,我们家得好好建设建设了,不然没眼看了。”

与人世一战魔世消耗甚多,无论是凶岳疆朝亦或暗盟都需要时间重整战力,尤其修罗国度,在此次战争中损失最大。

戮世摩罗与网中人回归魔世又花了一番心力才重新夺取统治权,修罗国度短时间内是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嗯。”网中人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狐裘披风,戮世摩罗搓着手的时候,他便为这个人类帝尊披上了,戮世摩罗摸上他未抽离的手,“爱将,你真贴心。”

网中人欲收回手,戮世摩罗反而抓的更紧,他盯着网中人的嘴角看,然后毫不犹豫地凑上去亲了一口又快速分...

〖空网〗据说这是一个杯具

(本来打算认真开个高铁的,结果不知为何变成这样。)

网中人正忙着整顿修罗国度,远远看到戮世摩罗一阵风似的走来。
“爱将,快,来不及了!”戮世摩罗拉着他的胳膊就要离开。
网中人莫名奇妙的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十分不好的事情,爱将,我需要你!”

网中人对戮世摩罗需要自己帮忙这种事很受用,屁颠屁颠地随着戮世摩罗离开了。
他原本以为臭小子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哪知戮世摩罗就近找了一处山洞,一进洞就开始脱他的衣服,网中人惊愕地抓住他的手,有点儿不在状态,问道:“做什么?”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又不太敢相信,整个魔是蒙逼的。

“做……爱……做的事情啊!”戮世摩罗觉得自己的目的相当明确,没人的地方,两个...

〖空网〗我怀疑我们老板是个gay!

九碗银丝面:我怀疑我们新上任的老板是个gay!
铃铛卟呤卟呤的响:!!![忽然兴奋]
浪漫的梅花雨:???
九碗银丝面:那个,不好意思发错群了!
浪漫的梅花雨:???
九碗银丝面:不对,我是盗号的!非本人!
火炎焱燚: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我给你刷屏刷过去! 九碗银丝面:拜谢了![握爪]
火炎焱燚:你没被盗号啊?
九碗银丝面:[怒]
浪漫的梅花雨:???
铃铛卟呤卟呤的响:荡神灭,你能把你的昵称改回来吗?一个星期了,看的我都要吐了!
网中人想死的心都有了,他不过是想给游戏的基友们八卦一下近况,没想到发错群了,而且最悲催的是,他发到了公司群。
面临破产的修罗集团前几天刚空降一个总裁,戮世摩罗。
说...

1 / 2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