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小空的穿越时空之网中人的狂想曲

帝鬼捡到网中人时,他正觅完食在山洞里睡大觉。彼时蛛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饭碎觉打其他魔。帝鬼邀请他去修罗国度上班,从此他就变成了一个工作狂。
工作狂是没有多少娱乐的,三尊搓麻将宁愿去找无趣的邪神将或者策君,都不找他,难道他更无趣?
偶尔路过时还能听到阿鼻尊说他最讨厌。
网中人不屑一顾的哼着,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这时候帝鬼就来当和事佬安慰他,网中人觉得坚强的滴嘟不需要安慰,他看起来玻璃心吗?
当年年终,帝鬼就给他颁发了最佳工作狂奖,网中人喜滋滋的挂在了洞里,没人看见。

会议的时候,帝鬼决定把入侵人世这等大事交给他和邪神将,网中人非常的兴奋,一来他终于可以在一段时间摆脱这群人的排挤了,二来,他终于可以干一番大...

戮世摩罗的心声:脖子被爱将掐了一个星期,坚强的帝尊不需要面子。

〖金光〗〖网空〗你永远都不知道爱能把一个魔改变成什么样

故事要从多年之前说起。
那个时候,故事中的两个主角并不相识,甚至他们还不是同一个物种,唯一的共同点大概是都是公的。

男主角之一是一只蜘蛛精,雄性,就算是雄性,也继承了蜘蛛精的美貌,就好像提到狐狸精,大家都能想到媚一样,这只蜘蛛精据说只有脸可以看了。

听闻他死死生生好几次了,因为修炼蜕变大法,随着一次次的复生,脑壳里的美好记忆(吃人记忆)早已不剩下什么了。
那一次复活后,忽然被雷劈,他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个身份,是魔世修罗国度的妖神将。

于是费尽心思想回去,结果把结界倒腾出个裂缝之后,自己就歇菜了。
他这一歇菜,他命中的那个人开始登上故事的舞台了。
他大概没想到过吧,他会与那样一个臭小子结缘。

故事...

〖网御〗〖网空〗御魂(1)除了永生永世的纠葛,再也没能留得下什么的来生。

(1)
御魂一族是通过操纵死魂战斗的家族,他们凭借此等术法慢慢的在大陆上闯出名堂。

千百年来,族内出现了无数个奇才,他们无一不在青史上留上名号。但操纵死物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一件事情,所以他们纵然很有名,但仍然不会为一般人所接纳。

御魂笑光辉跪在祠堂里,手上捧着厚厚的一本宗谱,翻了几页看的眼花缭乱,最后头跟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很明显是睡着了。

“混账!”族长狠狠地拍着桌子,屋脊上的蜘蛛网抖了三抖,小蜘蛛‘啪嗒’一声落在了宗谱上。

御魂笑光辉被吵醒,眼睛缓缓迷出一道缝来,看到不知哪一辈的老祖宗的鼻子上正爬着的蜘蛛,忽然清醒过来。

只见他兴奋地捏着蜘蛛对众人说道:“我召唤出来了,我召唤出一只蜘蛛...

孤——记戮世摩罗

带有强烈个人观感,慎之慎之,看了如有不适及时点×。写在下一集更新之前,因为也许会有超乎我预料的剧情。

1.

孤单是从失去开始。

在那之前,小空才刚知道自己有一个同胞弟弟,有个温柔善良的母亲,有个家。他想要长大,真正的大人模样,像他的父亲,大儒侠史艳文一样。

但他知道自己没这个可能,因为他患有巨骨症。永远长不大,只能做个秃头的小和尚。那他远远的看着也好,至少他是拥有的。怀着憧憬,做一个梦。

他的命运就从西剑流捉住他开始分崩离析。

一切都变了。

无边的黑暗、折磨、疼痛,不如死去。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是了,他后来想想,自己便是从那个时候就不再是人了。

痛啊……

撕裂的叫...

【网御】【网空】阴阳续+校车

(1)

高悬的圆月似永不停歇的旅者,穿梭在夜雾中,忽隐忽现,被飞舞的樱红染上了一抹旖旎。

簌簌的细碎响声和着格窗上摇曳的影,交织成梦一样的境,御魂笑光辉趁着这韶华美景被时光偷走之时,轻轻铺开了扇面。

只接住了叠叠飒踏的落樱。

一并坐在树下的魔微微扭头,见他一动不动痴了一般,亦伸出手,衔了一花。 

不过是区区落花,他捏着花瓣递到鼻子下面嗅了嗅,然后噻进嘴巴里,虽然觉得极其不好吃,但他还是咽进肚子里。

御魂笑光辉哈了一声,“我不知道你还有吃花的习惯。” 网中人哼道:“谁叫你像看什么宝贝一样盯着它看。”言下之意,都是你害的! 

御魂笑光辉收拢折扇,挑起他的...

〖网御〗〖网空〗阴阳

1 御魂笑光辉
他的脸上戴有一块别致的暗紫色面具,上面依稀点缀着金色的纹路,透过缝隙,隐约可见一双金色的眼瞳。

似锐利,也似收敛的兽,唯独少了曾有的懵懂无依。

他穿着暗紫色的长袍,花纹缠绕,不能再华丽了,如此繁琐的样式并未显得累赘,因为这与他发髻上那雅致高贵的发饰竟然如此的相配。

还有他从不离手的晕染的紫色折扇。

他轻轻地敲着扇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样没错,这副行头在算是他的招牌了。

紫色会给人一种安静的错觉吗?举手投足间应该是优雅的吧,他打开折扇,掩着嘴,笑得像一只狐狸。

事实上,他的肩膀上就‘趴’着一只狐狸,毛绒绒的尾巴安静的垂在他的肩上,乖乖的...

【网空网】假如他在找他,假如他忘了他/段子。

清冷的夜,孤月翻过层层叠沓的桎梏,照着狭小的街道,斑驳的墙上挂着一根细细的银丝,映着萤萤辉光,银丝的尽端吊着一只蜘蛛,它正在看着眼前发生的小型暴乱现场。

几个浪人装扮的不良青年倒在地上,一边向后退一边怒骂着:“臭小子,你不要太嚣张!”

他们互相搀着,嘴上说着嚣张的话,实际上心里已是非常害怕,不等他们口中那个臭小子开口,就跑的没边没际了。

月光照不到的街道深处,隐约听到数人痛苦的呻吟,横七竖八的几人堆砌的高丘上静坐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低着头,双手抱着一把缠绕着绿色异光的巨型长刀于胸前,蜘蛛沿着墙壁爬到年轻人所在的角落边缓缓下移,忽见他伸个懒腰,睁开机警的眼睛,露出金色的眼瞳。

“跑的可真...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