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钟情/化妆技术烂/网式独家温柔

两人碎觉,小空突然把网中人吵醒,“我觉得我记忆有所缺失。”
网中人打着哈气,“你把我弄醒就是想说这个?”
“我说真的!”小空急忙打开台灯,昏暗的暧昧灯光往常只是助兴的道具,“我刚做了一个梦。”
网中人看着他一副认真的稚气未脱的包子脸,若有所思地问道:“好吧,你失去了什么记忆?”
“梦里好像看到了好多血,还有你,好像你,你……”说到这,小空的话语断断续续连不起来,其实梦里的事情他也记不清,只有画面模模糊糊,感觉却是十分强烈。“网中人,我……”
网中人搂过他按在胸膛上,半晌问道:“你听到了什么?”
“心跳声。”
网中人轻轻的抚摸他的头发,“是了,我就在你身边,所以你梦到的什么都是假的。”
太久了,这个世界,找到这...

〖网空〗小空的穿越时空之网中人的狂想曲

帝鬼捡到网中人时,他正觅完食在山洞里睡大觉。彼时蛛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吃饭碎觉打其他魔。帝鬼邀请他去修罗国度上班,从此他就变成了一个工作狂。
工作狂是没有多少娱乐的,三尊搓麻将宁愿去找无趣的邪神将或者策君,都不找他,难道他更无趣?
偶尔路过时还能听到阿鼻尊说他最讨厌。
网中人不屑一顾的哼着,觉得自己被排挤了。
这时候帝鬼就来当和事佬安慰他,网中人觉得坚强的滴嘟不需要安慰,他看起来玻璃心吗?
当年年终,帝鬼就给他颁发了最佳工作狂奖,网中人喜滋滋的挂在了洞里,没人看见。

会议的时候,帝鬼决定把入侵人世这等大事交给他和邪神将,网中人非常的兴奋,一来他终于可以在一段时间摆脱这群人的排挤了,二来,他终于可以干一番大...

〖网空〗爱与日俱增――网中人篇(又名:戮世摩罗你该死)

网中人篇:
(1)
网中人又一次站在绝海的岸边,只有长发随风而动。
浪潮平静,如他心绪,不像那日,波涛汹涌,情绪也激昂万分。
他没有忘,他想要记住的人还有事都没有忘,记忆中最后的声音所包含的期待竟让他开始烦躁起来,他真的太久太久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了。

不明的情绪涌动,网中人哼了一声跳到那停泊的小船上。
晃荡的船只荡起阵阵涟漪,他略感不适,只不过他的脑子里想的全是那个人的事情,所以根本不在乎这个,直到扬帆远航,再也看不到岸边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他晕船。
海风又咸又冷,网中人无精打采的趴在船头上,如果不是有面具遮住,那憔悴的脸色早已暴露出来。

蔚蓝天空,盘旋的飞鸟时不时的叫声让他郁卒,但是他无力理睬,...

〖金光〗〖网空〗你永远都不知道爱能把一个魔改变成什么样

故事要从多年之前说起。
那个时候,故事中的两个主角并不相识,甚至他们还不是同一个物种,唯一的共同点大概是都是公的。

男主角之一是一只蜘蛛精,雄性,就算是雄性,也继承了蜘蛛精的美貌,就好像提到狐狸精,大家都能想到媚一样,这只蜘蛛精据说只有脸可以看了。

听闻他死死生生好几次了,因为修炼蜕变大法,随着一次次的复生,脑壳里的美好记忆(吃人记忆)早已不剩下什么了。
那一次复活后,忽然被雷劈,他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个身份,是魔世修罗国度的妖神将。

于是费尽心思想回去,结果把结界倒腾出个裂缝之后,自己就歇菜了。
他这一歇菜,他命中的那个人开始登上故事的舞台了。
他大概没想到过吧,他会与那样一个臭小子结缘。

故事...

〖网御〗〖网空〗御魂(1)除了永生永世的纠葛,再也没能留得下什么的来生。

(1)
御魂一族是通过操纵死魂战斗的家族,他们凭借此等术法慢慢的在大陆上闯出名堂。

千百年来,族内出现了无数个奇才,他们无一不在青史上留上名号。但操纵死物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一件事情,所以他们纵然很有名,但仍然不会为一般人所接纳。

御魂笑光辉跪在祠堂里,手上捧着厚厚的一本宗谱,翻了几页看的眼花缭乱,最后头跟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很明显是睡着了。

“混账!”族长狠狠地拍着桌子,屋脊上的蜘蛛网抖了三抖,小蜘蛛‘啪嗒’一声落在了宗谱上。

御魂笑光辉被吵醒,眼睛缓缓迷出一道缝来,看到不知哪一辈的老祖宗的鼻子上正爬着的蜘蛛,忽然清醒过来。

只见他兴奋地捏着蜘蛛对众人说道:“我召唤出来了,我召唤出一只蜘蛛...

〖网空〗轮回镜

1。

昨晚一场妖精打架,大床上一人一魔都睡得很死。

阳光穿过格窗洒在被褥上,网中人伸了一个懒腰,他的手臂纤长,摸了半天没摸到人 ,一个激灵,忽然坐起来。

“臭小子?”床上没有戮世摩罗的身影,那小子最近极懒,根本不可能比他起的还早,而且如果他起床,凭自己的敏锐程度,不可能发现不了。

就在他疑惑的同时,一声稚幼的哈欠从被褥里传来。

“哈――啊!” 网中人掀开一看,卧槽(#゚Д゚)?这哪里来的死小孩!

约莫七八岁,蜷曲着身体,睡的安详,就是那一头幽绿色的蓬松长发才让网中人确信这小子就是戮世摩罗。

身上空空的,小少年踢了踢腿,胡乱抓被子盖,结果抓住了网中人的胳膊。

于是睁...

孤——记戮世摩罗

带有强烈个人观感,慎之慎之,看了如有不适及时点×。写在下一集更新之前,因为也许会有超乎我预料的剧情。

1.

孤单是从失去开始。

在那之前,小空才刚知道自己有一个同胞弟弟,有个温柔善良的母亲,有个家。他想要长大,真正的大人模样,像他的父亲,大儒侠史艳文一样。

但他知道自己没这个可能,因为他患有巨骨症。永远长不大,只能做个秃头的小和尚。那他远远的看着也好,至少他是拥有的。怀着憧憬,做一个梦。

他的命运就从西剑流捉住他开始分崩离析。

一切都变了。

无边的黑暗、折磨、疼痛,不如死去。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是了,他后来想想,自己便是从那个时候就不再是人了。

痛啊……

撕裂的叫...

假如戮世摩罗不曾存在过

经年是刀,凌迟着一个被时间囚禁的人。深渊是魔,撕咬着一具不能动的躯体。

风是疼的,雪是疼的,尘埃也是疼的。他俯见一堆苍白,渐渐被磷火染上冷光,终于发现连灵魂也疼了。

还未到尽头,被同化才是永远的消失,才是真正的尽端,他能做抉择的时候,从未真正束手就擒,所以挣扎的很疼,然后追逐得比黑暗更黑。

自炼狱中重生的人啊,除了灵魂,没有一样是属于他的。

他走出深渊,以幽灵的方式游弋在他乡,后来他在驿站偶遇战败归来的魔兵,停驻了片刻。魔兵正在谈论在人世发生的事情,忽然听到一声碎响,空荡荡的地方凭空摔碎了一口碗,有鬼啊……

魔也怕鬼吗?

再后来,魔世最强大的魔复生了,他跟着去了人间。他就是想看看那...

【网空】面具

网中人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阴暗潮湿的地方。嗅着这带着霉味的空气,网中人心情着实不好,如果不是沉睡的太久,他都要犯起床气了。动了动手指头,他下意识的摸脸上的面具,结果发现空空的。

他把面具放哪儿了?面具,他应该有戴面具的吧,总之记不清了。算了,先离开吧。他沿着山路走,来到了城市的边缘,看着高楼大厦以及川流不息的车,网中人错愕地停下来了。

说不上来的一种违和感,他是谁?他在哪儿?被一群上学的小孩子围着参观了一遍,网中人终于意识到,哦,他又失忆了。

他不想被当做神经病一样看着,隐去了身形,夜晚才得以出现。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茫然不知所措,最后他被宽大屏幕上出现的一个人吸引了目光。

是一...

【我感觉是空网,算了,无差。拎不清。】当时,我就炸了【ooc】

1.

【空手套小网】

分别的时候,最煽情。尤其是生离死别,当然啦,他们都知道这只是极其短暂的生离和死别。

网中人快速交代自己的要求:“反正下次复生,我要看到你带着人头还有魔兵来接我。少一个都不行!”

戮世摩罗讨价还价,“爱将,这么高规格的待遇……”你当你是金光一哥啊。

“我不管!”

“网中人。”

“你特么还有什么废话?”都神马时候了,在后面跟着一大串穷追不舍的渣渣追兵就不要说废话了。

“下次醒来,别……忘记我。”

诶?!

诶???!!!

两个人的海边,海潮循环仍不变,网和空的世界,他们之间呼吸少了一些。

虽然惊讶、脸红【绝壁是受伤看错了】,但是他思考这句话的含义时只用了...

1 / 2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