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疾影刀传〗

天下镖局,保的是天下人的镖,天下楼,杀的是天下可杀之人。
楼里的杀手就是天下楼的传奇,或绝情或血腥,而一身灰衣的年轻人却是个例外。

腊月二十二,名叫江牧云的年轻人被天下楼楼主开除了。将近年关,江牧云怀揣着辞退费二两银子不得不另寻工作。

相比天下楼的冷清,天下镖局却是人来人往,极为热闹。
“排队排队,大家不要插队,做一个有素质的人ok ?”管事的是季家老小季慕然。

江牧云是十个被留下来的人之一,第二天,天下镖局接到一个任务,保护永定王的女儿赶往四灵山。
与此同时,天下楼也接了一单生意,却是要杀了这位郡主。

行至黑风寨,像往常一样,刮起了黑风,可见度极低,几匹马儿不安的嘶鸣着。江牧云守在郡主的马车边,右手下意识的握住刀柄。

“大家都给我放机灵点。”季慕然放慢脚步安抚马匹。虽然听到细微的沙沙声,但完全辨认不出方位,这是个高手,最起码比自己厉害,季慕然心下了然下令道:“1分队2分队围在马车内圈,其余人外圈。

“嗡”
“小心上面!”江牧云忽然知道来人是谁,大声提醒道,然而已经迟了。
暗器直射过来的瞬间,周围一片哀叫。
是天下楼排名第二的邪风曲谭风。
白衣人看到江牧云,邪魅一笑,“你该知道,天下楼没有杀不了的人。”

“天才镖局也没有保护不了的镖!”季慕然冷冷道,他从未见过死伤这么多兄弟,心痛不已,虽然听到提醒,但左肩依然受了伤。

白衣人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他只需确认里面那人死了没有,江牧云手的手握在刀柄上,挡在他的面前,脸上带着惯看的云淡风轻,“哟!”

白衣人知道一场生死之战恐怕在所难免,而他并不想与之交战。

“看,好多的小怪!”白衣人指着江牧云身后,忽然说道。江牧云的确听到不少人步调不一地朝这个方向涌来,他的一个分心,白衣人便消声匿迹。

“是黑风寨的人!”脸色苍白的季慕然无奈道。
“三当家的,你快走!不用管我们了。”受了重伤的几个兄弟齐声道。季慕然没动,江牧云亦然。

“想不到天下镖局也会落得如此地步!”黑风寨的老大是个女人,“不过老娘是没有同情心的,有人用一百两黄金收你们的命,老娘也只好笑纳了。”手一挥,小弟们蜂拥而上,看到地上还有动静的,便一刀下去,季慕然咬着牙冲了过去,然而左肩受伤的他即便伤了几人也很快没了力气。

他要死在这里了,出来混的,果然没有几个有好下场的。

身体很痛,这代表自己没有死掉,季慕然挣扎半天才从干草堆上爬起来。
简单上的药,潦草的包扎,出自江牧云之手,没受过伤的人包扎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要吃嘛?”一只烤焦的鸡退递到他的面前。
季慕然没动。
“节哀,想哭就哭出来!”
“我才不想哭。”
“那就吃点。”
……

回到天下镖局时,已是物是人非。
“哎呀,真惨哩,听说这天下镖局得罪了朝廷,人都被杀了。”
“江湖人和朝廷能有什么牵扯?”
“你不知道,前几日,皇帝驾崩,永定王被抓进天牢,郡主带着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来这天下镖局……本来这事大伙都不知道,岂料里面出了内奸,护送郡主的大当家在路上就被自己人杀了,听说是个用毒的,三当家本是个幌子,没想到也难逃毒手,最惨的就数二当家了被活活烧死哟!”
……

季慕然想起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天下镖局还只是个小小的小小的镖局,大家聚在一起紧紧为了混口饭吃。

他的两位哥哥慢慢的接管了镖局,本着“不抛弃不放弃,诚信第一”的准则终于在全国闯出名堂,他们的武功都算不得高,但始终注重吸呐高手,却……

江牧云站在他身边,忽然想到他好像又丢了工作,二两银子所剩无几,他必须再找份工作。

“江牧云,你接不接委托?”
委托?
工作!
“多少银子?”
“除了银子,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江牧云无法想象一个没有money 的人怎么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样的话来。仔细打量这人,看不出这人还有什么值钱的。

季慕然被看的浑身不自在。
忽然江牧云把手伸向季慕然的脖子,季慕然本能的想要后退,但是想着这人要想杀了自己和捏死只蚂蚁一样,便闭上了眼睛。

“就这个吧!”江牧云手里拿着一块玉佩,光泽不错,应该值点银子。
“啊?这个,”是他母亲留给他……
“有问题?”
“只怕并没有你想象的值钱。”
“我喜欢就成,说吧!你的委托。”

“帮我杀坐在龙椅上的那人!”有点难度,但……天下楼没有杀不了的人,天下楼排名第一的疾影刀亦是。

评论
热度(1)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