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网〗〖讨价还价〗真不知道是网空还是空网了,啊,烦死了!

冷冬时节下了一场雨,两行脚印在泥地上铺开。

凛冽的寒风和光秃秃的树枝让魔世更显萧瑟,戮世摩罗哈着气搓手道:“爱将,我们家得好好建设建设了,不然没眼看了。”

与人世一战魔世消耗甚多,无论是凶岳疆朝亦或暗盟都需要时间重整战力,尤其修罗国度,在此次战争中损失最大。

戮世摩罗与网中人回归魔世又花了一番心力才重新夺取统治权,修罗国度短时间内是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嗯。”网中人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狐裘披风,戮世摩罗搓着手的时候,他便为这个人类帝尊披上了,戮世摩罗摸上他未抽离的手,“爱将,你真贴心。”

网中人欲收回手,戮世摩罗反而抓的更紧,他盯着网中人的嘴角看,然后毫不犹豫地凑上去亲了一口又快速分开,最后心满意足的舔着嘴唇,像极了偷吃到糖的猫,“爱将……”

网中人透过面具看着他的眼,轻轻应了一句,陪他继续走下去。

自绝海分离又重逢,戮世摩罗对他的态度可谓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随之而来的小动作也越来越多,像这种偷袭根本就是防不胜防。有一回胆子大到敢把他压在桌子上,网中人一开始还会推开他怼上两句,后来就习惯了。

猫嘛,这种生物最喜欢逮到人撒娇了。

戮世摩罗的亲昵让他无法拒绝,同样,他也越来越沉迷这种被需要的温柔目光里了。他一向直白,却在此事上别扭的紧,思来想去,一定是那一场分别太过煽情,才让这小子产生了错觉,等他知晓等他明白,这场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就会回归正途。

“呐,爱将,你还在回味呢?”戮世摩罗歪着头问,“本帝尊不介意再赏你一枚香吻。”

戮世摩罗自认为自己表现的够明显了,可惜这只蜘蛛装傻的功夫无可比拟,想来他是不接受这种关系的。

“帝尊,我们回去吧!”网中人移开话题。
“爱将背我回去。”
“哼,网中人不介意先把你的腿打断,再背你回去。”
“我才夸过你贴心,你就打我的脸,这不好吧。”
“帝尊的脸皮撑的住。”
“爱将你学坏了,竟然吐槽我。”
“哼。”
戮世摩罗伸开双臂闭上眼睛,“又不是没背过。”

“哇,你们――唔――”路过的公子开明一张嘴就被曼邪音捂住嘴巴拖走了,戮世摩罗睁开眼疑问道:“我刚好像听到那只猴的声音了。”

网中人摇头:“幻觉。”
“那你背还是不背?”戮世摩罗问。
“你真麻烦!”网中人忽然拦腰将他抱在怀里,戮世摩罗很自然的搂着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胸口,“爱将真让我意外。”

“曼邪音,你要把我拖到哪里?”
“越远越好!”
“等下等下,等一下,你刚没看到吗?妖神将他刚刚要做什么?差点就亲上去了!”
“策君你能不能别这么八卦。”

走了一段路之后,戮世摩罗受不了了,“爱将你胸口上的这些刺扎的我好痛。”
“那就下来!”
“不要。”戮世摩罗埋胸埋的更紧了。
网中人特意选择一条没人的路,最后巧妙避开守卫,将戮世摩罗抱回房内。

“你真重!”网中人吐槽道。
戮世摩罗倒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脸说道:“明明因为思念某人瘦了好几斤呢。”
网中人不知再继续逗留下去会发生什么,因此随便找个借口不等戮世摩罗答应便要离开,戮世摩罗抬起头下意识的伸出腿,将他绊住。

网中人心思不知飞到哪了,根本没注意到戮世摩罗的小动作,因此毫不意外地摔在了床上,戮世摩罗趁机翻身将他压在身下。

仿佛又回到了不久前那次红烛燃烧的夜,戮世摩罗隐藏胸腔剧烈的心跳,静静的看着他,然后将他的面具取下。

他看的认真,网中人也回视的认真,戮世摩罗心口一颤,不由得哼出细碎的声音,网中人猛然清醒推开他。

“别走!”戮世摩罗紧紧地搂住他的腰,“让我抱一下,一下就好。”心尖痛意攀升,他很想就这样放纵一回。“爱将,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网中人沉默着,戮世摩罗还没心痛几秒又开始用他那一双灵巧的手在网中人的身上不安分的摸索着。
“你只管摸,我保证不打死你。”网中人的嘴里蹦出咬牙切齿的话来。

“人生苦短,需及时行乐。”
网中人心想他魔生挺长的,从来不用考虑这个。“你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
“我又没失忆,一直都很清醒。”
“假使有一天,你会后悔。”
“没有那一天,爱将你觉得这是沉沦那就是沉沦吧,你就陪我沉沦一世如何?又不吃亏。”

网中人别过脸,戮世摩罗皱眉:“你说永生永世,现在怎的连一世也不肯与我纠缠了?”
“不错,我说过永生永世,所以――”网中人紧紧攥住他的手说道,“你也要拿出永生永世出来,这一世,下一世,以及永世。”

“倒挺会讨价还价。”
“哼。”
“那你可千万要及时找到我,万一我不记得你了……”
“我不介意用些手段让你想起我。”
“爱将我有个提议,不如让我记住你的身体吧~”

ps:至于是上还是被上,我也不知道了,一个经常怀疑自己属性的作者。

评论(2)
热度(38)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