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都是些乱七八糟的段子

(1)
网中人正在切胡萝卜,他虽有一身功夫,但对做饭没啥耐心,刚切了一小盘萝卜丝,就控制不住又取来一把菜刀,一手一把刀在案板上胡乱剁一通。一边剁,一边手忙脚乱地看粥熬的怎么样了。

完全不会做!
什么黑暗料理!
要毒死谁啊?
洗了两根辣椒,呛的眼泪直流,他把面具扯下来,揉了揉眼睛,辣疼辣疼的。
身后一声轻笑,网中人眯着眼转身一看,那个穿着毛绒绒睡衣的年轻人正靠在门边,抱着胳膊对他笑。

“看什么看?”网中人不自在的哼道。
小空顶着一头翘毛,打着哈欠,“你开心就好,别把厨房炸了。”

(2)
相遇是在冬日的夜晚,小空买了两根烤串,转身便与一人撞了个满怀。
网中人抓住他的肩膀,有些颤抖。小空以为他饿的,给他一根烤串。

半夜,小空起床喝水,灯一开,发现窗户外边挂这一个人影,他被吓个半死。
仔细看,原来是那个戴面具的家伙。

“诶?”银燕好奇的听小空讲故事。“一根烤串的报恩?”
“我怀疑他是蜘蛛精变得的,”小空说,“怎么办,他缠上我了。”
“你是不是上辈子欠他的?”
小空想起那个家伙总是小子小子的喊他,心想该不会真是上辈子欠他什么了吧!

(3)
“医生啊。”
白衣医者看着面前的小孩儿,年纪轻轻的,哎……
“我今天又看到他了呢,他和我说了好多好多话。”
“哦,他和你说了什么呢?”
躺在床上的少年仔细想了想,记不太清了。
医生摸着他的头,“等你好了之后,就可以真正看到他了。”

巨骨症,医学的难题。
等不下去了,再不进行手术,就必死无疑。“加油哦!”
“我会!”小少年想,他一定要努力活下去。每次都能梦到一个人,可是没能真正站在他面前。

护士在整理床铺的时候,病房门被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你找谁?”
网中人盯着她整理的那个床位,“睡在这儿的那个孩子呢?”
“啊,你找他啊……”

每一世,他都迟一步。
这难道就是永生的惩罚么?

(4)
月光,是穿梭在黑夜里的约定。
在遥远的彼方、异乡,遗忘在尘埃里的名字,被唤起。

似乎要挨揍了!

在那样的月光下,他说他在寻找有‘我们’的未来。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然后,打你一顿。

一辈子,等我相伴,永远不分开。

(5)
夜风,天台。
戴着面具的人,和戴着面具的人。
对决。

夜宴,一隅。
喝多的人,和喝吐了的人。
醉了。

夜里,床上。
上面的人,和下面的人。
缠绵。

醒来,蒙逼。
决斗,天台。
夜风,戴着面具的人和戴着面具的人。
卧槽!

评论(3)
热度(15)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