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空网〗据说这是一个杯具

(本来打算认真开个高铁的,结果不知为何变成这样。)

网中人正忙着整顿修罗国度,远远看到戮世摩罗一阵风似的走来。
“爱将,快,来不及了!”戮世摩罗拉着他的胳膊就要离开。
网中人莫名奇妙的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十分不好的事情,爱将,我需要你!”

网中人对戮世摩罗需要自己帮忙这种事很受用,屁颠屁颠地随着戮世摩罗离开了。
他原本以为臭小子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哪知戮世摩罗就近找了一处山洞,一进洞就开始脱他的衣服,网中人惊愕地抓住他的手,有点儿不在状态,问道:“做什么?”大概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又不太敢相信,整个魔是蒙逼的。

“做……爱……做的事情啊!”戮世摩罗觉得自己的目的相当明确,没人的地方,两个人,脱衣服,还能干啥?

“白日宣淫!”网中人气不打一处来,“臭小子,你是精虫进脑了吗?”

“爱将,我被人下药了。”深怕网中人不理解他的意思,戮世摩罗继续解释道:“是春天的药~”说这话时,他已经毫不客气的扑倒了网中人。
呲啦一声,网中人的领口被撕碎了。
“臭小子!”网中人捉住他不安分的双手,满脸黑线,“你很能耐啊?”

戮世摩罗准确无误地对上他的嘴吧啾了一口,“赶回头,我赔你衣服,就算爱将你要十件,我也赔给你!”

“哼!重点是这个吗?”网中人别过头,若说是挣扎是拒绝,这动作也忒小了点,戮世摩罗都做好挨一巴掌的心理准备了。

“重点确实不是这个,是帝尊我再不处理下就会死的很难看!”说着双手已然从网中人的桎梏中挣脱,他成功地掀掉网中人的面具,随手一扔,砰的一声,不知丢到哪个犄角旮旯了。

网中人死死地攥紧拳头,盯着戮世摩罗的眼睛看,“你公母不分?”

“我读书少,不知道做这事还需要分公母,爱将,我不介意的,当然你如果介意,那我就驳回。”说罢吧唧一口啃上了网中人的脖颈,网中人听着他喘重的呼吸声,发现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

直到戮世摩罗不安份的手在他身上游走,他才反应过来。虽然他很想反客为主,但他每动一下,臭小子就会用更大的力气将他制住。尤其两人纠缠的地方,变化越来越明显。

戮世摩罗按住他的双臂,声调染上晦暗不明的欲,“爱将?”
网中人象征性地挣扎了会就放弃了,大抵是认命了,他平时就是太纵容这小子了,以至于关键时候,心软的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为什么是我?”

戮世摩罗舔了一下他的耳朵,对他的耳朵吹气道:“不好意思呢,爱将,我只想到了你。”
这话格外的好听。
哪知他下一句就彻底惹恼了网中人,“爱将,你就牺牲一下吧,就当为修罗国度效力了!”

“戮世摩罗――”
“别拒绝我。”戮世摩罗的语气忽然放软,“爱将,和我做吧。”
网中人眼睛迷的更小了,微涩的心痛很快被压下。
“我保证会让你舒服的。”戮世摩罗笃定了网中人不会拒绝,衣服脱的飞快。
“我信你?”
“爱将试试便知。”戮世摩罗顶了顶支起来的帐篷,“爱将,你会爱上纯阳体的滋味的。”

网中人知晓自己早就摔在有戮世摩罗的坑里,爬不出来了。戮世摩罗要的,他自是不负。那么无论什么样的纠缠,都无关紧要了,“臭小子,可不要说大话啊!”
“爱将~”
一宵云雨,如梦似幻。
过程可略,无非爽不爽之类没营养的话,事后,戮世摩罗一脸餍足。
“臭小子――”
戮世摩罗摸他的脸,“爽不?”
“你要试试吗?”
“咳――”戮世摩罗啧了一声,“爱将,你也知道,人家是第一次,以后多做做就好了。”
还有下一次?网中人挑眉,开始怀疑他说被下药的真实性了。

走出山洞,网中人意外发现天黑了,这也利于他的行动。
若是被看到衣衫不整的妖神将,他一定会屠城的!
戮世摩罗寸步不离的跟着,网中人哼道:“你这药性还没解除吗?”
戮世摩罗被他忽然暴戾的语气惊了一下,有点悻悻地揉着鼻子,心想爱将一定害羞了。“好吧,爱将,千万不要做傻事哟,修罗国度不能没有你,我也不能失去你啊!”

网中人有时候真的很讨厌戮世摩罗这张嘴,“真是啰嗦。”
微凉的夜风中,网中人一瘸一柺地晃悠着。他看着这般难堪的自己,不由地愤恨地怒骂了几句,想来想去,也只好认栽。

他算是认识到纯阳体的厉害了,早知道他就应该甩出几句话怼回去,他们修罗国度人没有,魔多的是,不要什么事都找他!

走了约一个时辰,网中人终于找了个温泉,好好清理一番,心情好多了,身体也舒服多了。
他这种修为的魔,黑暗于他的视线没有任何的阻碍,靠着石块,网中人紧紧地锁着眉头,看着胸口上青紫交错的一片,渐渐睡着了。

夜半忽然惊醒,一睁开眼,发现戮世摩罗就蹲着旁边,“臭小子!”
“我想起来你把面具落下了。”
“哼,不知是谁把面具甩的那么远。”网中人夺过面具,覆在眼上,他澡泡的够久了,因此醒来后草草收拾下,把关键部位遮住,便回到自己的居所了。

戮世摩罗迎风感慨:“我的心,为什么莫名的有点难受呢。”
太阳升起之后,又是新的一天,昨日种种被深埋风中月下。

修罗国度的帝尊是戮世摩罗,有妖神将坐镇,没有哪个魔胆子肥的敢去找死。
但总有几个不长眼睛的,拍马屁拍到马蹄上了,他们不知道为何他们夸帝尊鸿才伟略以及代代相传的血脉也会惹到帝尊动怒。

戮世摩罗冷冷地哼道:“你们就这么盼我死吗?”
这是哪跟哪啊?
“是说呢,你们帝尊我这骨子里流的血液还是不要流传下去了,到时候生出几个什么来,被填这补那的,多令人伤心啊。如果再互相残杀,啊,我会气的把棺材板掀开的,妖神将,你觉得呢?”

网中人云淡风轻地哼道:“管我什么事?”
“令人心疼的回答。”
网中人改口道:“帝尊想要什么,无需想那么多。”
“哈!”

黄昏下的山峰,静谧安详。
戮世摩罗找上网中人,“妖神将。”
“你打扰我看风景了。”
戮世摩罗伸开双臂,深呼吸道,“啊――大海――”
网中人扭过头问,“大海?哪儿呢?”
“这里啊!”戮世摩罗指着心口。
“无聊!”

戮世摩罗远眺被夕阳镀上金边的山陵,良久开口问道:“你说一生一世一双人有多难?”
“网中人是魔,不知。”
“好吧,那我换个,一生一世一人和一魔有多难?”
“网中人修炼蜕变大法,拥有永生永世,所以不知。”
“看来是问错人了,啊,不对,问错魔了。”
“是帝尊问的问题错了,在修罗国度,不需要感情,只需要实力。”

戮世摩罗走了,背影看起来有些孤单,网中人终是有些不忍,“血脉从来不是问题,修罗国度种族多样,帝尊想要什么样的……”

戮世摩罗头也不回的远远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这让网中人忽然想起那日,臭小子急炸炸地拉着他的手说,爱将,我需要你。

“一生一世一双……”
“哈,哈哈……”
“总不会是你跟我吧……”网中人摇摇头,劝自己不要想太多。

评论(3)
热度(29)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