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轮回镜

1。

昨晚一场妖精打架,大床上一人一魔都睡得很死。

阳光穿过格窗洒在被褥上,网中人伸了一个懒腰,他的手臂纤长,摸了半天没摸到人 ,一个激灵,忽然坐起来。

“臭小子?”床上没有戮世摩罗的身影,那小子最近极懒,根本不可能比他起的还早,而且如果他起床,凭自己的敏锐程度,不可能发现不了。

就在他疑惑的同时,一声稚幼的哈欠从被褥里传来。

“哈――啊!” 网中人掀开一看,卧槽(#゚Д゚)?这哪里来的死小孩!

约莫七八岁,蜷曲着身体,睡的安详,就是那一头幽绿色的蓬松长发才让网中人确信这小子就是戮世摩罗。

身上空空的,小少年踢了踢腿,胡乱抓被子盖,结果抓住了网中人的胳膊。

于是睁开眼,吃惊的叫起来:“你是谁?”

一大一小,一人一魔坐在床上,互相瞪着眼。

“装!你就装!”网中人没好气地哼道。

小空不怕他,虽然不认识这个家伙,但他身上没有杀气,总归是――安全无虞。

他低头看自己身上穿的里衣,对他而言非常大了,缎子摸起来质感很好。 然后他吓了一跳,“好长的头发!”

“臭小子……”他的表情怎么看都不像是装的,网中人终于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帝尊?”
“戮世摩罗?”
“你在叫谁?我是小空……”小空使劲抓头发,“是真的……”

“我知道你是小空,但你也是戮世摩罗。”

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名,他想否认,抬头一看这个,嗯,陌生人的脸色,好像自己敢说一个不字,就会被揍一样,立马改口了,“嗯,我怎么在这?”

网中人头疼地问:“你还记得多少?”
“我叫小空,太空、大空、小空的小空。”

最后网中人终于确定臭小子的身体变成了七八岁大小,记忆……记忆只停留在还在酒泉寺的时候。 这怎么当帝尊!?修罗国度会完蛋的!

重点是,怎么可以把他也忘记了?!!!

“诶?”小空摸着左眼,“原来看不见啊,我就说一直怪怪的。”
“瞎了。”
“哦……”小空没问怎么瞎的,大概他潜意识里也不想提。沉浸了一会儿,他终于想起要问眼前这个人的名字了。

“哼!”网中人不想告诉他,忘记他这种事,无法接受!
“哼先生,你好。”

2
网中人让曼邪音去买小孩子穿的衣物。
“我说,妖神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什么意思?”

“你们两人无论再怎么搞,也不可能生出小孩儿的啊。”

网中人满脸黑线,“闼婆尊,我看是你想多了吧!”

曼邪音置了几件衣服,看到变小了的戮世摩罗,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妖,妖神将,你是怎么办到的?”

“管我什么事?”
“你们都睡一块了,不管你事管谁的事?”

网中人小声哼道:“你能不能不要总提这种事?总之让他恢复原样才是最重要的事。”

“哈,你第一件事竟然没有去想取而代之,爱情的力量果然是伟大的。”
“……”网中人不想在这种事上与她口水,“网中人自有网中人的打算,帝尊之事,不能传出去。”

“这是当然。”曼邪音拍着网中人的肩头,“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照顾小孩子,也没什么麻烦。” 曼邪音暧昧的笑了笑,让网中人觉得自己的理解好像错了。

“总之,辛苦你了。”

换好衣服的小空出来,正好听到他们最后一段对话话,他很想说他不需要照顾,他要回酒泉寺。

精致的小少年气质看起来真心不错,可惜这种无害的纯真气质不该出现在修罗国度。

小空的那两把剑是找不到了,网中人把逆神丢给他,“这才是你的武器。”
“大钳子――品味够独特。”
小少年的实力不差,但没想到这么小,已然令他刮目相看。

“我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子,算算时间,我应该有十七岁了。就是一直长不大。”
“网中人自会让你恢复原样。”

小空沉默了会,道:“比起你口中虚无缥缈的恢复,我更想回去看一看。”

他从没说过不喜欢修罗国度,但网中人能感觉的到他不喜欢。
他的记忆停在梦魇之前。 网中人问:“只是看看?”

“你要放我走,好啊!”小空虽然听网中人提到他经历过的一些事情,但毕竟他说得都是进攻中原的事,小空除了排斥还是排斥,没有当着网中人的面否认,小空自认为算比较给面子的了。
他是人类哩!

网中人没提及他的身世,他连他们之间的关系都没有提。前者是他懒得提,后者是……他想让他自己想起来,这是属于魔的小心思。

3

网中人带小空去了人世。
然后意外的被人发现了他修罗国度帝尊的身份,可笑的刺杀便在酒泉寺内上演了,一群老弱病残,网中人连动手的欲望都没有――但他不介意走一波流,小空将他拦住,可是说什么呢? 网中人冷哼一声表示不满。

很不好的一次经历,网中人带他走的时候,他一点反抗都没有。
“原来真的过了这么多年。”
“你以为我骗你?” 小空心想,又不是没可能,不过现在他终于确定了。
“回去吧!”

网中人拉着他的小手,“嗯,回去。”
回途,他们遇到一位神秘老者,他说他知晓有种办法可以让小空恢复。
网中人觉得事情不简单,这像安排好的,等着他们跳的圈套。

“那你知道帝尊为何变成这般模样?”
“魔世不适合人类生存。”
“但他已经生活了好几年,没有问题。”太假了,网中人不想理他。

“老夫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不适合不代表不能,变化再小也是变化。他之变化更多的是因为他的体质。纯阳体不宜与阴邪之物过分接近。”

“废话,帝尊一直都是这样,不可能突然变成这样,你说的话,我不信。”
“不信,你探视他的经脉,是否被邪气缠身。”

网中人早就帮小空检查了一遍,没任何症状。所以,他更确定这人是个骗子,眼看就要动手了,小空忽然惊道:“是真的!”他内视经脉时果然发现了。

网中人纳闷了。
“恐怕此阴邪之气便是来自你自身。”不过人与魔的接触不至于这样吧。

探视需要内力,网中人以为那微弱的阴邪之气是他检查时运功发出的。

“咳咳咳……”网中人打断他的深思,“你说有方法,那是什么方法。说出,可免死。”
“哈,魔的语气忒狂妄。”老者笑了笑,但他对此并不介意,他从兜里掏出一颗药粒,黑色的。

浓浓的血腥味,令人作呕。
“此药名为轮回血,咽下便可恢复记忆。”
“你想杀他!”网中人怒不可斥地上前提起他的脖子。

“你不信?” 网中人当然不会轻易相信他人,在人世,想杀他,想杀戮世摩罗的人太多了,时间太巧合,他怎会相信。

小空已经吐了,那气味真是……
网中人松手放了那老者,扶着小空,“怎样了?”

“难受。”小空的脸色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网中人觉得他的反应未免过于强烈。
“哈……你们猜炼就此要用了多少人的血。”

“你有何目的?”这人不简单。
“这颗药凝聚了强大的怨恨――他们死亡时的恨意……”
“它们组成了一道道轮回,只要吃下,就可以刺激大脑……可以想起一切,就连想遗忘的都会无限放大,啊……多么美妙……”

网中人一记蛛丝飞出,瞬间将药丸击碎,“你废话太多。”
老者蒙蔽了:“???”
“小子,你还能走路吗?”

小空摇头,那药光是用看的,用闻的就让他压抑的快要窒息了。

网中人背他离开,留下风中凌乱的老者:“卧槽尼玛!”

“我必须恢复记忆吗?”小空问。
“你是修罗国度的帝尊!”网中人气炸了,“你要逃避你的职责吗?还是说,你连你的理想也不要了?”

“可是你将那药丸毁了。”小空也只是谁便说说,没想到网中人这么激动。
“至少想起我吧。”网中人这么想着。
至于那药丸,怎么说呢?那东西那么恶心,就算是真的也不能让他吃吧!

拜托一下,他啃血元的时候也挑食的好不好!

4
数个月过去,网中人多方找寻,查到一个古老的玄物――天尘镜,通过事件刺激大脑,记忆就会找回。

网中人试了下,他回味的是和戮世摩罗的船戏,真特么刺激!

他把天尘镜带回去,递给小空。小空接的犹豫。

公子开明火速赶来,网中人将他堵在外头。
“让我试一试!”公子开明两眼冒着星星。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
“哦哦哦,千里眼顺风耳,是怎样?曼邪音又没有告诉我。”

“策君!”曼邪音蒙蔽了。

“我没说是你告诉我的啊。”
“那就不要多此一举,带上我的名字。”
“是啊,奇怪,为什么会提到你呢?妖神将,你和帝尊的娃可以拉出来溜溜吗?”

“策――君!”天知道,不过是买衣服时被发现了而已,仅此而已!
网中人:“……”

每逢公子开明,必谈一番废话。
每遇戮世摩罗,废话加倍,因此他们习以为常地留下谈废话的时间。

废话之后,公子开明:“想不到妖神将你竟然能将天尘镜找到。”
“没有网中人办不到的事。”

“不过,是说――天尘镜啊,你知道他的另一个名字吗?”
“什么?”

“轮回镜!”

网中人脸色苍白,心中不安顿生,“它,它和轮回血是什么关系。”
“同一个人的作品,只不过轮回镜端看使用者,最糟糕的一种状况就是使用者会无限轮回在最深刻最可怕的……喂!”

网中人迅速飞奔。

绿色的身影倒落在地,苍白的脸、皴裂的嘴唇、以及长大了的躯体。

网中人脑海里空空的,他抖着手,连触碰都不忍。

戮世摩罗睁开眼,伸手搂着网中人的脖子,轻轻碰触他的鼻尖,“爱将,我还没那么脆弱呢。”

评论(4)
热度(26)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