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孤——记戮世摩罗

带有强烈个人观感,慎之慎之,看了如有不适及时点×。写在下一集更新之前,因为也许会有超乎我预料的剧情。

1.

孤单是从失去开始。

在那之前,小空才刚知道自己有一个同胞弟弟,有个温柔善良的母亲,有个家。他想要长大,真正的大人模样,像他的父亲,大儒侠史艳文一样。

但他知道自己没这个可能,因为他患有巨骨症。永远长不大,只能做个秃头的小和尚。那他远远的看着也好,至少他是拥有的。怀着憧憬,做一个梦。

他的命运就从西剑流捉住他开始分崩离析。

一切都变了。

无边的黑暗、折磨、疼痛,不如死去。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是了,他后来想想,自己便是从那个时候就不再是人了。

痛啊……

撕裂的叫声,像鬼一样,那段时日,西剑流经常传来这般声音。

可,谁才是鬼呢?

你若问他可曾想活下去,他想的。

他有家人在等他,在找他,在救他,这无边的黑暗中,他不是孤独一个人。可是痛啊,是不是因为忍受得了巨骨症,这般痛就缓轻了些,所以他明明痛的想死,却最终活下去了。

他们说他真顽强。

顽强的天都不忍收吗?

他的意识始终有一丝清明,就算是被入灵之后也同样。他就像寄住的灵一般,看不到,但听得到,这明明是他的躯体,他却没有掌控权。这一刻,他发现,只有他的意识他的灵魂是属于他自己的。难道这就是他以后的写照,作为一个囚徒,囚禁在自己的身体里。

永永远远。忽然害怕了。

他听到他们的计划,还有一些讯息,父亲,银燕还有大哥他们一定会救他的吧。是的,他们都没有放弃,他怎么能放弃呢?

他会重见天日的!

如果你问他,天下和他,哪个重要,当然是天下!他要像他的父亲那样,为武林奔波,他是这样想的,他还沉浸在往昔那个梦里。

而当有天,他与天下被摆在天平上称一称的时候,他忽然意识到,他其实没那么伟大,他真的想活着,一起奋斗,一起出力,一起……一起不好吗?

他的身体被大魔头操纵着,为了杀死大魔头解救苍生,他也只能被杀死,这……只能这样吧,他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

是那个男人,他的父亲做出这样的决定。

有点痛,可只能这样了吧,他就只是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小不点,死就死了,忽然觉得,痛了这么久的自己真是何必顽强呢?

他没有死去。

他还没有死去。

明明是必死的结局,就这样有了转机。小空觉得自己真是庆幸。他想活着的。没人愿意死去。他想活着,他想睁开眼,看看这光是什么样子的。他都不记得光是什么样子了,还有他的躯体,他只有一个被禁锢的灵魂,逃不脱,挣扎的好辛苦。

那个人用了术法,让自己陷于昏迷状态,这样才能保住自己一命,但这个只是表面上的昏迷,实际上他如果没这么倔强,应该是完全昏迷的。可是他不能,他不能没有意识,他就只有意识了,如果真的昏迷,他会死吗?他会消失的再也不会醒来吗?

消亡,可怕!

银燕背着他四处躲藏。小弟虽然不像刚开始那样连背影都透着孤单,但现在的他看起来依然让人心疼,你要赶快成长起来啊。小空想如果他能动,一定要抚平他的眉头,那只燕子都要被他的眉头挤掉了吧,哈哈哈……

所以银燕,你为什么想哭?

他听见银燕在哭,他也好想哭,可意识能哭吗?那虚无缥缈的,只属于他的东西。他究竟是什么?是人——吗?

为什么人会是这个样子的?

如果你再问他,天下与他,哪个重要,当然还是天下啊……

哈!

为什么?为什么又会是他呢?巨骨症是他的原罪吗?

他被遗弃了,不,是牺牲,不对,还是遗弃吧。以天下的名义。

一起努力,为天下不好吗?

没时间啊,三天的时间——三天和他。他输给了天下,输给了时间。

所以巨骨症真正是他的原罪吗?

如果让他做出选择,他……亦会如此吧,他好想说自己没这么伟大,死亡那么可怕,他这么疼都不愿意死。为什么会死呢?

但如果真正让他做选择,其实他会的吧,他不知道,因为没有如果啊。

佛,佛,佛啊。

他念着曾被大空师兄逼着念的经文,等待往生。

2

孤单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如影随形——魔世。

其实他如果在被入灵时死了,也就好了。那就不会有大魔王。

可谁去修补裂缝呢?嗯,不好不好,看来他无论如何还得活着,所以掉到魔世,他还是会活着的吧,哈哈哈……

喂,你们有谁能听到声音吗?这里有一个人啦,大活人啦!

喂——

没人啊。

那个地方根本就不会没人嘛,是被野兽吃掉,还是会被风干成尸块?如果,如果他的躯体消亡,他的意识还会存在吗?生和死的界限是什么?自言自语和疯的界限是什么?

痛和恨的界限是什么?

银燕小弟——还不能死。

他被捡到了,真是万幸!他听到那个人给魔世的人解说他的身份。

“喂,没用的啦,我跟你们讲,用我钓他们根本没用的,你们不要听这个蠢货滞后的消息,不知道我是被丢过来的吗?”

他这样说,没人听得到。奇怪,他怎么会开口讲话呢?

对哦,其实他是人来着。有这样的身份,就够资格存活!活着是这样的身份赐予,而死亡同样也是。

帝鬼说他的体质难得,世间少有。

真是废话,纯阳体哦,是遗传来的,巨骨症哦,独一无二哦。

诶?巨骨症被治好了?疼疼疼——谁一下子被拔成这么大个试试看啊!巨骨症被治好,之前的术法自然就瓦解了,就算不瓦解,帝鬼这个对术法精通的魔也会将这术法毁去。

他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魔世以及魔世霸主。

又是魔啊。

帝鬼邀请他加入修罗国度,态度非常端正,小空欣然接受。

这是魔赐予他的恩情,但帝鬼是万万没想到这小子是个话唠。

“把你关在小黑屋里试试看啊,告诉你会疯的!啊,我都不知道我还可以讲话了,舌头都要打结了,你们魔听得懂我的话吗?还有为什么我的发会变成绿色的?啊不对,是说我以前是秃头呢,瓦亮瓦亮的。”

帝鬼问一旁的杀生鬼言,“你们人类现在都变成这样了吗?”

“额——”

“准你讲话!”

“帝尊啊,这个臭小子——”

“要叫戮世摩罗。”

“好的帝尊。”

“你们有没有听我讲啊,我是小空,我是史仗——”忽然就停下来了,“戮世摩罗就戮世摩罗吧。”

“哼,戮世摩罗,怎么和帝尊说话的,帝尊啊,你看他——”

“叫邪神将。”帝鬼道。

官阶突然就四舍五入,直接一魔之下,万万人魔之上啊。镇守沉沦海的三尊要气哭的哦。

在魔的故乡他之异乡,如此活着,堪称难得的记忆,就这样活下去吧,是啊,活下去,只有他一人,孤独的活下去。

银燕,你还好吗?人世,还好吗?

封印被打破,入侵人世提上议案。

戮世摩罗和帝鬼顶嘴,底下的人用一副要吃了他的眼神盯着他,偏偏帝鬼不准他们不尊重他。但和人谈入侵人世这种事,帝鬼你是脑子秀逗了吗?谈崩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帝鬼爱才惜才,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无限度容忍,通道意外打开的刹那,戮世摩罗就只有一条路可选。

就又……失去了对身体的所有权,就,又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攻占人世之后,自然给你解除术法。”

最强的兵器——戮世摩罗——活着比死了更可怕的绝望——杀,史艳文,雪山银燕,剑无极。

他不屈服的灵魂躲在小黑匣子里在哭泣。

如果没有意识是不是会好受些,你们这群用术法的家伙,可不可以提升下术法技能,要控制他,就彻底的控制啊!为什么还要让他有意识,还要让他听得见。

他听见他们的声音,他听见他们在打架,不是这样的,“我是你的二哥啊……”

是了,听不到的。

为什么变成这样,又是杀,杀,杀——以及认出他的,父亲。

父亲……

有很久没敢去想这个词了。

这一次,你会救我吗?

会吗?

希望,再一次看到希望,他仿佛听到小黑匣子外面有无数只手,在用力帮他打开。但万一呢?

哈!是的,万一呢!他开始为自己谋取后路,唯有自己才能解救自己,他该拿什么救自己。

他们在找钥匙——灭却之阵是那把钥匙,他透过眼睛——黑匣子的那道缝,看到了光,看到了他们。

可惜黑匣子还是盖上了——这就是那个万一。

所以在那极短的时间内,他冲向了魔之甲。

接着,又失去了控制权,过了一会儿又拾得控制,反反复复,这种感觉,哈,这种感觉——他看到了希望,魔之甲便是在那时入体,疼,呵,转眼身体又不是自己的,痛当然也不是他自己的了。后面父亲与小弟追着,直到来到帝鬼跟前,经过一个人身边的时候,似有感应,他不认识,那是北竸王。

他清醒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将魔之甲藏起来。那是他的屏障。只有强大的人才能救得了自己。他不强大,他只能把自己包装的强大。

何时再会清醒,这不是他所决定。

决战之时,也是绝望之时。

——你说的,这次,爹亲绝不放手。

——你说的啊!

这算什么?!又是亲自动手杀他,是不是,他代表的就是天下。

那他又算什么?这一次,他输给了谁?

“你果真,真正想杀我!”

若说痛,谁比谁更痛。史艳文被一刀刺了个透心凉,戮世摩罗笑的疯狂,这一刻,恨意萌生。这天下,你们守护的这天下……太令人失望了。是恨父亲,亦或天下?

夺取鬼玺——这东西在魔世真正值钱啊。“帝鬼,你没能看到现在的我,你亲手栽培的我,现在的模样,哈哈,哈哈哈……”他看着染血的逆神上映出自己的脸,如疯狂的魔。“那时,我若答应你,是不是,他就会杀的够果断些,但结局不会变,不会变!”

“你早就恢复了……”

“哈哈哈……”

第一道命令——一统人世

3.

他是一个大魔头。

他与魔为伍。

他害死了好多人,睡觉时都不能安生,你以为他是因为心有愧疚吗?他只是讨厌失去意识。能忍受得了魔之甲的躯体,还有什么不能忍受的?

你变了,他的小弟银燕说。

哦……

他在修罗国度过的也不快活,但有鬼玺,谁能耐他何?

三尊没将他放在眼里,妖神将,哦,那个妖神将不仅没将他放在眼里,他还想篡位,真是——人生艰难,魔生也艰难的破日子。

他培养自己的势力,黑瞳正是这个时候冒出来。他知道这是互取利益。也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他们。

你看这天下,真的是太让人失望了,你不是人类吗?为什么会干出危害人类的事情呢?

咦,他自己也是人呢。

他,早就不能算作一个人了。

要想在修罗国度站位脚跟,必须收服三尊与妖神将。这是黑瞳的首领告诉他的。“至于怎么做,那要看你自己。”黑瞳的首领很懂得卖身价。戮世摩罗头疼,这修罗国度就没一个智者吗?竟让他和黑瞳讨价还价。

人心,魔心。

简单的魔,容易掌控,你若对他好,他必十倍还之。荡神灭就属于这样的。当然戮世摩罗知道他更多忠于的是修罗国度,但这不碍事,至少现在的他就等同于修罗国度——同一条绳上的蚂蚱。

“一起建设修罗国度啊,区区人世,当然是九界了。”

他们的帝尊,野心还真大,大到要全世界。

麻烦的魔,就是一个变数,妖神将——你打败他,你只是用魔之甲让他臣服而已,真是麻烦。而更大的麻烦是黑白郎君——破甲小能手。这两个麻烦凑到一块儿,于他而言,简直暴击。

一再提醒都没有用,就只能赌了,赌真品与赝品的差别,赌他还是死不了。透心凉是很好的降温剂。网中人和史艳文都有话要说。

他要的是战力,为他用的翅膀!是以荡神灭不能死,妖神将同样。安生了就好,戮世摩罗对不安分的魔没报多大期望值。大家一起努力努力,好好干!修罗国度的未来就看你们的了。

戮世摩罗和银燕一而再再而三的讲不到一块儿去。戮世摩罗希望什么呢?大概是小弟,走你想要走的路,现实一点,成长一点啊,以及别在互相伤害。

这天下,他回不去了。“这就是你二哥现在的模样。”

“父亲对不起你,大哥对不起你,但是天下人没对不起你,这么多的杀戮,这么多的牺牲,就是为了你的报复?!”

错了,错了,他以为他恨父亲,就连他自己也以为他会恨的疯魔,其实都错了——是这个天下,这不停侵略抵抗的世界太烦人了。“我要一个世界,而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国家、一个王,侵略会消失,抵抗会消失,始帝能做到,元邪皇能做到,我戮世摩罗同样也能做到!我若为魔,魔世天下;我若为人,人间魔土;我若为王,天下尊皇!”

哈,没救了!将杀人的真相包装成自以为是的理想,如果每一个人,都要为别人的理想牺牲,那这个世界再多十倍人都不够死。

牺牲,哈!同样是通往和平的路,难道牺牲一人就比牺牲多人更正义吗?是不是死的人少才叫牺牲,死的人多就叫做杀戮,哈,哈哈哈……

这个世界太让人失望了,只有统一,才会没有杀戮,没有战争,没有——牺牲,这就是他的正义。

“你无药可救。”

“在历史上,赢得人才是对的。”

反派?注定吃土。

他坚持的是什么?和命运抗争吗?有了喘息的命,就渴望自由,有了自由的机会,就渴望改变。

——无药可救。

是啊,他也知道无药可救,可谁来证明那是错的!而你们的路已经错了,要比时间吗?

输的人,是他。绝望吗?他也是啊。究竟是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哪一步错了?是被西剑流抓走时,他错了,还是被牺牲时,他错了,又或者他选择改变的时候,错了?

这天下难道不该改变吗?

他的筹码一一被剥走。

像失去了所有,其实他还是有的,比如他的小弟,那一枪没捅上要害啊——透心凉这等人间美味,银燕大概是做不出来的,他最擅长做没人吃的火锅。

他趴在荡神灭的肩膀上时,好想抓住他的牛角转一圈,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虽然人生艰难,魔生艰难,但人生总得向前看不是。牛这种属性的生物,真是太可爱了!

“背恋红梅的感觉比较好吧?”

“你若戳我一刀,我就杀你。”

“哈……”

麻烦的魔是个变数,也是个意外。戮世摩罗醒来看到网中人时,讶异程度比荡神灭还甚。如果只是因为赦免一事,太……可笑了。戮世摩罗不认为自己就算真正征服了这样的魔,他就会为自己拼死拼活。他的属性可不是牛,他可是那个曾经想杀他取而代之的魔啊,也许只是还那个恩情而已,那也足够欣慰了。

是以他这般舍命相护的时候,他心里的波澜越来越大。为什么,一个魔,他那样的魔……

他大可一走了之啊。就如他所说,最落魄的时候。这样的他,值得魔追随吗?

想救你的人,无论如何,就算自己会死,也会救你,就算不可能,也会上天入地寻方借法,这是信念。

孤单是从失去开始。

在那之后,他希望有个并肩共行的人。

“下次醒来,别忘记我。”不要再孤单的一个……

他许诺的那样轻松,就像随便说说似得,“我会记住你,永生永世。”

所以无论飘到哪儿,都不是孤单的吧。

4.

就像宿命,他飘到了那个将他推进深渊的地方——东瀛,西剑流。

是老天给他报仇的机会吗?看,这才是真正的报仇!

这叫他怎么能放下,所以他停下了脚步,就当为自己的过去做一个了结!

所以即便他厌恶胧三郎企图控制他,他还是留下,他怎么能放弃!

控制,哈——术法不修炼到极致,谁都不要妄想控制他!

他哪里都不强大,唯有意识,绝不屈服。

可老天告诉他,什么都是假的。

老天告诉他,他的仇人——他们已经改邪归正,踏上和平之路,他们有了你从不曾有的一切,他们站在崖边凝望着你——从深渊爬上来的你,你要如何做呢?

///////////

他有一只翅膀,就藏在右边的耳朵之上,而另一只——不是失去了,是从未有过。

可以飞的高吗?

(网中人,你再不出来帮忙,你前任的帝尊就要被按在地上摩擦了!再领回修罗国度,丢不丢魔,丢不丢魔啊!你港啊!)1V全部太难了,虽然2V全部,也是难得一比。但好歹不是一个人嘛。

个人观感,剧情看的真是,啊,这尼玛的!

正义,正道,反派……

谁能排列组合个不亏欠的世道出来。

评论(7)
热度(53)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