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御】【网空】阴阳续+校车

(1)

高悬的圆月似永不停歇的旅者,穿梭在夜雾中,忽隐忽现,被飞舞的樱红染上了一抹旖旎。

簌簌的细碎响声和着格窗上摇曳的影,交织成梦一样的境,御魂笑光辉趁着这韶华美景被时光偷走之时,轻轻铺开了扇面。

只接住了叠叠飒踏的落樱。

一并坐在树下的魔微微扭头,见他一动不动痴了一般,亦伸出手,衔了一花。 

不过是区区落花,他捏着花瓣递到鼻子下面嗅了嗅,然后噻进嘴巴里,虽然觉得极其不好吃,但他还是咽进肚子里。

御魂笑光辉哈了一声,“我不知道你还有吃花的习惯。” 网中人哼道:“谁叫你像看什么宝贝一样盯着它看。”言下之意,都是你害的! 

御魂笑光辉收拢折扇,挑起他的下巴,“那我只看爱将好了。”

这是哪跟哪?

网中人推开他的扇子,双手负在脑后,靠在树下,凝眸远眺天边的月,他很久没这么空闲了,空闲到终于可以放空自己的思绪。

人找到了,心便安下了。

微风将他的发吹乱,一旁的御魂笑光辉忍不住帮他捋了捋,网中人的心没由来的被他搅乱,但他没有动作。 

只是静静地看着,然后舒展了眉。

御魂笑光辉得意的掀开他的面具,说道:“这才是月下美人啊!” 

网中人忽然暴起,“你才是美人!” 

御魂笑光辉捂着头,嘶了一声,“你还真打啊。”

 “哼。”网中人意味不明的说道:“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点。”

“啊,说的好像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样。”御魂笑光辉忽然靠近他,“你真的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无聊。”网中人低敛着细长的眉眼,哼道。

“没错,就是无聊!”御魂笑光辉没了聊天的兴致,遂伸个懒腰,靠在树下闭目养神,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紫色的衣裳聚落了一层一层的花瓣,网中人惊叹这树到底是千年古树,无论落了多少,树上的花还是那么多。

夜风总是冷的。

有屋子不睡睡外面! 

熟睡的人好无防备地将弱点暴露在他面前,网中人终究是没惊动他,因为他盯着熟睡的那人脸颊看的入迷了。 

小心翼翼地凑上前来,伸手想捏一捏,还有他的嘴巴,臭小子这张嘴可以在天下风云碑创记录了。

伸手,又缩回去,“哼,无聊。”网中人在心中自嘲道。 

御魂笑光辉睡了一个安稳的好觉,次日苏醒,整个人是蒙逼的!

“爱将,我觉得你得好好解释一下!”茧里传来御魂笑光辉的嗡里嗡气的声音。

“嗯哼。”

御魂笑光辉施力一击,包裹着他的茧瞬间四分五裂,外面原来下雨了。

他为自己筑了一道梦,梦里是甜的,醒来眼睛有些酸涩。

(2)

晴朗的好时光被一场春雨打断,网中人靠在床沿敲着二郎腿,一手托腮,一手把玩着面具,屋外,淅沥沥的春雨全然不入他的耳朵。

忽地,他凝神嗅了嗅,外面似有暗香浮动,他抬眼透过格窗,望见那满天飞舞的樱红里,闯入了一个紫色的身影――御魂笑光辉小心翼翼的抱着一物,正从院落里唯一一颗古老的樱花树下经过。

网中人这才收回思绪,随手将面具丢下,匆忙起身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御魂笑光辉看着面前的魔,问道:“爱将,你这样毫无准备的跑出来,是陪我一同淋雨吗?”

“你也知道是下雨了。”网中人的视线落在他怀里抱着的东西。“你偷偷出门就去买这个?” 

“虽然我很倒霉,但人生四大喜事,总有一样被我遇上,当然要庆祝一下,”御魂笑光辉将怀里藏着的一坛酒拿出,在网中人的面前晃悠道,“特别的酒给特别的你。”

实在无聊。

大约是觉得臭小子轻佻的态度这辈子是改不掉了,网中人接过他提出来的酒坛,哼道:“下雨了,就不要在外面作死。”

“哈,爱将你自从复生之后就变得这么贴心。”御魂笑光辉偏着头,瞄着他的眼睛,无奈他实在看不出什么来。

说到复生,网中人的记忆并不算完全,就算是与臭小子的事情,他也未必记得那么清楚,那毕竟是不可抗力的记忆洗刷。

但有些话,他还是记得的,臭小子说过贴心这个词吧…… 

潮湿的天气实在是让人发闷,也让人无聊。网中人闻着酒香,然后迅速拆开封盖,咕噜咕噜将酒喝了大半。

御魂笑光辉有心事走的慢,他甫将门掩好,回过头才惊觉网中人干了何事,忙将那酒坛夺了过来,摇了摇,可惜地嚷着:“这是百日醉啊,就只有这点了。”

“百日醉?哼,网中人一日也不会醉。”

“起一个让人注意的名字,这叫营销。”御魂笑光辉小小地呷了一口,眯着眼,赞叹道:“果然是人间美味。”

然后一饮而尽,置于桌上,他们都不是懂酒的人。

浊酒腹中烧,烧近了现在与过去之间的距离,那是属于他们之间的往昔,因为会被这个魔铭记,所以每每回忆,他都会情不自禁的品尝着其中的涩与甜。

他从没想过网中人会追过来,在那个生离与死别之后,他以为,他至少会等很久、很久才能看见他。

而他也会是他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人……

就像宿命一样,他辗转飘去那个地方,孤独的浪迹在异乡,因为觑见了一丝复仇的可能性,便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初见网中人是欣喜,可是他能怎样?

 困在泥泞中的他,如今给不起他想要的承诺了。

网中人没品出其中滋味来,他轻哼着打断御魂笑光辉的深思:“你口中所说的人生四大喜事,是什么?”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爱将,我们在遥远的异乡相遇,不正是他乡遇故知么。” 

故知故知,原来已隔世经年了吗?

“哈,他乡遇故知,网中人可是来向你要债的故知。”网中人哼道。

“先欠着吧,要不我肉偿好了。”御魂笑光辉若无其事地说着。

网中人头上青筋直跳,他忽地抓住御魂笑光辉的肩膀,“你讲话都不经过大脑么?” 

“我讲话从来都是走心的啊!”

网中人的手摸至他的领口,压抑不住的鼻音响起,“不如我让你尝尝洞房花烛夜以及久旱逢甘霖如何,人生四大喜事,一天尝了三,你的人生也不亏。”

御魂笑光辉愣了一下,到底是装老司机的新人,久旱逢甘霖你大爷! 

校车

http://weibo.com/5672391985/EFr0roMk1?from=page_1005055672391985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2734939645

(打不开见评论)


评论(12)
热度(30)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尘匿 转载了此文字
    萌3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