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御〗〖网空〗阴阳

1 御魂笑光辉
他的脸上戴有一块别致的暗紫色面具,上面依稀点缀着金色的纹路,透过缝隙,隐约可见一双金色的眼瞳。

似锐利,也似收敛的兽,唯独少了曾有的懵懂无依。

他穿着暗紫色的长袍,花纹缠绕,不能再华丽了,如此繁琐的样式并未显得累赘,因为这与他发髻上那雅致高贵的发饰竟然如此的相配。

还有他从不离手的晕染的紫色折扇。

他轻轻地敲着扇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至少在外人眼中是这样没错,这副行头在算是他的招牌了。

紫色会给人一种安静的错觉吗?举手投足间应该是优雅的吧,他打开折扇,掩着嘴,笑得像一只狐狸。

事实上,他的肩膀上就‘趴’着一只狐狸,毛绒绒的尾巴安静的垂在他的肩上,乖乖的,像是睡着了。

无论是抬头仰望明月,抑或低头翻阅异国书籍,只要他不开口讲话,惊才绝艳的气质逼目而来。

他花了很大一番功夫才弄懂东瀛的文字,如果不是想要从古籍中寻找有关阴阳师的故事,他想他是没这等闲功夫的。

他是军师,虽然是‘承蒙厚爱’空降的,但他有武力有手段,总是有手下愿意听他的话,所以有段时间,他的屋子里堆满了书籍。

他推开门,愣愣地以手扶着门框,另一只手合起折扇,轻轻地敲着头,“哈,我看起来很闲吗?”

挑灯夜读?那绝对不可能,但在吩咐那群笨蛋将没用的书籍搬走之前,他多少还是翻了几本,然后就看到一本包装的粉红粉红的册子,上面画着一位美人儿,嗯,“穿的真少啊。”

这本书若是和阴阳师有关,他就给吃下去!

翻开第一页,他咳了一声,“我以前可是纯情的和尚啊,看不懂啊,嗯看不懂……”

然后他掀开第二页,“我真是个敏而好学、不耻下问、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好孩子。”

他戴着面具,黑黑的熊猫眼没人看的见,那群蒙的看不到脸的手下被训了一顿,“我让你们找有关阴阳师的书,不要把带阴阳二字的都搬过来,啊,你们污染了我纯洁的心灵。”他夸张的说着。

望月与立花雷藏跳玩舞唱完歌回途中遇到了御魂笑光辉。 “看你眼中带媚的姿态,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她后退一步,满脸黑线,“笑光辉,你变了。”

2网中人

网中人风尘仆仆地飘到东瀛,整个魔都是海水味的,他飘逸的发打结了,衣服上晒干的盐能抖出两三斤来,这甚是让他不爽。

登上了岸,他便好好收拾一下自己,魔也是会注重面子的。他不能让那小子看到自己找人找成了这个样。

他就要找到那个小子了,他织成的茧,最后的感应便是断在这里。天南地北,要找到一个把自己隐藏的那么好的人并非易事。

网中人冷眼旁观异国他乡的乱事,他没中途插一脚,算是不错了。

他们相遇在月朗风轻的夜晚,那条宽敞的樱花飞舞的街头,只有他们两个人,一个从遥远的彼方走来,一个伫立在树下沉思着看着坠落的花雨。

网中人漫无目的地走着,任凭樱红飘在头上,落在肩上。他眼前的这条路全是看不到边界的樱红,他的身后,踏过的脚印又被覆盖。

御魂笑光辉似有察觉,转身一看,以为有数万年之久。孤独的异乡,唯独这个人意外的让人惊喜。

网中人放慢了脚步,下意识的看他一眼,皓月与花雨交织着的朦胧迷雾里,那个紫色的人,与他同样,戴着相似的面具,他不禁多看了两眼,然后迷着眼,不知不觉停下脚步。

御魂笑光辉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扇子,毫不掩饰自己的灼热目光,网中人挥手拍掉身上的花瓣,轻轻哼了一声,然后走开了。

“他终究是没认出我来。”御魂笑光辉怅惘地叹着,“不过,幸好没有认出来。”

网中人匆忙返回时,已然看不到他的身影,他恨恨地捶着树干,抖落了满身的落樱,“竟然不喊住我,臭小子,你死定了!”

自那之后,网中人就没再给御魂笑光辉机会开口讲话,三番两次的闹事,他去到的每一个地方都有网中人的身影,御魂笑光辉觉得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要被戳穿身份了。

“就是要打!”
“一次又一次,都没听人讲话就开打!”
“依照约定,网中人前来娶你性命!”

再后来,网中人终于不闹他了,在他房间里晃悠,有一次翻到了一本书。
哼!
哼哼……
“小日子过的很好啊!”
“爱将,你听我解释。” 御魂笑光辉欲夺他的书。
“哼哼……”
“好痛,爱将轻点。” “啊――雅蠛蝶~”
“臭小子,不要说出让人误会的话!”

评论(9)
热度(39)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尘匿 转载了此文字
    萌萌萌!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