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霹雳】最九最无差丨大家好,我是天霜

1.

天灾人祸不是常有的事,不过一旦遇上,那就要命了。

一只狗很多时候,除了认命只有认命。

它是只流浪狗,流浪狗是没有名字的,村头那个喜欢玩大侠游戏的白家七娃子给他吃食时,今天叫它长天,明天叫他秋水,村底的瘸腿老王喂它,叫它旺财。它喜欢蹲在祠堂外面伸着舌头乘凉,没事听听村民门侃大山,有事就帮村里人抓抓贼,这样就会得到更多的吃食。

这或许就是它的一生。

直到山崩地裂。

流浪狗跑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到瘸腿的老王还在山上砍柴。它想去找,但被几块滚下山的石头压住了。它在浓浓的血腥味中意识到了死亡。

死亡,意味着心有执念而不能完成。

2.

当它再次苏醒时,发现自己在祠堂里,这地方它很熟,去年年冬天气最冷的时候,它便躲在里面。

现在里面满是呻吟声,它是唯一一座在天灾下完好的场所,因而成了安置灾民的最佳场所。一个和它一样雪白雪白的人在安置灾民,它想就是这个人救了自己。

“大人,您辛苦了。”村民们相当感激。

“我无事,老人家,你不要随意动弹,等我那友人回来,你们的伤便会好的很快。”村子里没多少现成的药材,但是这个村子偏僻,想要买很难,只能去野外采。

他的声音真好听真温柔,流浪狗舔了舔自己的毛,又看了他一眼。

白衣人其实浑身已经不白了,救了这么多人,身上哪里还会干净,但是它特想冲过去蹭一蹭,如果它还能动的话。

“九千胜大人,我回来了。”来人是个少年,长的是仙人般好看,但是它的注意力全在少年的背上。

“汪汪!”是老王。

看出它的激动来,那个少年说道:“他还活着。”

少年把一捆药草递给白衣人,“这是止血的药草,希望没有找错。”

白衣人在见到他的刹那,脸上的疲倦一扫而光,“你还多寻来獐子草,这种药草对伤口愈合很有好处。”

当然了,还有其他的药草,甚至还有几根杂草,九千胜没有说,但是流浪狗知道,它生病时就会在野外随便吃点。

等等,原来,他就是九千胜大人!

他听那个喜欢玩过家家的少年说过,九千胜刀神是他心目中的大侠客。

3.

伤患虽然已被安置好,但是房屋几乎全都损坏了,最光阴和九千胜二人与村里未受伤的年轻人开始着手搭起屋子来,流浪狗常常能看到他们二人,毕竟它好的最快。

这里的壮汉不常见外乡人,尤其是这样的有气质的天人,本来还羞于聊天,但是慢慢的见他们二人很随和,便开始聊起天,“年前那段时间最冷了,河里的冰有二尺深。”

“可不是,连去江南的路都被大雪封了。”另一个接话道。

提及江南,最光阴忽然想到了什么,“原来这里离江南这么近。”

“你想去江南?”九千胜问道。

“与你畅饮时听说了。”九千胜去过的地方数不胜数,如果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江南了,那是个很容易看到江水的地方。乌蓬小船,浣纱女、垂钓渔夫……

九千胜向往的地方,听在最光阴的耳朵里,早已入了心里,是以总是很容易想到。

只是所谓畅饮,九千胜甚是质疑。

这般忙活了十来日,部分人已经好了。流浪狗也早就能动弹了,它很喜欢跟着两个人身后转悠,尤其是跟在最光阴后面。

因为能变成刀的毛尾巴真是太神奇了。

最光阴虽然总是一副表情,但是意外的喜欢拿着白毛尾巴逗狗,一来二回玩上瘾了,九千胜坐于台阶前,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酒,竟看的入迷了。

“你一直看我做什么?”两人坐的那般近,眼神什么的,怎么会忽视呢。

九千胜一笑,指着月亮,“今晚月亮真圆。”

最光阴瞄了一眼月亮,然后盯着九千胜的眼睛看,九千胜咳了一声,开始大口大口灌酒。流浪狗趁着最光阴不注意,把他的白毛尾就抢过来,这毛绒绒的真好玩!

九千胜打岔道:“你有名字吗?”他摸了摸雪獒的头。

早就想扑上去了!

流浪狗“汪”的一下扑倒九千胜,毛尾巴什么的,忘得一干二净。

“汪汪汪!”

我没名字!

“那就叫天霜吧!”

4.

老王被救活了,而且腿也不瘸了。

“真是神人呐。”

“多谢你们了。”

再之后,就是离别了。村里的人送了又送。天霜跟了又跟。

“一色!别离开我!”七娃子嚎着,表情十分夸张,至于有多舍不得倒也不至于,何况跟着两位大人物,那才能开启真正的侠狗之旅啊。

说实话,他还有点羡慕。

“汪汪汪!”

我叫天霜!

江南是天霜去到的最远的地方,与山沟沟相比,就是个大城市,哦,原谅它喜欢这里。它想了村里流传的一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跟着主人,喜欢主人喜欢的地方,也是很有道理的。只是它会晕船,所以看着两人泛舟江上,它只好眼巴巴的在岸上看。

为什么两人靠这么近,看吧,翻船了吧!

那晚月亮也是很圆,天霜意外的没有去找两人。虽然独自一狗,但是它的听觉真的很好……

哎,月亮为什么这么圆呢?

后来,就到了文家,听说有很多好吃的。

文家厨子知道它是九千胜大人的狗,把它当神仙似的供着,特别是那个年轻貌美的文家小姐,一有机会,就和它待在一起,一点大家小姐风范都没有。呆的时间长了,它便知道原来这位小姐对他主人有意。

“汪汪汪!”

但是两位主人是在一起的呢。

算了语言不通,天霜对所有的“贿赂”照单全收,于是它就吃了个消化不良。

宴会上人山人海的,主人不会注意到它的。所以它偷偷溜了出去。药草对于它来说,是很容易找到的。

下次,就少吃点东西,要跟主人一样,做一只有气质的狗!

不能丢主人的颜面。

然后它就被狗贩子抓了。

可恶!

我是刀神的狗,知道不知道?

不过,好在它凭借聪明才智,逃了出来,顺便还解救了一帮子的野狗。

“汪汪汪。”

我是主人的狗,自然要像主人一样,行侠仗义。

5.

天霜回来时,已是数日之后的一天雨后的傍晚。远远的,它就嗅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地震时,就有好多人流血。

所以地震了吗?

主人呢?

它看到了满地尸体。

“汪汪汪!”

“汪汪汪!”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它的鼻子沾满了血迹,是红色的。

它知道主人的气息,这些人都和主人接触过,所以它的判断总是出现失误。

自那天起,江南流传着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文家上下包括那些客人一夕之间全部被一个恶魔杀死,一只雪色的大白狗从傍晚嘶嚎到第二天清早,一直持续了一个月。

天霜再也没看到它的主人,这段期间就像一个梦一样,梦之前,它嗅到了血腥味,梦醒来后,也是这般。

村头的那个七娃子的愿想要落空了,它当不了大侠狗,天霜之名不会名扬天下了。

不过它认为天下之大,两人只要还活着,就不会凭空消失。主人喜欢到处救人,所以,它只要去容易发生灾难的地方去就对了。

没事还能帮助一些人呢,主人你们看,我也变得和你们一样了哦。

6.

不知过了几个年头,天霜还在寻找。

而它终于找到了。虽然只有一抹身影,但这气息,它不会记错的。

“汪汪汪!”

主人主人!

冷漠的少年没注意到它。他的速度极快,天霜不知道追了多久,才追上。

“汪汪汪!”

冷漠的少年看了它一眼。

奇怪,主人不认识我了吗?

“汪汪汪!”天霜摇着尾巴,在他身边打转。

“天霜……”

最光阴的头似乎有点疼,似想起了什么,又似忘记了什么。

“汪汪汪!”

九千胜主人在哪里呢?它从与两人共处中笃定他们是不会分开的,而且最光阴主人有点怪怪的,那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最光阴下意识的摸它的头,脸上难得有一丝表情,“你认识我?”

天霜有点懵,什么意思?之前都是梦?

才不是呢!

天霜跟着最光阴去了殊离山,“很快就到了我的故乡。”最光阴说道。

所以能看到九千胜主人了吗?

天霜有点小激动。

但是它没有看到,以及再也不会看到了。

它在不久后便丧失了这段和最光阴相处的记忆,不过它自己并不知道这件事。

没有什么能抵得过时间的残酷。

它仍然在寻找,它无数次的找到了最光阴,无数次的陪伴他,慢慢的,它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他的另一个主人不在了,是不存于世的不存在……

它的年月经不起蹉跎,它已经不太能走得动路了,它趴在地上,看着最光阴。

最光阴喜欢在高空上看星星。

而它喜欢在月光下看他。

呐,主人,你知道吗?

你的九千胜大人不在了呢。

这种目光太过哀怜,最光阴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你每次都能找到我,但是我却不记得,不过虽然不记得,但是你来找我时,我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你在我心目中已经固化了,我一看到狗,就能想起你,所以你不必哀伤。”

最光阴很久没说过这么一大段话,他大部分时间是孤独的。他常常掏出一块表,看了又看。

主人,我会陪伴着你,就好像九千胜大人那样陪伴着你!

“汪汪汪!”

我们玩白毛尾巴吧!

再一次重逢时,它连玩都玩不动了……

下一次,便无重逢之日了。

7.

天霜回到了那个小村,村头的七娃子已经离开村子,去当他的白大侠了。

而村尾的老王已经不在了,听人说,数十年前上山砍柴就再也没回来了,有人说掉崖死了,有人说被救了搬走了。

天霜爬上了村边最高的那座山。天命来到之际,它选择葬身崖底。

死亡,果然意味着心有执念而不能完成呐。

“汪!”

大家好,我是天霜,我有一个执念,如有前世今生,希望主人能再相遇。

评论(2)
热度(20)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