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强强】网中人X戮世摩罗丨妄念【3】

相对来说,这是很甜的一章,但还是要虐心,酸爽才甜美。//三章无法解决,决意写长点。

11

如果这条路越来越泥泞,越来越无法走下去,要该怎样办?

再艰难的路,有网中人相陪,戮世摩罗都不会觉得茕茕无依、失去方向。

他们已经不可能分开了,这就是他即便行走在荆棘之中,亦能欣赏到彩虹的原因,这专属于他的骄傲,是网中人赋予他的特权。

于是,他不经意间停驻了,凝眸看了身边的人,笑了,终于发现自己想要的,已不仅仅是并肩,还有牵手。

他的那颗心,因命运捉弄,总是藏身于黑暗,因觑见了他给予自己的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珍视,所以他依旧像个孩子似的,再想多要一份贪恋。微光中,如同浮尘的心,守着这份小小的希冀,寄望于他的不可知的未来以及那个人承诺给他的永生永世,所以最终还是不舍得丢弃,不舍得扼杀。

痛了又甜,如此反复,也未觉得后悔。

被意外打断,戮世摩罗松开手,与‘网中人’分开了一丝距离,顺着他的发丝,轻轻撩了一把,‘网中人’似乎唯独在戮世摩对他有动作时,才会有点反应,这时候竟覆上了戮世摩罗的手背。戮世摩罗试着通过他的举动,找出什么线索,但不是在这个时候。

他反握住‘网中人’的手,在嘴边蹭了蹭,脸上浮着意味不明的笑,转头对不请自来的黑影说道,你说的话,我竟有些心动了,想到那对我死心塌地的妖神将,哎,真是罪过。不过,你对我说的话,究竟有几分可信度呢?这魔世之中,除了我之外,竟还有一个人对我如此了解,真的让我很害怕呀。

黑影挪了一下位置,附在了柱子上,吊挂着的两盏灯,似乎被风吹着,摇曳了一下,显得有些狰狞。戮世摩罗觉得自己仿佛正被他的目光凌迟着,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不禁觉得奇怪。

既然心动了,那就杀了他吧,届时你想要的都会实现,黑影说道。

戮世摩罗瞥了一眼身边的人,忽然扯住他的衣领拉向自己,他们的脸靠的极近,戮世摩罗从他迷着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脸,这份陌生不知是来自于自己,还是来自于他的眼睛。他皱起眉头,弯腰从地上捡起面具,给‘网中人’戴了上去。

做完这些,他仿佛真的信了黑影的建议,背着手,以谈判的语气问道,你是一个陌生人,甚至是一个图谋不轨的人,若想让我相信,总要给个让我信服的理由吧。

黑影沉思片刻,问道,到现在,你仍然以为你身边的这个人是我创造的吗?

戮世摩罗哼道,不管怎样,都与你脱不了干系吧。

哈,我只是找到了他,然后将他带到你的身边而已,他……灯火摇晃,整个房间内回响着他那令人吃惊的话语,他可是你在妄念中创造出来的啊。

戮世摩罗呼吸一紧,双手攥的死死的,似乎想到了什么,头开始剧痛起来,‘网中人’见状,走到他的身后,伸出手要帮他按摩,戮世摩罗挥开他的手,盯着黑影,表情终于认真起来,你最好把话讲清楚!

黑影呵呵笑起来,你终于想到了什么了吗?那还不迟,看见了吗,他只对你的举动有反应,他就是网中人,是你创造出来的,是依照你自己的想法创造出来的网中人,一旦妖神将死去,他就会继承网中人的一切,以及你赋予他的对你的感情,呵呵呵。

看着戮世摩罗还不肯相信的表情,黑影又说道,人世有影形,魔世自然也有与之相似的种族,魔世有多少个种族,相信你在修罗国度早有耳闻。在魔世之中,强大的妄念就能创造出想要的影,我们生活在你们看不到的彼端,也就是这个世界的另一界,如无意外,你们是永远也看不到我们的。

戮世摩罗嗯了一声,问道,那你又是怎么出现在我的面前的。黑影继续说道,因为你这个意外啊,你是人族,在魔世生活了这么久,身体早就发生了变化,这就是我能带着他出现在你面前的原因。

好吧,就算是这样,为什么你是这个德行,而他已经——实体化了呢?

还是同样的原因,因为你的不同,他便与我们不同。看着沉默的戮世摩罗,黑影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我的目的只有鬼玺,只有拥有鬼玺,像我们这种影子才会凝聚身体,这对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危害吧。

良久,偌大的房间内,只有那两盏灯在摇晃着,戮世摩罗渡着步子,忽然抬头问道,那你又是谁的妄念呢?

黑影哈哈笑出声,没有回答,然后在戮世摩罗的视线中慢慢消失了。看着静止的灯火,戮世摩罗还以为这一切仿佛是错觉。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润了润干裂的嘴唇,慢慢喝了下去。

痛,真的很痛呢,网中人……

‘网中人’就像永远不懂拒绝的机器一样,又来到他的身边。戮世摩罗偏着头趴在桌子上,轻轻地笑了一声,似在讽刺‘网中人’,更在讽刺自己,妄念,那也是假的。

我还受得了,他说。

哦……

12.

魔殿其实和鬼祭贪魔殿的摆设一样,因为少了曾经一同征战的人,显得大了许多。网中人是修罗国度的好公务员,回到修罗国度后,就从没迟到过,当然他也不会特意来的很早,因为他们的帝尊是个踩点打卡的上司。

但是今天,戮世摩罗足足晚了一个钟头才赶来。网中人盯着他苍白失血的脸,心中不知为何多了一丝忧虑,这小子是怎么了?跟大病一场似的,哼,人类的身体就是虚弱,那个给帝尊治病的医生看来是个庸医,竟然连头疼这种小病都治不好。

妖神将?戮世摩罗喊道。

网中人反应过来,别开头,哼了一声,帝尊有事吗?

戮世摩罗一手扶额,一手敲着椅子,长吁一声,啊!妖神将,你竟然在摸鱼,我不禁为修罗国度的未来感到担忧。

网中人呛声道,担忧修罗国度?哼,帝尊有这功夫不如先担心自己吧。

戮世摩罗的手下意识从额头移到发丝上,玩了一会儿,从王座上起身,走到网中人的跟前,凑到他的耳边,歪着头小声道,爱将说的没错,内忧外患实在是让人头疼,爱将,我们不如和好吧?

他的声音带着软绵绵的鼻音,听起来像在撒娇。

曼邪音轻咳了一声,感觉看戏捧的瓜掉在地上了。戮世摩罗一手按在网中人的肩膀上,听到她的声音,伸头问道,闼婆尊,你怎么还在这?曼邪音一头雾水,她不在这,那她该去哪里?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鬼玺没找到,那就继续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当然,鬼玺找到之后立马交给我,要留心咯,这可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网中人发呆,不代表她发呆,曼邪音确定他方才没有讲这句话,分明就是想打发人走!她还不稀罕待在这瞎眼睛呢。

只剩下两人,戮世摩罗作势欲靠在网中人的肩上,网中人捏着他的衣袖甩下来,哼道,帝尊,请不要轻佻了。是怎样?会少块肉哦。戮世摩罗继续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网中人继续甩下来,你来我往,像三岁孩童一样玩起来了。

小子!网中人抓住他的手。

戮世摩罗伸出另外一只手,网中人及时钳住,小子,信不信我把你捆起来。

戮世摩罗使力抽出手,后退两步,脾气上来了,你究竟是想怎样?整天不说话,以为哑巴这份职业很有前途吗?我和你妥协,你还摆着这幅臭脸。

网中人若是生气,早就离开了,否则,帝尊以为现在和你讲话的人是谁?看着戮世摩罗气圆了的腮帮子,网中人移开视线哼道。

戮世摩罗揉着鼻子,挑着眉毛,哦了一声,是么,哎呀,看来是我小心眼了。

是你太幼稚了。

小子惹人生气的嘴巴,从没停止过,以前有很多人分担,现在就剩下他与曼邪音了,所以,千万不要生气,但挫挫他的锐气还是必须的。有句话叫做,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戮世摩罗碎碎念道,讲到幼稚,爱将,与你们相比,我根本就是个孩子嘛,幼稚一点不应该吗?网中人看着他片刻不知休息的嘴巴,很想用蜘蛛网给封住,及时打断他随时延伸出来的话题,网中人开口道,说点正经事吧。

我一直都很正经啊。

有人找上我了,是一个黑影子。

戮世摩罗拧着眉毛,哦了一声。

你一点都不意外吗?网中人哼道。

老实讲,就算你突然把我杀了,我也不意外,毕竟你这几天脾气很差,他……对你说了什么。最后一句话,夹杂的不安慎入到网中人的眼底。他忽然拉住戮世摩罗的胳膊往怀里送,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不仅让戮世摩罗大吃一惊,也让网中人大吃一惊,听到戮世摩罗靠过来无意中发出的小声呻吟,像被电了一样,突然炸了毛似的松开了。

刚刚纯粹是身体最原始的冲动,他不明白,他只想将眼前这个人拥入怀中,消除他的不安。那个黑影必然做了一些事,让他们之间产生隔阂,他是知道的,他不该受到影响。无论戮世摩罗怎样看他,他从来都是网中人,是守护他的剑。别说让这小子杀他,他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自己。

帝尊,我很让你不安吗?他问,这句话恐怕是他有生以来说出的最温柔的一句话了。

戮世摩罗没回答,他还未从刚才心悸的余韵中反应出来。网中人见状,哼了一声,径直从他的身边走开了。

爱将!等等我!

网中人走的飞快,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陌生的街道中,魔也是要生活的,魔的街道也是很热闹的。网中人一眼就看到一家医馆,忽然想到什么,左看右看没看到小子追来,就捻手捻脚地走进去了。

那大夫不认识他,这种过着平常生活的魔都不认识他。

网中人四处张望,很像要抢劫的贼,大夫捋着胡须,心道这靠近魔殿的地方,应该没有什么魔这么大胆,便走上前,问道,客官是哪里生病了?

你才生病了!

网中人咳了两嗓子,压低声音问道,你这儿,有没有专门治头疼的药?明明以前就有给小子找大夫的经验,为什么现在这么的畏手畏脚,这不是网中人的作风!真是难以理解。

大夫问道,是什么人生病了?男女老少,具体什么症状……网中人一听,头就大了,治个病这么麻烦,所以说,人世虽然哪里都不好,但是医生还是很靠谱的。他是从曼邪音的口中得知那小子头痛的事情,具体什么样的头疼法也不清楚,因此只能将事情说个大概。

大夫吹着胡须,叫道,什么叫做骨头剧烈生长的后遗症,你不讲清楚,怎么开药方?你最好将你那位朋友带过来。

庸医!连头疼都治不好。

随便开药弄死了怎么办?咋地,你想医闹吗?告诉你……

哼!

13.

就这样过了好几日,曼邪音没找到鬼玺,倒是在郊外发现了古怪。

黑漆漆的深坑,用枯枝随意掩盖着,竟然到现在都没人发现,她若是没有扩大搜查范围,只怕也疏忽了,这弥漫出来的黑气令她心生畏惧,因此没有轻举妄动,丢进去一块石头,半晌听不到声音,最后便将此事禀报给戮世摩罗。

戮世摩罗与网中人对视一眼,知晓这一定与那个黑影有关,因此很快就过去了。

他们去到的时候,周围看守的魔兵已经昏迷了,救醒几个,问了问才知道他们因为内心无法抵抗这种强大的腐蚀,而陷入的昏迷。

网中人哼了一声,丝毫不惧,走到洞口跟前就要跳下去,被戮世摩罗看到,连忙扑上去,大惊失色道,你不要命了?!

区区一个洞口!

那你知道它是通往何方呢?如果你再也回不来呢?

网中人心道有这么严重吗?小子一般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就算是车拼时输了,也会淡定地说中计了,这次怎么表情这么凝重?莫非,他知道些什么。

戮世摩罗吩咐道,先用术法将此地封起来,再派人在远处看守,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再来处理。

这事过后,戮世摩罗本欲回去,愣是被网中人拐到了外面,戮世摩罗脸上浮出一丝意外,原来魔世也有这样的地方。网中人奇怪地问道,帝尊,你这帝尊当得丝毫不称职啊。

戮世摩罗咳了一声,嘴角弯出一道弧度,爱将,你越来越会吐槽我了。

看到有魔在卖糖葫芦,戮世摩罗哧溜一下跑上去,挑了两根最大的,递了一根给网中人,说道,这是帝尊请你的。

网中人接过来,手里黏糊糊的,看着戮世摩罗咬上一口露出陶醉的神色,网中人不禁心道,果然是小孩子心性,幼稚!心里这样想着,嘴巴已经咬了上去,酸甜酸甜的,而且还糊了一嘴的糖稀。

给钱啊!戮世摩罗说道。

网中人沉着脸,半天没动静。

戮世摩罗脸一黑,说道,别告诉我,你也没带钱。网中人哼声道,网中人几时出门需要带钱了。是的,您老是直接吃血元的。

那卖糖葫芦的是个老头儿,看起来年纪非常大了,耳朵应该也不好使,在他们面前站了好久。戮世摩罗啧了一声,问网中人,今天是什么特别的节日吗?

网中人跟不上他的思维跳跃,摇头不知。戮世摩罗叹道,哎,现在我是多么希望听到他说,啊,小朋友,今天是儿童节,或者,年轻人,今天是上元节,七夕,情人节无论什么都好,所以给你们免费啊。

网中人非常想呵呵他一脸。

看来是不可能了,所以啊——戮世摩罗掏出碎银子递给那老者,说道,幸好有些习惯还没忘记。

臭小子——你刚刚是在耍我!

戮世摩罗伸出手给他擦拭嘴角的糖稀,说道,帝尊我今天心情十分好,就不跟你计较称呼问题了。网中人也没觉得他的行为有什么不妥,这种味道吃起来还不赖,因此就伸出舌头舔了舔戮世摩罗的手。

这时,天忽然打了一道雷,要下雨了。

戮世摩罗收回手,要去买伞,网中人心道,急什么,以他的直觉,这雨下起来还得很久,这段时间足够他带戮世摩罗去医馆了。戮世摩罗说道,爱将啊,你不知道,我这头疼起来要人命,如果被淋到了,那就更疼了。

网中人哼道,待会我帮你买!说罢就带着他走进了那家医馆。

大夫呦呵一声,看不出来嘛,客官你这么凶,竟然还把人带到我这儿来了。他认为这个魔脾气这么坏,当时没把他的医馆拆掉,算有良心的了。

闭嘴!

戮世摩罗望着网中人被戳穿的窘迫样子,酝酿许久的调侃憋出嘴巴,只剩下一个字,你……

网中人哼了一声,我去买伞了,就溜走了。戮世摩罗被那大夫喊回神,才惊觉自己没有给他银子。

他大大方方地坐在椅子上,让大夫为他诊治,心道,爱将这么良苦用心,他怎么也得给点面子嘛。当然,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如果随便一个大夫就明白这其中的根源,那位医生就该自杀了。

大夫叹气摇头,说从未遇到这种情况。戮世摩罗无所谓的笑笑,掏出一块较大的碎银放在柜子上,说道,本帝尊今天心情好,赏你了。

帝,帝,帝……尊!大夫就差趴在地上了。

14.

戮世摩罗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子,她在给网中人挑伞。

没想到网中人竟然听从她的意思,选择了那把粉红色的伞!

妖神将啊,这个时候打扰到你虽然很没礼貌,但是身为帝尊,我不得不提醒你,就算你想无视这位小姐凶岳疆朝的身份,也该知道你是在为我买伞的。

他刻意强调了‘我’字。又是这种语气!网中人捏着伞一用力,伞骨咔嚓一声就断了。他身边的妖娆女子惊呼一声,可惜了,这把粉色的特别好看。

戮世摩罗觉得粉色和自己不搭,挑了一把深紫色的。那女子一副,你们帝尊的审美观很有问题的样子,推了推网中人。

网中人哼了一声,便要离开,女子忙扯住他,说道,你答应我的,帮你买伞,你陪我逛一圈。网中人甩开她的手,哼道,是你这么说的。

可是你没有拒绝啊。

哼!

真是无情啊,女子回过头与戮世摩罗搭上话,问道,妖神将对所有人都是这样吗?

戮世摩罗思考了一下,摇头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应该这么说,妖神将对所有的魔都是这样,对人嘛……至少有特例的。

她似懂非懂的哦了一声,哀怨道,我长得够不错了吧,性格也不差,妖神将这混蛋从以前到现在都没有动心过,真的是妄称蜘蛛,长了那么多眼睛,全白瞎了。戮世摩罗与她聊了起来,说道,你这话讲对了,姑娘,我看你长得这么漂亮,确实没有必要一直吊死在他身上,谁吊死在他身上算谁倒霉。

小子!网中人恨不得拖着他赶紧离开。

女子又问道,帝尊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戮世摩罗仔细想了想,回答道,漂亮的,越漂亮的越喜欢。女子切了一声,好肤浅啊。那就温柔点的吧,女子说道,好敷衍啊。

那边网中人很不自在地哼道,再温柔的人遇到像你这样脾气差,嘴巴毒的,也会被气死。戮世摩罗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说不定我会为他改变自己呢?

听到这句话后,网中人怒从心来,这小子居然说改变?为了一个女人,不是,重点不是这个,而是——这世上除了他网中人,凭什么还有其他人让他为之改变!

改变?哼!帝尊竟然为了一个女人改变自己的作风,将来会不会为了她将修罗国度拱手让人啊。戮世摩罗嗯哼一声,揶揄道,爱将啊,你这是吃醋了吗?那女子不停的点头,表示赞同。

网中人见状,愤怒哼道,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你胆敢让修罗国度——

够了,戮世摩罗打断他的话,说道,不要用修罗国度当说辞,你这么愤怒,难道不是因为……

哈哈哈,帝尊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想要几个女人,和网中人有何关系,我只是警告你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若有这天,网中人不介意再次杀你一次。

是……这个意思啊。

戮世摩罗转身对那女子说道,你看到没,我们俩到底谁脾气差,谁嘴巴毒?

女子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说道,你们的相处方式真的好奇怪,我看我还是先闪了。她还没离开,就被网中人拧住胳膊。网中人哼道,我答应你的事自然不会反悔,这伞虽然坏掉了,但是我会陪你。

真的!?

多久都没关系!

要不要我把伞给你啊,我的爱将。他这语气听起来倒像是威胁。网中人不客气地接过来,帝尊请的,网中人自当受之不愧了。

爱将,我在这等你把伞还给我啊,被雨淋湿了,我的头会很疼。

哼!网中人牵着那女子的胳膊离开了。

那妖娆的女孩儿靠的和他近了,还尝试去牵他的手,网中人下意识的要甩开,她侧身在与他说些什么,从她的嘴型似乎可以看出,她在提醒网中人要温柔,他果然就没再抵抗了。戮世摩罗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觉得很刺眼。

看着手里空荡荡的,他忽然觉得抓在手上的其实并未少过什么,但也未曾多过什么。

15.

雨,终是下了。

空等这许久,未见他来,戮世摩罗从炸裂的疼痛中惊醒,网中人并未许诺来找他啊。小贩问他要不要买一把伞,他摇头说,他有伞。

小贩觉得他的脑子有问题,站在雨中淋,还说自己有伞。

那雨不大,在人世被称为细如牛毛的春雨,戮世摩罗视线斜向那小贩,颤抖的睫毛扇合间挂着雾水,看的那小贩眼睛都直了,这年轻人就算脑子有问题,长得倒是挺不错的。

戮世摩罗问道,你听不懂我的话是不是?

什么嘛?简直有病。

戮世摩罗扯住他的衣领,吼道,你听不懂是不是,我讲得话,你听不懂吗?你是弱智吗?还是讲,这就是你的意思?

那小贩被他勒的脸通红,喘不过起来,双手抠着他的衣袖。

你听不懂人话吗?

小贩用尽最后的力气点了一下头,戮世摩罗才松手。他随意拿了一把伞,丢下碎银,留下一句,我确实病了,离开了。

他很久没再踏足那个人的住处,满园的竹林铺着鹅卵石,相当别致的隐居之地。那医生颇为年轻,躺在摇椅上正在闭目养神,一睁眼看到他悄无声息的站在面前,瞪大了眼睛,问道,你是鬼吗?

戮世摩罗哼道,如果人死了变成鬼的话,那我很快就变成鬼了。

医生看到他湿漉漉的样子,蹙眉责怪道,你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

戮世摩罗收起伞坐在一旁,开门见山地说道,我的头——最近疼的十分频繁。医生给他弄了药,让他服下,感慨道,是你最近太伤神了吧,虽然当帝尊是苦了点,但你最好还是不要想太多。

灌下温热的苦药,戮世摩罗扶着脑袋说道,不动脑子,是等着脑子生锈吗?

你说是,那就是呗,让自己痛苦的人是你。

痛苦吗?如果痛苦,他为什么舍不得放下。看着捣鼓药草的年轻人,戮世摩罗忽然开口问道,你知道妄念吗?

那人摇头不知。

戮世摩罗尽可能的将这种被执念创造出来的虚影,说给他听。医生细思一番,从记忆中搜刮出一个故事,那是很遥远的一个传闻,一个女子非常思念她那远方打仗的丈夫,别人都告诉她,她的丈夫死在战场里了,但是她不信,于是某一天,她的丈夫出现了。

也许她丈夫真没死呢,戮世摩罗说道。

她的丈夫是她亲手入殓的。那医生唏嘘道,不过这都是传闻,太久远了。不过你突然问起这个——

我的房内,有另一个网中人。

那医生忽地站起来,说道,不可能!我已对你的头脑做过修复,你的执念不可能存储下去的,就算你能产生妄念,网中人还活着,怎么可能出现呢?

关于戮世摩罗的头疼是何种原因,他没有明说,因为他当时确实是因为魔之甲的缘故来到这里的,经过大夫的有心误导,所以曼邪音就以为这一切都是因巨骨症引起的。实则是因为,他无法控制心中的野望,只好拜托这名大夫对自己的大脑动手了。

不愿根除,只要虚弱,因此留下了头疼的病症,当他的念想积累的越来越多时,头就越来越痛了。

网中人回到卖伞的那个地方,那小贩早就不在了。没见到那小子,网中人既生气又觉得好笑,回去后发现那小子撑着一把伞慢悠悠的转圈。

帝尊不是说等我吗?

下雨了,我为什么要等?我看起来像白痴吗?

你的伞!

妖神将啊,你竟然没将伞留给那位美丽的姑娘,真是没有人性。

哼!网中人自当将她送到可以避雨的地方。

看来,妖神将你也学会了温柔。


评论
热度(21)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