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强强】网中人X戮世摩罗丨妄念【2】

有点长,将就着吧/暗恋梗,狗血,慎。

6

策君自从被戮世摩罗打包‘送’去暗盟,就再也没回来过了,因此很多事情都压到了曼邪音的身上,她也乐意如此,或者说她刻意让自己忙碌下去,不用回想三尊在一起峥嵘岁月。

网中人找上曼邪音问道,你都不介意小子的事情吗?曼邪音正在调查数日前不明人士潜入魔殿一事,对上网中人那着急紧张担忧还有一丝恼怒的神情,十分的讶异,什么事情?网中人气愤道,还能有什么事情,就是帝尊说的那个女人。

曼邪音像看傻子一样盯着网中人,帝尊说的这话,你竟然相信?网中人一怔,顿时觉得自己这几天的担忧全喂了狗,戮世摩罗这个小子满嘴废话,随便说的话,他竟然当真了,自己这是怎么了?曼邪音忽然冒出一句话,妖神将,你该不会也对帝尊……

什么?

不,没什么。曼邪音摇摇头,觉得不太可能,便离开了。

虽然觉得小子说的话绝对是假的,但网中人仍想确定戮世摩罗的房内是不是真的有人,这种想法就像种在他心里的种子一样,慢慢发芽了。戮世摩罗越是不让他去看,他偏要去,于是某个风高夜黑的夜晚,网中人偷偷溜进了戮世摩罗的房内,躲在帷幔后,悄悄地观视着。

戮世摩罗趴在桌子上,浑身跟没骨头似得,他的头痛症又犯了,忙喊道,爱将,来帮我揉一揉头。网中人心道,他竟然发现自己进来了,正准备现身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那个人顺从地来到戮世摩罗的身后。

网中人心头浮现无数个念头,但在看到他伸手抵到戮世摩罗的太阳穴的时候,所有念头汇聚成一点,那就是做掉这个赝品。他的杀意毫不掩饰,戮世摩罗转身便已发现他的蛛丝飞来,脸色顿变,立马出手阻挡,拉着‘网中人’护在一旁。

网中人看了一眼被戮世摩罗护在一旁的那个赝品,视线最终定格在戮世摩罗还未松开的手上,觉得刺眼极了。很多时候,网中人的脑子只要稍微往那方向一想,便能想通很多事情,但是他的脑子里偏生就装这根神经。

突然抓包,戮世摩罗无比庆幸自己没干出什么出格的动作,他看到网中人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咳了一声收回来。爱将啊,你是蜘蛛还是猫啊?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解释清楚!网中人几乎是咬着牙问出来的。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有人送的,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挺有用的,捶背揉腰很舒服。

小子你是不是想找死?你难道不知道有阴谋者在针对你吗?把弱点暴露在来历不明的人面前,帝尊,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了?

戮世摩罗就知道他一定不会去想,为什么送给他的会是‘网中人’,不是其他人。而自己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思,将这样一个与他一模一样的魔留在身边。他撩着额前的长发,歪着头凑到网中人的跟前说道,爱将原来是在担心我的安危啊,真不亏是摩罗身边最贴心的魔。

网中人看着他凑近的脸,下意识的将目光落在他的唇上,这张嘴怎么能说出这种毫不在乎自己生死的话来?他忍着想要暴揍戮世摩罗的冲动,哼道,小子,看来你是真的想找死,那还不如让我亲手了结。

戮世摩罗若真的这么轻易就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他没有给自己做出任何的辩解,忽然说道,虽然他是危险品,但是因为和爱将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舍不得。

帝尊,他不是我。

戮世摩罗失望地呵了一声,我当然知道,他若是你,那你又是谁?

哼,既然知道,帝尊你就利落点,要不然,那就让我来处理。话音刚落就要动手,戮世摩罗抓住他的手拦住,调侃道,自己打自己,你也下得了手。

他当然下的了手,这个人除了脸,哪地方像自己了?网中人就该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网中人,无论是谁冒犯他,都该死。戮世摩罗自己不处理,又不让他动手,留着这么一号不明身份的危险人物留在身边究竟是想做什么?

帝尊,难道就因为这张脸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就可以把他当做我吗?莫非帝尊认为网中人就该像个木偶一样,完全听从你的指挥?屋内顿时安静下来,戮世摩罗松开他的手,良久才错愕地反问道,妖神将,你竟然是这么认为的?

网中人问道,要不然呢?小子,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你担心我会离开,但网中人要告诉你,不要将网中人看轻了,网中人答应过你的事情从不会食言。

是的,只要永远保持这个现状就可以了,他不会离开。一旦有什么改变了,谁也无法预料结局将是怎么样。

网中人见他没动静,忽然抓住他的衣服,问道,你究竟是为什么,不信任我?

戮世摩罗掰开他的手,弹了弹被扯过的衣服,爱将啊,你的忠心我收下了。是的,你不会离开,但只会远离,那是比看不到更可怕的结局。这意外涌现的不该萌生的情感,就该被扼杀在看不到的黑暗之中,却偏又如同雨后春竹,反反复复。他厌恶这样的自己。

他走到‘网中人’的面前,皱着眉头审视着,手中凝聚一道力量,慢慢伸向‘网中人’的脖子,‘网中人’本来是低着头的,似有感应般抬起了头。戮世摩罗看着他的鼻尖看着的嘴唇,那凝聚力量的手最终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替他整理了下衣襟。

那个人太了解他了。

如今敌暗我明,我留他自然有我的目的。他转身说道。

他的动作是那么的熟练,就好像练习了很多遍似的。网中人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几个画面,顿时气血翻涌。小子!修罗国度里有我没他!他不知道这突如其来的膨胀杀意是因为什么而产生的,他只要知道他要除掉这个碍眼的东西,立刻,马上。

7.

他的速度极快,翻掌间蛛丝已经飞出,戮世摩罗猝不及防被他用蛛丝裹住,而另一道蛛丝已然穿透他身后那人的肩头,顿时鲜血渗出。熟料,与此同时的网中人亦捂着右肩向后倒退数步,曲腿跪在地上。

他低头看着肩膀处向外渗出的鲜血,整个魔都是崩溃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会反伤?

霎时间,戮世摩罗的脑海里浮现黑影子说的话,杀了网中人,就会有一个全新的妖神将在你的身边。

简略地为自己止血后,网中人来到那个人的面前,似要看出个什么奥妙出来。‘网中人’虽然右肩受了伤,但是仍然一动不动地站着,仿佛眼前只有空气。

不敢再轻举妄动,网中人将左手搭在他那受伤的右肩上,这简单的一个动作,瞬间牵动了他自己的伤势,整张脸因为疼痛,而布满冷汗。这种小伤他本不放在心上,却没想到因为受伤的人没有功体护身,剧烈的疼痛反伤到他身上,是这么的难受。

戮世摩罗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震碎蛛网后走了过来,捏了捏那个‘网中人’的脸,问道,你有感觉吗?网中人摇头,他使劲的捏,网中人还是没有感觉。

难道只有本人动手才会有感应?这么想着,戮世摩罗又在‘网中人’的肩伤处拍了一下,网中人倒吸一口冷气,吐出一言难尽的两个字,小子!

看来只有受了伤才会有感应。他看着网中人,不禁一阵后怕,网中人,你真该庆幸我没有动手,否则……

网中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无端就多了这么一个弱点出来,哪天若是有人看自己不爽,只要弄死这个冒牌货,他这个真品就跟着倒霉了。送赝品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莫非和自己有仇?

戮世摩罗摇头,若是和你有仇,你早就重生了。这么一尊冒牌货在两人面前,成了烫手山芋。敌人在暗,他们在明,只能见招拆招了,网中人觉得放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物留在身边,始终是一个威胁,因此提议戮世摩罗将冒牌货给关起来。

但是戮世摩罗不同意,他觉得这个冒牌货放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网中人更加危险,另一个原因么,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网中人的。看着‘网中人’的肩胛上血窟窿还在往外冒血,戮世摩罗觉得再不处理一下,这家伙就要嗝屁了。

看到那小子运功为他止血,网中人哼了一声,心情更差了,他不想看到这个画面,对戮世摩罗说道,你自己当心,不要被赝品做掉了,说完就要离开。

戮世摩罗连忙扯住他的衣角,问道,你的伤势不需要处理一下吗?网中人甩开他的手,你还是帮他处理吧,这点小伤对妖神将而言算得了什么?戮世摩罗愉悦地呦了一声,爱将,你这种语气好像在吃醋哦。

网中人反捉住他的手,拉近两者之间的距离,冷声道,帝尊可要好好地保护他,不要让他死掉了,免得连累到我白白送命,网中人不保证下一次醒来是不是还会记得修罗国度,记得你。

气话说完,啪的一声,甩掉戮世摩罗的手,愤怒地离开了。

他是越来越看不明白这个小子了,这究竟是算什么?他难道看不出自己在关心他吗?一次这样,两次也是这样。

戮世摩罗喂了一声,究竟我是帝尊还是你是帝尊?真是没礼貌。那边,‘网中人’指着伤口道,主人,疼。戮世摩罗看着他,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才好。

网中人就任凭自己身上的伤势恶化,甚至还有意拖延伤势自愈,他掩饰的极好,开会时候完全看不出来。戮世摩罗盯着屋里那只‘网中人’若有所思,最后还是为他上药,网中人看到自己的伤口慢慢复原,心口的气越烧越旺,忍不住爆粗,玛德!

曼邪音看着两人越来越僵的关系,生怕网中人又要闹出夺权的戏码,网中人冷笑,我是那样的魔吗?曼邪音不想被他的怒火波及到,不想再管这事了,但帝尊的安危是最重要的,因此叮嘱网中人说道,帝尊自有想法,你不要乱了方寸。

想法,什么想法?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既然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安危,我又何必关心。嘴上虽然这样说着,他的人已经来到了戮世摩罗的屋内。

8.

小子在看书,修罗国度的藏书。那个冒牌货竟然还帮他搬书!

越想越生气,网中人买些酒,找了个地,拿着一些不长眼的低等妖魔出气,最后拿他们的血肉当下酒菜,把自己弄得是满身血腥。

黑影找上了他,说,你就要死了。网中人嗤笑一声,说道,你遇到我才真的是死定了,你就是那个阴谋者吧,胆子不小,死来吧!

网中人的攻击对黑影无效,他无视网中人的怒火,他继续说道,戮世摩罗会亲手杀了你。网中人觉得自己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话,他是网中人,是小子最不可能杀的人。

黑影嘲笑道,你是对自己太自信,认为修罗国度缺你不可,还是自以为对戮世摩罗很了解,认为他可以容忍你的一切。网中人笑的狂傲,翻手间飞丝盘旋,散落在四周的酒坛子顿时四分五裂,空荡的山谷里满是他自信的回音。

你错了,是戮世摩罗那个小子他缺我不可。

戮世摩罗从不掩饰网中人对他自己的重要性,就如同网中人也从不掩饰戮世摩罗对他的重要性一样。小子给自己选择的路是一条荆棘之路,若是没有他在身侧,一定会被扎的满身是刺。而他在前进的分叉路口上,变了道,改了步伐的轻慢,和那小子走在了一起。

这是他的选择,也是小子所希望看到的选择,直到现在,他们已经习惯了有彼此搀扶,又会怎样舍弃另一方呢?

黑影说道,你的帝尊没有告诉你吧,只要你死了,他身边的那个人将会继承你的一切,成为全新的妖神将,一个完全受他支配的妖神将。网中人呵斥道,你若想与我们开战,那就大大方方的站出来吧!修罗国度从不畏战,不用再做无用功挑拨我与帝尊之间的关系了。

影子像是猜透了他拼命给自己加注在戮世摩罗身上的意义,讽刺的冷笑道,戮世摩罗需要的是妖神将,而非充满着不定因素的网中人啊。

诡辩。

你心慌了。

网中人就是妖神将。

可妖神将不一定是网中人啊,影子笑的肆意妄为,见他已有动摇,再添上一把火,你若不是妖神将,何以让戮世摩罗看重,你若不是妖神将,戮世摩罗早就在你背叛他之时,就将你诛灭。

网中人心中的杀意攀升,背叛?真是笑话,他那个时候本就不服小子,何以用背叛一词。他盯着影子说道,帝尊要的是魔世天下,岂是你所想的无谋之辈,他需要我,需要……

需要什么,你不敢说出来,还是怕说出你自己都不愿承认的真相。

他需要我的力量。

不,他需要的是妖神将的力量,你已经发现了不是吗,现在的你已经让戮世摩罗产生了不安全感,而他已经有了新的选择,他将拥有一个新的妖神将,而非你网中人。

网中人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以为那个来历不明的赝品能替代我吗?黑影呵呵笑了一声,网中人,你还是不够了解你的帝尊啊。

戮世摩罗起初以为那个黑影是凶岳疆朝派过来的,但是当他发现那个人对自己太熟悉之后,就将这个想法排除了。

难道是来自修罗国度?

修罗国度的藏书几乎被翻了个遍,也没找到有用的东西。魔世的种族实在是太多了,尤其是修罗国度,这种只用影子就可以交流的族类,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只有影形,但是这个和他对着干的人一定不是影形。

这个影子无视他的任何伤害,就仿佛没有实体一样。书中没有记录过这种人,他问过曼邪音,她也没见过这种族类。也许他该派人去问问公子开明。

他的目光渐渐地移到‘网中人’身上,‘网中人’似有感应,来到他的身边,喊了一声,主人。戮世摩罗挥手让他离开,此刻的他不想被打扰,脑子高速运转,在想那个阴谋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杀了网中人就可以得到一个全新的网中人,这种话他除非是脑子被牛撞了,才有可能相信。他的目的不是网中人,那么只有牵扯其中的自己了。

而对方若是想杀死他,大可也如法炮制出一个‘戮世摩罗’,但他没有,是没这个能力呢,还是他的目的本就不是杀死自己,又或者是他无法杀死自己?

在中原遇到的元邪皇,也知道这件事,可元邪皇明明就已经死了啊。这其中到底有何牵连?哎,真是头疼,戮世摩罗揉着头。就在他苦思的时候,那道黑影出现了,戮世摩罗哼了一声,你当这是你家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9.

黑影来到戮世摩罗的跟前说道,你杀不了我不是吗?戮世摩罗冷冷地说道,说的好像你能杀死我似得,我知道你的目的了,表面上你是想让我杀了妖神将,实际上你是想让他杀了我,对吧。

黑影啧了一声,戮世摩罗,你当真对我说的话一点也不相信吗?你难道以为他是我创造出来的吗?

难道不是吗?

我没那个能耐,我的目的只有鬼玺。

戮世摩罗掏了掏耳朵,惊讶道,我没听错吧?鬼玺?你应该去找邪神将啊,你们的信息多久没有更新了?没听说你爸回归修罗国度靠的是实力吗?

黑影呵呵笑道,最不可能的地方就是最可能的地方。

看来这个人是笃定鬼玺就在修罗国度这座魔殿内,戮世摩罗打击道,就算你有鬼玺也号令不了修罗国度。修罗国度现在的权威,正是我,戮世摩罗。

既然鬼玺对你无用矣,交给我何妨。

我们很熟吗?

我已经送给你一个礼物了。

为什么总有那么几个boss想送礼物给他,戮世摩罗看了一眼‘网中人’,心道这个礼物非常烫手啊。黑影呵呵道,我会杀了他,网中人就会死。

网中人必然不是黑影的目的,他也不会真正对网中人动手,他这是威胁,戮世摩罗最讨厌被威胁了。

他毫不在意的回答道,那你就动手啊,反正网中人死了还能活。

网中人刚走到屏风,就听到了这句话,脚步停了下来。记忆中那个人是怎么说的来着,他说,网中人,你还真是为我赌命。

戮世摩罗表态之后,黑影讥讽一句,很好,便消失了。

来无影,去无踪,真是麻烦啊。

戮世摩罗一招手,‘网中人’立马来到戮世摩罗的跟前,低着头喊了一声主人,这哪里是网中人?除了这张脸,哪里像了?

一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一个弱点捏在别人的手上,戮世摩罗恨不得立刻摧毁面前这个人。偏偏这个弱的不能再弱的东西竟然和网中人的生命挂钩。他解开‘网中人’的衣服,看着他的伤口碎碎念道,网中人若是像你这样,就该跳沉沦海自尽了。

随后,去里屋拿药了。

网中人转身离开,他忘了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就这样吧,好像没什么错,如果他这么弱,根本不配成为妖神将。他同样也是因为觉得那小子够资格成为帝尊,才与他做同路人的,是的,都是这样的。

次日,戮世摩罗吩咐曼邪音与网中人,让他们派兵搜查附近是否有鬼玺的下落,先前曼邪音提到有人在修罗国度境内寻找什么,恐怕就是那个黑影子所为,他要抢占先机,才免于落下风。

网中人从他身边经过时,戮世摩罗喊住了他,妖神将。网中人只当没听到,继续前进。戮世摩罗拉住他的衣角,你耳朵聋了吗?我的爱将。

网中人哼道,谁是你的爱将?

那,爱妃?

你是男女不分还是发情了?

我男女不分?我看你是长得男女不分吧。

这话有点重了,但话已出口,戮世摩罗不打算收回。

网中人沉着脸冷声说道,帝尊不要妄想再挑战网中人的耐心。戮世摩罗松开手,问道,妖神将的耐心也有用尽的那一天吗?

对你,已经快没有耐心了,网中人如是回答,帝尊如果没有其他事吩咐,他要去找鬼玺了。

就像无数次梦到的那样,这个人站在高峰上,夜风吹散了他的长发,他远远地看着自己,冷静地说道,小子,收起你那令人厌恶的眼神,网中人对你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问,你不是答应我了吗?永生永世。

现在的你配得上网中人的永生永世吗?你要的起吗?

那,一世可不可以。

那人久久无言,随后,他的耳边传来不用言明的大笑。抬头时却发现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10.

曼邪音问网中人,又吵架了吗?网中人哼道,他有那么闲吗?曼邪音叹气道,你就当这是帝尊被入灵被控制留下的后遗症吧,反正咱们修罗国度里,也只有你能和他讲两句。

网中人可惜道,那该将策君召回来,我才懒得浪费时间在他的身上。

你已经把自己浪费在他身上了啊,曼邪音说道,当初不知是谁一复生就去找他呢。网中人思绪飘向久远前的过往,似乎将那段回忆又观澜了一遍。

他对曼邪音说道,网中人从未做过后悔的决定,但是选择他并不代表选择他的一切,只要那小子让我不满意了,我会杀他。

你当真会杀他?网中人不答。被伤了的人究竟是谁呢。

曼邪音叹气道,帝尊他真的已经很好,很好了。

这一点,网中人比谁都清楚。但是那小子……他们生生死死走到现在,真的只是因为他是妖神将吗?只是因为他是为他披荆斩棘的剑。可是他本来就是为那小子冲锋的剑刃啊,他认可的从来也只是那小子口中的魔世天下,仅仅如此。

只有如此。

曼邪音打断他的思绪,问了一个网中人从未想过的问题,她说,妖神将,假如帝尊要回到中原不再东伐西战,你还会跟着他吗?

不可能!网中人回答的干脆,复又加上一句,那小子不可能回到中原。你为什么这么问?

曼邪音回答道,我只是在想,这偌大的魔世里,可只有帝尊一个是人族啊,他应该会想他在人世的亲人吧。她时常一个人,空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想着三尊在一起的日子,而帝尊待在魔世这么久,真的不会想起曾经吗?

网中人讽刺地笑道,帝尊在人世的亲人,你指的是他们吗?哈。

你知道什么是无法割舍的存在吗?

已经割舍掉的就代表可以割舍,无法割舍的是他与修罗国度,他与我们。

可是你刚刚还说只要他改变了,你就不会再选择他不是吗?

他不可能改变,所以这个问题自然不成立。

曼邪音笑了笑,说道,也是。他自然是不会离开修罗国度,但改变嘛,总是有的,你没发现罢了,他若是有其他方面的改变,你……也不会放下他吧。

网中人思索她话里的意思,闼婆尊,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曼邪音摇头,换个话题,问道,妖神将,你一次次的重生,血液里流淌着的对情感的认知,真的变得越来越淡了。你真正明白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吗?

你们女人在乎的这种浪费时间的事,对网中人来说,不重要。

曼邪音仿佛看到了结局,不再说下去。

戮世摩罗回去后,‘网中人’听到声响来到他的身边,仔细端详着他的容貌,戮世摩罗心中忽然产生一个念头,这个罪恶的念头甫一产生,就被压下了。

他要的没那么多。

对,维持原状就好。揪出阴谋者,杀死他,就可以了。

秘密就永远是秘密。

爱将,你说对不对啊。戮世摩罗的手覆上‘网中人’的脸上,随后取下了他的面具,丢到地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与他对视。

主人。

别叫我主人,叫我……小子吧。

小子……

不对,你的语气不对,要用点劲喊,再来。

小子。

就当做个梦好了。

呵呵呵。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

你会不会看情况啊?戮世摩罗生气道,晚来一会儿不行吗?真是扫兴。

呵呵,杀了网中人吧,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评论(2)
热度(21)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