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强强】网中人X戮世摩罗丨妄念【1】

暗恋梗,狗血。慎。脑抽之下的产物。酸爽来一发!

【1】

七情六欲是戮世摩罗的人之常情,却不是网中人的魔之常情。

网中人不辞辛苦寻到他之时,他内心无法抑制的怡悦就像海潮一般,一浪高过一浪。魔说,你对我的承诺没有实现,代价你承受不起。

戮世摩罗惯常的轻佻说道,那就以身相许,爱将意下如何?魔看着他这副嘴脸,哼了一声别过头,终是没出手揍他,也没转身离去。

有了网中人在身边,戮世摩罗心情变得格外愉快。他以为这条路如能这般走下去,哪怕看不到目的地,也足够欣慰了。

与一个魔相伴一生。他短暂的一生,魔的永生。

网中人内心里虽然总是小子臭小子的称呼戮世摩罗,但对他的礼貌还是有的,无论何时,回答问题都会微低着头,戮世摩罗便是趁此机会盯着他看,他能看发呆到网中人唤醒他。

面对网中人的疑惑,他会调侃到网中人愤然离去,他的那张嘴是他最好的利器,以及伪装。网中人不懂他的心思,戮世摩罗也不会给他机会让他懂。

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就像百年陈酒一般,酿着醇香,而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却像慢性毒药一样,腐蚀着灼热的心。戮世摩罗扶额,这头有点痛了。网中人疑惑地问道,小子你怎样了?戮世摩罗轻佻道,爱将啊,你来亲亲,我就不疼了。

哼!网中人心道,我会打到你跪下求饶。小子言行轻佻惯了,网中人不当回事,这无碍于他们攻城略地的计划。

看到网中人离开,戮世摩罗靠着王座,绕着那一撮长长的发丝心道,日子不能清闲了,一闲下来,他的脑子就会想一些有的没的。和凶岳疆朝就是这么打起来的,网中人摩拳擦掌,领着大军就这么去了。

戮世摩罗没多久也去了,然后看到最不想看到的一幕。他的头更疼了,他对网中人说,妖神将啊,给你一点时间处理下个人感情问题,然后回来见我。

网中人皱眉,心道他这是被小子误会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小子喜欢调侃,和他较什么真。

那位妖娆的小美人儿轻蔑地呵道,这是你的帝尊?网中人哼了一声,收起你这轻视的语气。好啦,我错了,女人作势欲攀附网中人的肩膀,被他躲开。他其实不记得这名女子是谁,他遗忘了太多。

【2】

网中人回来时,戮世摩罗安静地坐着,将自己融入了黑暗,网中人以为他在等自己,走到他身边咳了一声。

戮世摩罗明显颤了一下,他没注意到网中人的到来,咬着指甲,吸了一口气,啊,妖神将,你回来了啊。

网中人开口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戮世摩罗哦了声,我们修罗国度崇尚恋爱自由,放心,你要联姻也是没问题的,说不定还能把凶岳疆朝陪嫁过来。

网中人哼了一声,他不喜欢戮世摩罗一直针对此事,能容忍臭小子的满口废话,是他已经习惯了小子的轻佻。戮世摩罗站起来,他与网中人站的很近,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的到,网中人本能地扭过头,错开一段距离

。戮世摩罗眼神闪烁着不明的哀伤,随后又被掩藏起来,他问网中人,知道我为什么会赶往这里吗?就是因为你的效率太差了,这么久还没打完,小学生谈恋爱都知道要合理分配利用,你可不要耽于此而误了我们的大事啊。

网中人打断他的话,终于忍不住了,拔高声音说道,你有完没完?这是网中人找到戮世摩罗之后,第一次与他吵嘴。戮世摩罗显然被他吓了一跳,但是他眯着眼睛,网中人死死的盯着他,却看不到什么多余的表情。

不欢而散,戮世摩罗看着时间不早了,准备去休息,起身的瞬间,顿感一阵眩晕,踉跄着差点摔倒。

戮世摩罗来到之后,战事很快就结束了,快的让网中人几乎以为自己效率的确很差。戮世摩罗拍着他的肩膀,我们回去吧。网中人回去之前被约出去了,那个女人似乎真的很喜欢网中人,但网中人确定自己真的不喜欢她。

你好无情啊,就这么忘记了我们的曾经,她说。网中人猖狂地笑道,既然是被遗忘的,那就不是网中人眼中重要的事情。好吧,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我以为这样能骗到你呢。祝你一路顺风,来个爱的抱抱怎么样?女人笑嘻嘻地问道。

网中人觉得她的语气让他很熟悉,没错,小子就是这样的,难怪这几日,他虽然不喜欢她,但还有耐心和她交流。他这么想着,那女子错以为网中人是默认了她的话,她伸出双臂从后面拥抱住,轻轻的,还未等到网中人推开,就松手了。

离去的时候她对网中人说,凶岳疆朝随时欢迎你来做客啊。网中人转身一看,戮世摩罗就在不远处逆着光看向这边,网中人加快步伐去找他,不过戮世摩罗更快的离开了。

回程速度变得慢了,网中人等着他问自己的事情,他会耐心地对他说,不是你看见的那样,甚至还会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一遍。但,戮世摩罗没问。

修罗国度,曼邪音终于将他们等回来了,说中原来了一封信给帝尊。戮世摩罗拆开看了看,沉吟一声揉成团,扔了出去。帝尊,是发生什么大事了?曼邪音问。

一张请帖而已。

【3】

戮世摩罗孤身来到了中原,参加一场婚宴。他没带任何魔就离开了,曼邪音有点担心,他让网中人跟着保护帝尊。网中人正在气头上,当然不愿意。凭什么让我去?那小子回人世就回去吧,他若没能耐死在人世了,那也不配当修罗国度的帝尊了。

曼邪音嘲笑他,帝尊怕你出事,明明身体有伤还去边界找你,你呢?难道就一点不关心帝尊吗?网中人抓住她的胳膊,惊道,你说什么?曼邪音回答道,数日前有人传递虚假消息,说你在边关重伤,否则你以为帝尊为什么这么急着赶去边疆。

网中人摇头,我不是问你这句,你说,帝尊身体有伤?曼邪音自知说漏了嘴,想要离开,但是被网中人抓的死死的,她指指头道,帝尊的头。

怎样了?

帝尊天生患有巨骨症,曼邪音说。但是已经被治好了,网中人急于接话道。看到他紧张的劲,曼邪音终于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将清楚,帝尊穿过魔之甲,但是魔之甲破裂了,魔之甲只有巨骨症患者可以穿,但是帝尊的巨骨症已经治好了,你还不明白吗?

网中人错愕地摇头,他不明白,他什么都不知道,不,他根本没想过这其中的关联。

帝尊他本欲在人世修复魔之甲,否则你以为他会等到你去找他吗?可是他跟着你回到魔世了,曾治好帝尊巨骨症的那名医生说,帝尊的头疼已经是他付出的最轻的代价了。

网中人浑浑噩噩地来到了人世,戮世摩罗没告诉他们自己要去哪里,所以网中人只好去戮世摩罗可能回去的几个地方找他。黑白郎君看到网中人时,照例以哈哈哈作为开场白,网中人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儿。他去的地方可是正气山庄啊。

黑白郎君哼道,你都能来,为什么他不能来?网中人哼了一声,他是来找人的,否则他怎么可能来这个地方。黑白郎君哈哈道,你能来找人,他就不能来找人吗?

黑白郎君摇着羽扇,十分的狂傲,网中人心想,如果他不离开,他们两人绝对能呛声呛到天亮。黑白郎君似乎忘了当年不归路上,网中人要与他解绑,表示不再打来打去的事情了。

约吗?

约个P!

讲真,网中人是乐意和他打架的,但是他要找人啊。你看见过那个小子吗?他问。哪个小子?黑白郎君记忆中早就把戮世摩罗删除的一干二净。

戮世摩罗。

黑白郎君气愤道,又是那小子,那小子还没死吗?你真够死心塌地的。他也是才刚来到正气山庄而已。眼看着真要打起来了,俏如来急忙赶出来,告诉网中人,说小空已经离开了。

网中人走的飞快,黑白郎君咆哮道,南宫恨耻于与你这样的人打架啦,哈哈哈哈。俏如来毒舌道,你就是没能打到架,不痛快吧?

哼。

戮世摩罗半路上遇人逼杀,那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一群没把头脑一起带过来的炮灰,戮世摩罗哼道,这次他是来参加婚宴的,不想杀人。

为死在魔世入侵的百姓们偿命来,他们是当年魔世入侵时,幸存下来的人。戮世摩罗呵呵笑,好啊,你们来拿啊,如果拿不到,就让你们的孙子帮你们拿好了,利息给你算多点。

围杀他的人武功不高,但是人多,层层包围,戮世摩罗厌烦了,不想与他们纠缠,开了大招,突破一角离开了。他来到一处溪水边,清洗身上沾染的血迹,头疼欲裂,一头栽倒在水里,就在那时,他的衣领被一个人抓住,戮世摩罗稳住身形,从水中倒影看到了他的样子。

你是谁?他问。那人回答,元邪皇。戮世摩罗是不信的,传说中的那个魔,不是已经死了吗?他说,我认识你。戮世摩罗说,能让你认识真是我的荣幸。

元邪皇说,他是从银燕的意识中,看到的。戮世摩罗哦了一声,你是小弟的朋友啊,难怪你就算是死了还出现在人世,真是阴魂不散呐,对了你去找小弟了吗?他啊最近……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元邪皇心道,明明是双胞胎,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我只是提醒你,魔世有不安分的因子,你自己小心点。然后就离开了。戮世摩罗当然知道魔世有不安分的因子,从有人算计他让他去边疆找网中人,他就知道了。

不过,元邪皇为什么会专程来告诉自己?就因为自己是雪山银燕的二哥,而他是雪山银燕的朋友。

趣味啊。

【4】

戮世摩罗穿着白色的亵衣生火烤衣服时,网中人来到了,说专程来找他的。戮世摩罗靠在石块上,凉意入身,有些不适,网中人走到他的身边,发出内力将他的衣服烘干,然后丢到戮世摩罗的身上。

戮世摩罗鼻音有些重,哼道,妖神将啊,你的帝尊我这是在体验生活中的情趣呢。网中人哼了一声,道,情趣?呵,要不要网中人帮你把衣服穿上啊。

戮世摩罗说,爱将懂情趣啊,那不如继续帮我脱掉衣服好了,这才是情趣。做梦!网中人就知道不能和这小子说浑话,小子的长相本是俊秀清逸那一类的,但是因为长期沾染魔气,眼角邪魅,整张脸都在写着我不好讲话,我不好惹。不开口还好,气场十足,一开口,轻佻的本质暴露无疑。

戮世摩罗给自己裹了裹衣服,闭着眼,将要入睡了。网中人捡些木材回来,让山洞的温度变得更温暖,小子毕竟是人族,体质没魔好。戮世摩罗知道他做的一切,微微笑了,说道,妖神将啊,没想到你会找到这个地方,是我们心有灵犀吗?

网中人是从元邪皇的口中得知戮世摩罗的大致下落,他也奇怪元邪皇竟然还未死去,不过元邪皇显然不愿在自己的事情上多做讨论,只提醒他让他注意戮世摩罗的安危,有人在针对他。

他心中有一丝不安,脑海里全是小子的身影,有欠揍的,有受伤的,还有说着要带着修罗国度回归的身影。寻到山洞的时候,觉得有一丝熟悉,这不就是他们曾经为了躲避追杀而藏起来的那个山洞吗。

他没想到与戮世摩罗还能回到这个地方。戮世摩罗见他沉思不知在想些什么,也没继续调侃下去,他有些困了,谁知头没有预警的陡然巨痛,网中人看他扶着脑袋,皱着眉头,问道,帝尊是头疼吗?

戮世摩罗余光中瞥了一眼,道,妖神将啊,你既然这么贴心,帮我揉一揉怎么样?网中人本能的哼出声,却又挪过去,真打算帮他揉脑袋了。戮世摩罗啧了一声嘀咕道,早知道就说亲一亲了。

网中人按摩的手劲儿变重了。戮世摩罗嘶了一声,你要谋杀啊!戮世摩罗不知道何时睡着了,网中人坐在他身边,望着他的睡颜陷入沉思,小子不知道梦到什么,忽然睁开眼,喘着粗气,看着网中人的眼神忽然变的冷厉,如遭背叛的愤怒眼神中,夹杂着不安与绝望。

他像分不清现实与梦境一般,一把拉过网中人的肩膀,说道,如果你敢离开我,我会杀了你。

哼,凭你。网中人嘴快的回了一句。他不是已经答应这小子永生永世了,为何他还露出这种表情,凭什么?他是不信任自己吗?凭什么?戮世摩罗以为自己在做梦,听到网中人的回答后,失望的平息了呼吸,闭上眼睛,又睡着了。

网中人不甘心地想要摇醒他,他想要问清楚,究竟是怎样一回事,但是忽然又想着,也许他梦里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呢,这么一想,心里更不舒服了。网中人不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也许是被小子气的吧。

第二日,戮世摩罗就跟没事人似得,两人回途中,意外的遇到了那名女子。她妖娆地向戮世摩罗作揖,戮世摩罗嗯了一声,看着网中人,戏谑道,我都要怀疑你说的专门来找我这句话的真实度了。

网中人也是纳闷的,为什么总是能遇到这个人?戮世摩罗说,你们慢慢的聊,我走了。

女人说,你们的帝尊很好讲话啊。他?很好讲话?网中人望天,你找我做什么?女人哼了一声,找你就一定有目的吗?网中人听闻后就要离开,被那女子拦住,她说,有人要对你们的帝尊不利。

网中人猛然扣住她的脖子,冷声问道,你为什么知道这件事。女子花颜失色,喘不过气,网中人收回手,她揉着脖哼道,原来你也有控制不了情绪的时候啊。

网中人哼道,究竟是谁要对帝尊不利?她摇头说不知。网中人冷冷地笑道,你怎有可能不知,否则你为什么会找上我?女子不甘心地说,我无法压抑自己所以才会来找你,告诉你这件事是因为我知道你关心你们的帝尊,这样不行吗?

网中人转过身哼道,不要浪费时间在妖神将的身上。女子苦笑了一声,随后讽刺道,你这种自以为是自以为很懂的性格若是不改,以后绝对会后悔的。网中人背对着她道,妖神将从来都不曾后悔过什么。

女子碎了一句,就离开了,而妖神将也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去,女子叹息道,妖神将啊,你除了这张脸能看之外,其他的真是臭极了。

她曾被攻击过,是什么人攻击她,她也不知,但是她没死,那个声音没有杀她,只说了他将会重拾修罗国度的一切。她不知怎么告诉妖神将这种事情,只好提醒他有人会对戮世摩罗不利。

【5】

网中人去找戮世摩罗,找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你跑的还真远,他有点紧张,话语中带着颤音。

戮世摩罗哼道,你能找得到就可以啊。网中人催促道,我们还是早些回魔世吧,你现在在外面很危险。戮世摩罗道了一声不急,忽觉头疼,身子一软,网中人伸手欲扶,被他拍开。

网中人看着停在半空中的手,深吸一口气,慢慢收回来,小子,不要以为我愿意这样关心你。还从没人让他花费这么多心思。

那是什么束缚了你?戮世摩罗激了一句。

你以为在这世上,能有什么可以束缚的了网中人?呛声谁都会,这不是小子一个人的专利,以前还在入侵人世的时候,他是不屑与小子呛声,在魔世,他是习惯了小子呛声,也愿意听他说废话。现在他真是受够了,凭什么这小子不信任他?难道他以为自己许下的永生永世只是一时的失言吗?

戮世摩罗忽然觉得没意思,说道,妖神将,走吧。两人一路沉默不语,回到了修罗国度。曼邪音松了一口气,戮世摩罗问她为何是那种表情,她说最近修罗国度不太平,似乎有什么人在找东西。

戮世摩罗心里有数,怕是有人在针对他。当晚,戮世摩罗就在寝殿内看到一个人,不,一只魔,一个与网中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魔,戮世摩罗诧异。

黑暗中有个声音对他说,这是送给帝尊的见面礼,想必帝尊你一定十分喜欢。戮世摩罗看着‘网中人’,本欲一手摧毁,最终还是停在了这人的面前一寸。面具掉落下来,戮世摩罗捡起来,然后迎上他的眼睛。

网中人的眼睛与他应该是一样的吧。嗓子有点干,戮世摩罗捏着他的下巴,渐渐逼近,忽然停下,这么乖,哪有可能?随后又将面具给他带上去了。‘网中人’的手忽然攀上他的手背,叫了一声主人,抖得戮世摩罗的鸡皮疙瘩快要掉下来了。

曼邪音与网中人在殿上终于等到戮世摩罗来到,网中人问帝尊这次为何来的这么晚,戮世摩罗靠在椅背上,眯着眼将他从上到下看了一遍,忽然长嘘了一声道,有佳人在侧,君王也不想早朝啊。

网中人一愣,忽然抬头,对上戮世摩罗意味深长的眼神,久久没有回话。曼邪音见气氛变得诡异,插了两句,开始探讨其他的事情。

网中人觉得事有蹊跷,准备去戮世摩罗的寝殿内探个究竟。戮世摩罗将他拦住,妖神将,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僭越了吗?

网中人哼道,帝尊你难道不觉得时间太巧合了吗?戮世摩罗捋着额前长发,网中人见他慵懒的样,心头冒上的无名火烧的格外刺眼,那个女人绝对有所图谋。

戮世摩罗奇怪地问,女人,哪个女人?忽然想到什么反应过来,拍着网中人的肩头,道,多谢爱将关心,你能想到的事情,我会想不到么。

半夜,戮世摩罗又等到那个声音响起,帝尊对吾送的礼物不甚满意。戮世摩罗叹道还不错,只可惜不是本人。那人低低的笑道,帝尊认为不断重生的妖神将还是他本人吗?

戮世摩罗站起身,挥手道,停,这个问题,我拒绝回答,是说,你为何知道这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不该知道的而知道了,杀人灭口吗?那人的声音变得阴冷,戮世摩罗感觉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住了一样,问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坦陈一点,大家都好过。

哈哈哈,那人忽然凝聚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戮世摩罗的面前,他说,你配得上说坦陈这个词吗?戮世摩罗眯着眼,你对我很了解嘛。

黑影子对他说,何必压抑自己呢?你对他有着别样的心思,何必骗自己呢?戮世摩罗手指缠绕的发丝一圈又一圈,他说,我没骗自己啊,我为什么要骗自己。

黑影子哦了一声,你是怕失去,所以才不敢讲出口是么。戮世摩罗皱着眉头,说道,不说来的目的,你可以滚了。黑影子呵呵道,他对你的感情从来只有——

闭嘴!戮世摩罗翻脸了,出手就是一招烈阳邪火,将那影子烧尽。影子消失的瞬间,说道,只要你杀了网中人,他就会有了妖神将的意识,有了妖神将的性格、动作、功法,网中人有的,他都会有,包括你最渴望得到的。

话音刚落,‘网中人’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评论(2)
热度(25)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