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空网】【戮网】自作自受

重新上传,顺便大修下,谁让系统老是作死呢

1.

三尊之间的关系就像纯纯的革命友谊那样,一向很好,只有在梅香坞这个问题上,分歧颇多。炽阎天像个和事佬一样夹在中间,被两人闹的,连脑仁都是疼的,所以如果没大事,他一个人就躲起来,谁都无法找到。

曼邪音知道他为难,所以有时候会把主意打到他们的帝尊,戮世摩罗的身上。革命之间的友谊能否还能维持下去,就靠他了。

整个修罗国度都知道,荡神灭喜欢恋红梅。梅香坞已经被他承包起来了,看看这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劲儿。曼邪音心里很不痛快,这不是说她对荡神灭有什么特殊的心思,她就是觉得开这种地方的女人不是什么好女人。

曼邪音自从从万里边城回来后,最爱干两个事情,一个是去梅香坞撕逼,一个是堵戮世摩罗,跟他说梅香坞的事情。戮世摩罗对曼邪音总是缠着自己表示很受用,恩,因为差不多这个时候,总会有人在背后偷听嘛。

2.

夺取鬼玺是一件持久的活儿,网中人为此殚心竭虑的作死着。虽然他把大头压在他的宿敌黑白郎君的身上,但是如果能亲手拿到鬼玺,他也不愿假借黑白郎君之手,开玩笑,能有一个筹码在手,他总能压宿敌一头的。

他的想法很好,非常好,好到上天都要给他机会了。说到曼邪音每每等会议结束之后就去堵戮世摩罗,网中人都真的只是路过,他又不八卦,上司和下属的八点档肥皂剧他不爱看,有必要去偷听吗?

但是戮世摩罗你这么刻意的挡在唯一的出口上是闹哪样?

戮世摩罗以前对梅香坞很没兴趣,他没那时间把这种地方纳入考量,他是来打架的,不是去寻欢作乐的,但他既然有心收服三尊,总该花点心思在这上面,虽然他对这事没经验。就当去逛寺庙好了。

好哇,臭小子果然是按耐不住,要去逍遥快活了吗?哼哼,不思进取的人类,竟然还妄想当修罗国度的帝尊。网中人在石柱上留下五个爪印,气愤的想到,所以不要怪他抢鬼玺了。他才是最适合当帝尊的人。

3

恋红梅多次试过挑拨荡神灭和戮世摩罗之间的关系,可惜没奏效,她有时候想,如果戮世摩罗前来梅香坞,她一定会刺杀他。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也这么慢。

戮世摩罗去梅香坞四周转了转,对恋红梅道,真是美丽的梅花啊。

呵呵。

您老调戏人真有一套,可惜荡神灭不在,否则两人说不定能打起来。网中人藏在角落里,这样想着。这位传言中阿鼻尊喜欢的女子,也不什么样嘛,网中人抖了抖身上的绸缎,觉得不大习惯。

戮世摩罗想,自己应该是喜欢冷若冰霜这种类型的人,原因嘛,大概是逗着好玩儿?他对恋红梅表示,自己逛逛就可以,但是这女人总是在他身边,问需要什么。他不需要什么啊,只要别让三尊窝里斗就可以了,但是他能这么讲吗?荡神灭听到后会不会直接就造反啊?再说了,拆散小情人什么的,那是人做的事情?

4

恋红梅退下后,吩咐人准备了一壶酒,掺了化功散,无色无味,一般人无法察觉,她知道戮世摩罗有魔之甲,寻常刀剑无法伤到他。

冰剑给她敬酒,戮世摩罗端过来,正要品尝,这时候一阵风吹过,舞台上忽然出现一道曼妙的佳人身影。看不真切,蒙着面纱,舞姿,恩,舞姿看起来怪怪的。恋红梅一眼就认出这个人不是她梅香坞的丫头,更不可能是雪夜。

因为跳的太差了,下面的客人看的不爽快,吵吵闹闹,要把她换走。戮世摩罗被吵得烦了,喊了一声闭嘴。

你是谁啊?这么凶?

我是帝尊啊,修罗国度的帝尊。

客人听到,吓得全跑完了。

5.

客人跑光了,戮世摩罗放下酒碗,对恋红梅表示,今天的损失全由自己承包了,恋红梅微微笑了,端过酒递给她表示谢过帝尊。

戮世摩罗接过,忽然一只水袖甩过来,轻轻滑过戮世摩罗的手腕,那酒碗落地应声碎了。

恋红梅皱着眉头,示意冰剑去打断台上的那名莫名其妙出来的女子。戮世摩罗阻止道,他先欣赏欣赏。恋红梅说,这人的舞艺不堪入目,实在配不上帝尊您的身份。

戮世摩罗恍然大悟道,“哎呀,你们明明知道配不上我,却还让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是说,你们这是看不起我吗?看来,这梅香坞是不用营业了。”

帝尊,我们岂敢。

台上,网中人很不自在地甩着水袖。戮世摩罗靠在椅子上,大腿翘二腿地,靠在桌子上,一副大爷样,眯着眼静静地看着,没啥表情。网中人有点着急,准备下台来到戮世摩罗的身边,结果半路被高跟鞋和裙摆绊住,摔倒在地。

6.

戮世摩罗没忍住笑出声,然后觉得这样很没礼貌,他是一个绅士,就要有绅士范。

走到她的身边,戮世摩罗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的眼睛看,细长的眉眼,似乎在向他诉说着风花雪月的醉人浪漫。网中人向他伸出手,意思很明显,你小子快点扶我起来。戮世摩罗咳了一声,弯下腰,在他耳边小声道,你还真是直接呢。

言语轻佻的小子。

网中人的手有点酸,忽然一阵风掠过,只见他的面纱不知何时被摘下来了,戮世摩罗慢慢放下面纱,捏着他的下巴,掰向自己。网中人僵硬地看着他,只见戮世摩罗轻轻笑了一声,然后扶起他,道歉道:“刚刚风儿太喧嚣了。”

网中人心中呵呵冷笑,小样,现在让你轻佻,待会整不死你。他起身在一旁的桌子边,端着一壶酒,戮世摩罗在他身后,看他慢悠悠地倒酒,若有所思。

网中人毕恭毕敬地转身将端着酒碗递给戮世摩罗,他说他要向帝尊表示谢意。对网中人而言,变音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就是这二重奏是改不掉的。戮世摩罗若无其事地说道,你们梅香坞的人还真喜欢敬酒啊,是酒卖不掉了吗?

7.

话虽如此,戮世摩罗依然接过酒碗,慢慢递到嘴边,眯着眼,眼神晦暗不明,小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网中人盯着他的喉咙,随他一起咕噜了一下,心道再多喝一点!究竟是不是男人啊。

戮世摩罗如他愿,又喝了一口,忽然,他搂住网中人的脖子,撬开他的嘴,将酒推进他的嘴里。网中人蒙圈了,僵硬了五秒钟,才反应过来,瞪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戮世摩罗戏谑的表情,忽然想起什么,酒来到了嗓子眼了,立马弯着腰,全部吐出来,虽是如此,已经有一部分酒被吞进肚子里了。

网中人想,少量的酒应该没问题吧。

“爱……唉,看来你不喜欢。”

“我,我很欢喜。”玛德,臭小子,你等着瞧。

“你很喜欢啊,那你为什么会吐掉,你要向我道歉。”

“对,对不,”网中人有点怒了,这句话几乎是咬着牙从嘴里挤出来的,他现在恨不得就这样打死这臭小子,但是他要忍耐。戮世摩罗打断他的话,牵着他的手,拉住他走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倒了一杯酒,递给网中人,说道,“来,我接受你的道歉。”

网中人一口闷了。

8.

一旁的恋红梅和冰剑,简直是一口老血吐出来。

戮世摩罗挥手让两人退下,表示对这位姑娘很有兴趣。恋红梅心痛道,我们梅香坞可是卖艺不卖身的。戮世摩罗闭着眼,呼吸着网中人身上的酒味,问道,你的意思呢?

我卖身。网中人很干脆地回答。

戮世摩罗搂住他的腰,拉向自己,在他的后背捏了一把,道,看到没,看到没,你们休想拆散我们两。恋红梅不甘失去这次机会,就在这时,荡神灭出现了,他从炽阎天的口中得知帝尊来了,他怕臭小子在梅香坞会闹出什么事,得知后马上就来了。

“是怎样?”

荡神灭心中玄起的石块终于落地了,戮世摩罗拍着他的肩膀,道:“是男人,你应该很了解我的,吃不到嘴,很难受啊。”

荡神灭表示,帝尊,我非常理解。

“哎,牛头尊,该出手就出手啊。”戮世摩罗暗示道,然后一把抱住怀里的人离开了。

9

网中人一开始绷紧了身子,等到离开梅香坞之后,开始挣扎起来。戮世摩罗亲了一口,在他耳边说,你喝醉了,我带你去休息。

骗鬼去吧,但网中人仍然还是眯着眼,勾住戮世摩罗的脖子,道:对,就是这样,找一个没人的地方。

丫的,看我不整死你。

戮世摩罗啧了一声,第一次就野战啊,有点刺激。他让魔兵们先会鬼祭贪魔殿,抱住网中人来到附近灵峰上。这个地方,可是很适合呢。

网中人越来越觉得身体难受,身体热热的,他只吞下了那么一点酒,功体压住,没道理感觉这么强烈。

“这地方怎么样?”戮世摩罗松开他,网中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他下意识的搂住戮世摩罗的腰,脸色变得难看,这酒不对。为何他一丝力气都没有了?稳住,妖神将你要稳住,不能露出马脚,他低下头,隐藏自己的情绪,喘着气,道:“什么,什么怎么样?”

戮世摩罗抬起他的下巴,逼迫他看着自己的眼睛,道:“这地方啊,眼熟吗?”

网中人眨眨眼,觉得有点熟悉,这特么的不就是灵峰吗?他和这小子约架的地方。刚刚他一直纳闷自己身体的变化,没注意被带到这个地方。“帝尊,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戮世摩罗低低地笑出声,“爱将,你真是贵人多忘事。”

10

“你,你,你……”网中人的伪装早已被他识破,声音已变了回来。

“你真以为我是那样随便的人吗?哈,我的爱将,你今天死定了。”戮世摩罗咳了一声,“按照修罗国度的传统,勾引帝尊是什么罪名?”

“臭小子!”

“连礼貌都没有了吗?”戮世摩罗按住网中人挣扎的手,轻轻咬了一口网中人的唇角。

“你,你,可恶。你给我喝的酒,掺了什么!?”

戮世摩罗无辜道:“我是那么卑鄙的人吗?不过你放心,应该不是什么剧毒,否则我也不会让你喝的。”

网中人哼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虽然你整日戴面具,但这迷人的下巴可是遮不住的啊,爱将。”说罢,将其放在地上,欺身压了上来。网中人没力气推开他,整个魔是崩溃的,“小子,你不要胡闹了。”

“今天,我允许你对我不礼貌。”戮世摩罗拆下他头上的簪子,褐色的长发如瀑一般,洒在他的手上,“爱将,你总是让我意外。”

说罢,吻上他的唇上,像品尝美酒一样,闭上眼睛,慢慢的享受着。网中人张嘴欲咬,戮世摩罗的舌头灵活的钻了进去,掠夺着身下之人口中的呼吸。网中人咬了一口,戮世摩罗吃痛,但是他不介怀,“爱将难道不是要与我做这种事情吗?否则为何要扮成这副模样接近我,为何要让我喝那酒?”

“你想多了。”

“那你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哼。”

“该不会是,要夺取我体内的鬼玺吧?”

11.

“哼。”

“妖神将,”戮世摩罗五指穿过网中人的发丝,把玩着,忽道,“你可知我是纯阳体。”

网中人得了空隙喘息,道:“不知,但与我何关?”

“纯阳体是经不起任何撩拨的,何况,你让我喝了你亲手配的酒。我已经忍了好久,爱将。”

这和他一开始设想的不一样,网中人死命的挣扎着,他原本想着,这小子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喝了酒,定会有了x致,就会跟着他离开众人视线,那时,他便可以趁着小子失去危险意识的时候,杀了他夺取鬼玺,但是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戮世摩罗以双腿制住他,很快将自身衣服脱掉,然后开始动手撕网中人身上的衣服,这些丝绸类的衣服,撕起来手感不错。

网中人喘着气,阻止道:“臭小子,你有内力压制,无需如此折辱我。”

“嘘,”戮世摩罗的手指轻轻压住他的唇,在他绯红的唇上来回碾揉,道:“这怎是折辱,这是我爱你的方式啊。”

“你不如杀了我。”网中人偏过头躲开他的轻佻。

12

戮世摩罗的手移到他的脖子,轻轻地掐住,道:“那我就杀了你。”

网中人心道,反正他还会复活,怕什么,哼。

看他这悲壮赴死的样,戮世摩罗忽然低头咬上他的脖子,网中人心想,被掐死和被咬死没什么区别,果然是以前咬人太多了,报应来来了,但他很快发现不对,这小子哪里是咬,分明就是在用舌头来回舔着。

“你,啊”网中人一开口,就发现自己的声音变得古怪,拖长的声音何时变得这么软。戮世摩罗抬头,吻着他的眼睛。

毫无技巧的抚/nong,折腾半天,网中人被他弄得没脾气了,身上药性一直都在,他又不是圣人,下shen早就挺立起来。

戮世摩罗看他强忍着的表情,自己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套nong的力度、速度开始随着他的表情不停的变换着,最后,网中人释放出来。戮世摩罗凭借功体压制到现在,终于不再忍耐,就着手里的浊液,拓展起来。fenshen挤进去的瞬间,网中人倒吸一口冷气,睁开眼,看着眼前这m乱的一幕。“小子,我非杀了你不可。”

他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恨,灼伤了戮世摩罗的眼,不要紧,他说,反正你死了就会失忆,你不会记住我的。一个挺动,整根没入。网中人小声咒骂了一句,戮世摩罗没有听清楚,但似乎不是什么好话,他不介意,他说了今天允许他对自己不礼貌。

“太紧了。”戮世摩罗捏着他的下巴,“爱将,你的里面太紧了。”

13.

他伏在网中人的身上,耸动着。网中人一开始很有骨气的闭着嘴巴,最后终还是忍不住,哼出声来,真是直观的生物。戮世摩罗加快速度,低吼了几声,最终释放出来。

“网中人。”

网中人想杀人,真是自作自受啊!看着戮世摩罗事后饕足的表情,网中人悲愤交加地想着,下次醒来,他一定要做掉这个小子。

“你感受到纯阳体的厉害了吗?”

“哼,小子。”

“虽然你没有夺取我体内的鬼玺,但你夺取了我体内的……”

“闭嘴。”

“爱将,我的爱将。”

“你的嘴就是不会休息。”

14.

戮世摩罗没有杀网中人,后来网中人内力恢复了,打算伺机做掉戮世摩罗,可是戮世摩罗有魔之甲护身。

好像又回到了原点,妈惹,他必须得找他的宿敌,合谋破甲干掉这小子。

亏大发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

戮世摩罗表示,爱将,我在等你下一次的作死。

你若愿意作,我愿陪你一起作,总有一天,你是属于我的。

评论(3)
热度(17)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