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不知道写的啥,OOC的《魔与千劫》

当血月映照魔世大地时,世界将回归于无。

这是很久远前的一个预言,流传于魔世的故事。

而在人世的一间吃斋念佛的破庙里,有一则关于小和尚与蜘蛛精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上有一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和尚有个徒弟,叫小空,小和尚是被老和尚在化缘时路边捡到的,无父无母。

他的左眼和右眼表面上看没什么区别,但是等他长大一点的时候,才发现左眼是瞎的,所以有天下暴雨他去外面挑水时,一个没注意,脚滑了整个人从半很高的悬崖滚了下去,其他和尚正惊呼的时候,心想坏了,结果就在他们以为小空死定了的时候,小和尚被一道蛛丝缠着,然后一个人影飞过,小和尚就消失了。

这间庙宇由来就有关于蜘蛛精抓小和尚的传闻,间隔太久,他们也不甚清楚。最年长的和尚还有点印象上一次,也有一个小和尚被抓走,然后杳无音信了。主持敲着木鱼,神情庄严,他似乎知道些什么,有弟子问要怎么救回小和尚,他摇头只讲了众生轮回与因果。


蜘蛛精是不知何时沉睡在那山洞内的,他被惊叫声吵醒,出来一看,下意识的救了那个小和尚,但是他觉得是因为他刚醒来,肚子饿了才这么做的。

蜘蛛精想要吃他的肉,小和尚非常害怕,说你救了我,为什么还要吃我?蜘蛛精奇怪地说,我救了你,你当还恩,让我填饱肚子才对。

蜘蛛精咬破了小和尚的手臂,血里蕴含的纯阳之力与蜘蛛精的阴邪之体不相符,蜘蛛精觉得难吃,但是又觉得放走他不符合自己的本性,于是就把小和尚抓进泣血邪魔洞里了。


小和尚被关在洞里,不知过了几天,肚子饿的很,那个蜘蛛精丢给他吃剩下的骨头,看的小和尚一愣一愣的。

“没想到你比我还挑食,有个性!”蜘蛛精自称网中人,从外面带回一些水果。小和尚就这样在山洞里过了几天,认真思考怎么逃出去。网中人离开山洞的时候,会用蜘蛛网把洞口糊住,小和尚逃不出,看到网中人从远处回来,只好退回原地,闭着眼装睡。


网中人不知近日遇到了什么事,心情不好,有时候还带着小伤回来,嘴里时常怒骂了两句,说打败啊什么的,小和尚装睡装的有点累,网中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用脚踢了下:“装什么。”

“你心情差啊。”小和尚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离开,这被关在山洞里,暗不见天日的生活简直是一种凌迟。

网中人是知道他的小心思的,问他,你不是和尚吗?这点耐心都没。小和尚心想,自己大概不是和佛有缘的人。

因性命无忧,小和尚偶尔会找话题问一些事,至少他得知道他被关起来的地方在什么位置。

“这是你的洞府吗?叫什么?”

“泣血邪魔洞。”

“哦哦,泣血啊,听说鲛人泣泪成珠,原来你泣泪成血啊。”

“小子,你的嘴巴很欠。”


两人聊着聊着,小和尚倒也没了困意,佛说众生平等,虽说眼前此魔仍是大坏蛋,但是不是可以将他渡化呢,小和尚开始讲故事。

他说啊,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一座庙,庙里有个和尚……

网中人飞丝捆住小和尚的身躯,丢过来,他捏着小和尚的下巴,怒视小和尚金色的眼瞳:“你能讲点有用的吗?废话这么多。”

小和尚啧了一声,他在庙里听到最多的故事就是这个啊。这只蜘蛛精还真难伺候,说起另外一个关于妖与佛的故事,千年之前,有一只受伤的白蛇,被一个牧童所救……

故事没说完,网中人就睡着了。

小和尚轻手轻脚地拜托银丝缚体,准备离开。结果还没走到洞口,就被一道银丝困住给拽回去,摔到在网中人的身上。


小和尚的鼻子被网中人的铁质面具撞的很痛,生理泪都要飙出来了,他瞅着网中人的肩上的衣领,“你到底想怎么样,要么把我吃了,要么把我放了,就这么难吗?”

网中人:“我也很想吃掉啊,可是你的血肉很难下咽,但是网中人看中的猎物怎么能放走?”

小和尚唉声叹气,好吧,好死不如赖活着,是说这只蜘蛛精为什么觉得他的血肉难吃?莫非是因为他的纯阳体质吗?庙里的主持说过,此种体质与他与生俱来的魔气互相制衡,如果没有纯阳体制衡,以他体内的魔气,早就夭亡了。


“你两只眼睛不一样。”有时候网中人也会问小和尚的事情,两只一模一样的眼睛,别人看不出任何分别,但网中人却是下意识的能分辨出来。

“是啊,不知道呢,左眼天生看不见其他东西,只要我闭上眼,只能感受到铺天盖地的血红色。”

“很奇怪。”

“是啦,我师父说这是魔瞳,所以才要当和尚呢,你呢?为什么要当一只坏蜘蛛呢?”因为不会被杀,小和尚的胆子越来越大,山洞里无人可以聊天,他虽然是个小和尚,但六根未净,总会无聊的。

“网中人生生死死不知多少次了,这种事早就忘记了,但那不重要。”


“继续讲故事吧!”

“说到那只被救的白蛇修炼千年,终于变成人,一心一意去寻找当年的恩人,但是人类的寿命只有短短数十年,她不停的找啊找,终于找到了当年的那个小牧童。”

“轮回转世的人还是当年那个人吗?人类真是愚蠢!”

“那你生生死死这么多次,可还是当年的你了呢?”

“那不重要。”


有一天山洞忽然震动,小和尚吓了一跳,趴在洞口一看,好家伙,外面好多人,手里还举着火把。

小和尚心道,得救了,这只臭蜘蛛一定被抓住了,把关他的地方供出来了。

“救我!”小和尚趴在蜘蛛网的内端,大喊道。


“网中人的老巢一定会有什么玄机,大家不要轻举妄动。”

“是啊,是啊,网中人好不容易被打成重伤,他一定藏进去了。”

“我们只要放火把他烧死就可以了。”

“为民除害啦!”

“烧啦,烧啦,我们是大英雄……”


“等,等一下!”小和尚躲过一只飞进来的火把,喊道,“我还在里面!”

“里面那个小孩子。”人群中有人说。

“网中人的巢穴里怎么会有生人?这个一定是陷阱。”

“对,是陷阱,说不定就是利用我们的善心,让我们靠近,然后杀我们。”

“大家小心点啊!”

小和尚躲在里面,呛的眼泪止不住往下流。无论他怎么喊,那群人都不靠近,蜘蛛丝不怕火,小和尚在里面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忽天不应,叫地不灵。


网中人伤势颇重,他不想让那个啰嗦的小和尚看到他这么凄惨的样子,所以没有及时回去,养好伤势回途中,他总是心神不定。等到他看到一股狼烟从洞口冒出时,一口怒火涌上心头,臭小子能耐挺大的啊,他一日不在,就折腾这么大动静。哼!

但是当他踏进洞内,看到早已没有气息的小和尚时,呼吸一止,长久没有动静。不知过了多久,网中人长啸一声,面具下一颗血泪缓缓落下,滴在少年的左眼之上。

“谁敢动网中人的人,就准备迎接网中人的报复,不死不休!”

死而复生,生生死死,似乎早已将此事忘记的一干二净。人间留下他的凶名,他凭此得知自己的过往。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和尚有个小徒弟,他叫小空……

网中人抓住挑水的小和尚回到了泣血邪魔洞。

不知多少次,兴许千万次。

他再一次的自沉睡中苏醒,握住幽灵魔刀的瞬间,最初的记忆涌入脑海,原来他是来自魔世修罗国度的妖神将。而魔世的通道不知被封印了多少年,他为此筹划等待最佳时机,一刀劈向封印入口。

但长久的战斗使他消耗过多的力量,封印只开了一道口子。


后来听说,人世修复封印牺牲了个小和尚。

小和尚……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网中人回归修罗帝国,回到那个他千年前就离开的故土。走上大殿时,他对上那只盯着他出神的金色锐利的眼睛。

“爱将!”少年习惯性地摸着额发,语带轻佻的欢迎道。

这不是他的帝尊。

这是新任帝尊,三尊回答道,虽然是个人类的小子,不过还蛮厉害的,一年之内就占领了人间大半的领土。

新任帝尊,戮世摩罗么,那个被人类丢入魔世的穷酸小和尚。


灵峰之上,网中人望着久别的蓝月,愣神,这是他的故乡,然而重生太多次,他对故土的感情早已淡薄了,只有这灵峰,他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来看看。

少年帝尊来到他的身侧,“啊,蓝月映照中的灵峰,真的很美妙。”

美妙吗?网中人疑惑,他倒是觉得此地很适合挑战。

“传闻,魔世的最初曾有双月,血月与蓝月,当血月映照魔世的大地时,魔世不存,人世亦将不存。”

“所以,血月从未出升起过。”网中人转身看着他,问:“你来做什么?”

“就是搭讪,不行吗?”少年帝尊掀开遮住左眼的铁质眼罩,“会像我的眼睛吗?”

“人类也妄想与魔世最神秘的血月想比吗?”网中人回答道。

“我不止妄想这些啊,我的爱将。”少年绕着发丝,意有所指,“记忆啊记忆,真是最神秘的存在,网中人,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失去过什么样的记忆呢?”

“网中人,并不需要。”

单方面的不欢而散,戮世摩罗目送网中人离开,他双手别在身后,独自仰头看着弦月,神色格外的萧然寂寥,“为什么只有我,会记得前世,前前世,前前前世……以及最初的血月。”


网中人很不爽这个小子,偷偷干起夺权的戏码。

修罗帝国史上继任帝尊时间最短的妖神将网中人还没得瑟五分钟,就被诈尸的少年一刀捅了个对穿,“爱将,你真是让我伤心。好歹我们也是看过月亮谈过人生哲学,有过山盟,以后没准还会有海誓的人啊。”

“你,怎会?”网中人是懵逼的,原本已经死了的人竟然反噬他一刀。

“哎,哎,看来世间比较流行相爱相杀。”

“哼!”

“我以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之名,赦你无罪!”


关于血月,有关魔世最全的典籍《九龙天书》之上,也只草草的写着血月在即将与蓝月交替时,魔世三大势力准备合力将其毁灭,但就在那时,血月忽然消失了。

没人知道发生过什么,就连当事人,记忆都不复存在了。

但宿命就是这般,早已湮灭在尘埃的故事,不经意间又被掀开神秘的面纱。

戮世摩罗回归修罗国度的时候,记忆全数涌入脑海,那关于血月的传说中,在它即将陨落的时候,有个人带走了它。而后,修罗国度中少了一名妖神将。人世多了一名来历不明,功体至邪的魔物。

世间万物,阴阳并行,至极的双方本就是共生,若是强制分别,所导致的后果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来的。失去最关键的记忆,那已经是很轻的惩罚了。


这世上,有什么本来存在的,但是却不该存在?

戮世摩罗就不该存在!

九星连珠之夜,关于血月的预言又出现了。


“血月即将出现了!”

“那是个会带来灾难的人,戮世之人。”

“他想让血月浮现在魔世大地!”

“他本身就是血月!”

“可笑,竟然为了让一个魔物恢复记忆,而选择祭出血月!”

逆天而行的带价,人承受不起,魔亦同样,逆天的举止,同样天地不容。


绝海的岸边,分离的两人,相顾无言,戮世摩罗带着一丝希冀看着网中人。

“那种事早就忘记了。”网中人别过头,不看身边的人。

戮世摩罗伤势沉重,咳了一声,身体就止不住的抖,网中人小心的扶着他。

“你,当初为何会选择带走我,现在又为何救我?”戮世摩罗问,“血月不该存在在世上的。”

“我讲过了,那种事不重要,早就忘记了。”网中人回复道。

戮世摩罗勉强笑出声,带动了伤势,鲜血涌出嗓门。

“你!不要再勉强了。”网中人用手为他拭去嘴角朱红,动作轻盈,戮世摩罗握住他的手腕,欲言又止。

网中人伤势不比戮世摩罗轻,耳旁渐渐传来追杀的声音,他躲闪着戮世摩罗的眼神,只道:“小子,没多少时间了。”

戮世摩罗闭上了眼睛。

“忘记了不代表不存在。”网中人用尽毕生之力,将其护在茧里,“戮世摩罗不该消失!”

只有这一次,他来得及救得了他。

“下次醒来时,不要忘记我……”

气空力竭的网中人回誓道:“我会记住你,永生永世。”


而他选择了以再一次的轮回,换他一世不忘。


血月之乱,魔戮之祸解除,人间又千载万载。

网中人路过诵经的僧庙,偶闻。

“小空啊,去挑些水来!”

“不要!我可是修罗国度的大魔头,凭什么要去干这种事?我的逆神呢?我今日要开杀诫啦!”

“嘿,你爹把你送来就是要好好管教你的这脾气,不去我就告诉你爹去!”大和尚揪住少年的头发,轻轻一掀,绿发套腾空了。

“好啊,那你就去告诉我那没良心的爹啊!我要是半路被蜘蛛精吃掉,看你们怎么办!”头壳上凉飕飕的,小空护着亮光光的脑袋。

“你当是千年之前哦!”和尚捏着他的耳朵,“这种异闻录不要看多了。”


“啊,真是没良心啊,大哥小弟都去读书了,偏偏我要来念经,真不知道是哪辈子造的孽啊。”小和尚带着从大和尚手里夺回来的发套,戴在头上唉声叹气,路途上被网中人拦住。

“你是谁啊?”他问。

“捉你的蜘蛛精!”网中人捏着小和尚的脖子。

“救人喽,要出人命喽!”


而一年后。

“亲爱的爹亲,我现在正在海边度假,等我收收心,再度回归!你们最嫌弃的次子,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参上!”

“仗义啊!”

“小空啊!”

“二哥啊!”

“不应该啊!”


阳光普照,绝海岸边沙滩上人来人往。小空带着墨镜趴在沙滩上晒太阳,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他从脚开始细细打量。

美脚,美腿,哇!嗯咳咳。

美腰,美腹肌,美锁骨,美嘴唇,美鼻子,美……面具。

“是说,网中人,你不要老是带着面具在我面前晃好吗。”小空仰起头道,“太阳那么大,我看你下半张脸被晒黑了,上半张脸白皙皙的,就要破相喽。”

网中人蹲下,取下面具,修长的眉眼映在少年的眼中。逆着光,少年觉得左眼有点疼。

“怎么有种一眼万年的感觉。”少年呢喃道。

两人靠在一起,看着潮起潮落,“绝海,真美。”


良久,网中人开口道:“我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啥?”

“说好我不忘记你,你却把我忘记了。”

评论(1)
热度(18)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