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心魔变03 H事后就要翻脸,有这样的吗?

少年许久没说话,网中人腾出手抹上两人躯体相交的部位,再缓缓向前动了下,灼热的鲜血刺激下,网中人又感觉一股需要宣泄的力量涌向下体。

他的情绪越来越高涨,思绪越来越无法控制,不再多说,也不愿分心应付逞口舌之强的小子,网中人一手抓住少年的双手利索地扣在头顶上方,一手固定住少年的腿,终于狠狠地刺了进去。

昏暗的烛光照着床上两人交缠的身影,律动的声响越来越大,光裸的身躯完美契合,这场荒唐的游戏在少年帝尊的诱惑下开始,在不识爱恨的魔之战将坚持中慢慢变了调,欢愉才是无关情爱的永恒主题。

“唔,爱,爱将。”习惯了这种疼痛后,戮世摩罗渐渐地感受到一丝快感,这种快感让他忘乎所以,他只想永远的沉溺于这种感觉里。情不自禁地叫唤声比鲜血还要刺激网中人的理智,他所有的感触全集中在一点。

更深、更快。肉体的碰撞与低低的喑哑的呻吟交响着,戮世摩罗闭着眼睛,只觉得紧窒的内壁被摩擦的麻木,火辣的痛感是那般的快意,他的双手想摆脱网中人的桎梏,但是网中人就是不肯松手,不甘如此的被动接受,戮世摩罗忽然扭动着腰部,配合网中人的动作。

网中人喘出一口气,终于松开了他的手,他捏了一把少年的腰,“总是不省心就对了。”浓浓的鼻音哼出来的声音,带着一丝宠溺,他捞过一旁的枕头垫在少年的腰后,又抬起少年的另一只腿架在肩头,让自己进入的更深入,一波高过一波的快感,将两人淹没在本能的欲之望的爱潮中。

“爱,爱将,我,唔……”戮世摩罗仰着头,感受着高潮的来临,没由来的话瞬间脱口而出,“喜……”

网中人捧着少年的脸,狠狠的吻下去,不多时,全数喷发在少年体内,少年的脸色变了变,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从网中人体内射出的东西该不会,该不会与蛛丝一样吧,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网中人抱着他又换了一个姿势,他将戮世摩罗转了个方向,使其跪在床上,他掐着少年的腰肢,从后再次贯穿少年的身躯。

网中人低头便可看到自己的巨刃正在少年的股间抽动,很微妙的心情。

戮世摩罗似是感到网中人一瞬间的分神,睁开眼,扭头看了他一眼,顺着网中人的视线,而后低头看着两人交缠的部位,有种背德的快感。

戮世摩罗喊了一声爱将。

网中人回一句,“叫我网中人。”

不知何时,这场迷乱才算结束,当网中人从戮世摩罗体内退出时,终于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夺取鬼玺,这是他一开始在外面喝了半个时辰冷风,最终回来的目的,当然享受盛宴只是一个过程。

杀!

小子出血了,是享受欢愉时,忘了魔之甲的功能吧,也许是为了更深刻的体会到这种滋味而关闭了魔之甲的功能。

网中人不动声色的气运于掌,摸到少年的背部,上面有三道疤痕,之前他亦沉迷其中,没注意到这么明显的伤痕,气力不稳,引起了少年的注意,他少年开口道,“爱将的味道还不赖。”

“哼!”他收回手。

“爱将不如猜猜看,这个,过程中只有哪个瞬间可以杀死我?”戮世摩罗翻身坐起,揉了揉被网中人抓疼的手颈。

“我还没输!”网中人捏着他的下巴,咬了一口,“赌约你定,结束的时间由我来定。”说罢,一挥手衣服就穿戴整齐,拍拍屁股走人了。

 一局乱棋,进退两难,而又沉迷其中,想困住的是谁,被困在其中的又是谁呢?

“网中人”少年轻轻呢喃着。

忽然一阵风吹至房内,差点将烛火袭灭。戮世摩罗揶揄道:“爱将还想再来一发吗?”

“我只是要来讨回我的东西。”网中人走到床边,取回面具,瞥眼间看着少年毫不掩饰的身躯,一片青紫相交的痕迹。

等网中人离开过后,戮世摩罗随便将衣服搭上,自己去好好清洗了一番。

次日,这个人类的少年帝尊恢复了原样,懒在椅子上不动。三尊之中除了守在万里边城与苗疆僵持的曼邪音,其余两尊开始汇报最近的进度。炽阎天的脾气在三尊中向来最好,明明看出他们的少年帝尊心不在焉,还是自觉的后退一旁站住,至于心里怎么想,那就不知道了。

而火爆脾气的荡神灭就不一样了,他怒视着眯着眼睛的戮世摩罗,吼道:“帝尊?!”

戮世摩罗回过神,“我的耳朵没有聋,拜托你小一点声啊,牛头尊。”

“哼!分明就是在发呆,还将责任推在别人身上。”

 “哦,你是在责怪我了,你怎么知晓我在发呆?你怎么知晓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哼!”

“说不出反驳的话了,那就是默认我说的话了,换句话说,牛头尊,你是把责任推到我的身上了,明明是你在汇报情况啊。汇报事情却没有把事情完美的传达给对方接受,这是谁的责任?”戮世摩罗一开口,荡神灭就一肚子火大。

“若是其他人也就罢了,我是帝尊,你却这般不专心,罪加一等啊。”戮世摩罗火上浇油,荡神灭气的恨不得用两只牛角捅死王座上的那个臭小子。

炽阎天拉住荡神灭,“帝尊是有什么打算,以属下之见,将这群训练的人早日送到修罗国度为妙,这样胜邪封盾就无法再在此事上暗中做破坏了。”

戮世摩罗思量一番,视线飘到妖神将的身上,“妖神将,你怎么看。”

“帝尊自有妙计,妖神将不敢妄言。”网中人在会议上一向话少,能少开口就少开口,没必要说的话就不说,否则他就会像荡神灭一样被啰嗦的话刺激到癫狂,当然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表现的多明显,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在控制情绪方面一向很好。

“看来,只有我勉为其难的当个智者了。”少年伸了个懒腰,“毕竟就算问你们,你们所出的计谋也只会像帝鬼那样带来失败,闭嘴是明智的选择,我的爱将。”

“哼!”网中人扭过头。  

“帝尊还请以大事为重。”煞魔子开口道。

“煞魔子,知道我为什么没问你的意见吗?因为问你,一定得不到能成功的答案。”

“经由先帝一事,帝尊应知晓人世并不是可以轻易攻下的地方,修罗国度更应齐心合力才是。”煞魔子谏言道。

“那你们是这么做的么?啊,你们真正有把我这个帝尊放在眼里吗?哈!”即使他在一年之内占领中原大部分的领土,但依然没有得到他们的忠心,一个也没有。无论他在哪里,始终就只有一个人,不过没关系。

 “帝尊。”

“胜邪封盾,知道了,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戮世摩罗心中已有计较,在最后叫住了杀生鬼言。

“帝,帝尊啊。”杀生鬼言冷汗直冒,看了一眼走在最后扭过头瞪了他一眼的妖神将,感觉自己死定了。

 网中人冷哼一声便离去了,算计着要怎么夺取鬼玺。没错,他忽然扭头的原因绝对没有其他的想法。

 鬼祭贪魔殿内,杀生鬼言紧张地吞着口水,史家的狗子个个都是怪胎,这个格外的怪。

 “你在腹语什么?”戮世摩罗瞅着自己的黑色指甲,撩过额前短发,问道。

“帝,帝尊啊,杀生鬼言长得虽然玉树临风,但是帝尊啊。”

“你爸我这只眼睛还没瞎呢。”戮世摩罗勾勾手,示意杀生鬼言靠近一点,问道,“帮我办一件事情。”

杀生鬼言心道,多亏你眼睛没瞎完呢,他才不要像妖神将那样。

说到妖神将,此刻正徘徊在殿外,煞魔子喊道:“妖神将还有什么事情吗?”

“妖神将有什么事需要向你汇报么?哼!”撂出呛人的话,网中人不知去向。

“这么大火气!”煞魔子心道,看来在人世游弋了太多时间的妖神将确实变化了不少,就如同他的师兄,邪神将。

网中人吹吹风,散散步,中途折返到鬼祭贪魔殿,臭小子还坐在帝位上沉思,左手靠在椅子上不停的玩着发丝。看到网中人的身影,少年的嘴角挂着明显的笑意,“爱将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

 “胜邪封盾屡次破坏我们的计划,帝尊就没有一丝对策吗?竟然还有闲心在此发呆。”

“爱将,你误会我咯,你的帝尊,我现在没法站起来啊。”

“嗯?”网中人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可是爱将你干的好事啊!”戮世摩罗轻佻地看着他,伸出手,“扶我一把。”

“你!”网中人攥紧拳头,这种事需要说的这么光明正大么?

戮世摩罗略失望的收回手,靠在椅子上,慵懒的打了个哈气,“你回来做什么?”

“鬼祭贪魔殿非是禁地,我什么时候来需要注意时间吗?”说罢就踩着轻快地步子离开了,留下戮世摩罗在那突发奇想地哀叹道:“哎呀,我还以为爱将是来捉奸的。啊,一定是杀生鬼言的长相问题。”

“哈欠,怎么感冒了。”正在寻找画师的杀生鬼言揉着鼻子自言自语道。

杀生鬼言领着几名画师进入鬼祭贪魔殿的时候被煞魔子拦住,杀生鬼言对煞魔子没什么好感,关于邪神将梁皇无忌的事,他至今依然耿耿于怀。

“这就是帝尊吩咐你去办的事情吗?”

“那是当然,我与帝尊同样来自人世,你们都这么小瞧帝尊,帝尊当然会把重要的事情交给我!”

煞魔子思考着戮世摩罗的举动意义为何,一年内能有此等成绩的小子,会有什么打算呢。


评论
热度(23)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