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心魔变 02被上的是谁?【有H】

网中人大概是没有料想到,自己会面临这样的情况,这个该死的小子,竟然敢这样做,按照他的性格,只要这小子胆敢伸出手,保证让他死的透透的,不过网中人忽然想着,自己是否有机会干掉这个色心大发的小子呢。

网中人思考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停顿,他所散发的气场慢慢由愤怒变为平和,尽管还带着一丝不爽,但还是逃不过戮世摩罗的眼睛。

是说他的胆子就是这么肥,怎样?少年逼近网中人,歪着头,轻轻印在了他的唇上,柔软,带着比远观更致命的诱惑,少年有一瞬间迷失在这种感觉里。

瞬间的迷失,最能造成致命伤,但气的肺都要爆炸的某人应该没想到这一点。

忽然的亲吻,让网中人心中所想到的计划全都乱了套,可恶啊!一生气,牙齿就用了力,咬破了少年的嘴唇。

戮世摩罗移开唇角,摸了摸,“爱将真激烈呢。”

网中人双手扯住戮世摩罗的肩膀,怒挑的眉眼冒着吃人的火光,“帝尊!”

戮世摩罗盯着他那染着鲜血的双唇,心情甚好。网中人顺着他的视线,愤怒的推开他,下意识的摸着嘴角,还舔了舔,忽然觉得这血的味道还不错。他无数次的复生都是靠吸食人类的血肉,虽然记忆中不存在了什么,但这么美妙的味道,应该是第一次尝到。不过,这血释放的热度,却让他感觉莫名的心慌,膨胀的血脉叫嚣着一种原始的冲动,令他愤慨地瞪了少年一眼,起身便要离开。

戮世摩罗不明所以,但他不愿游戏这么早就结束掉。

“我在给你杀掉我的机会啊,爱将。”少年扯住网中人的衣服。

“什么意思?”网中人问,他真的想把这个人类撕碎了吃掉。

“要赌一赌吗?”少年问道,“刚刚我可是减弱了魔之甲的威力啊,否则爱将你怎么可能咬破我的嘴巴?”其实是那一瞬间他根本就收回了魔之甲的防御了啊,但这种危机的刺激感却让更加的兴奋。

“你!”网中人大概没有想到他会说的那么直接。

“爱将要学会抓重点啊。我说,你刚刚怎么没能把握机会杀掉我呢?”

网中人沉默不语,就在刚刚他错过了一个完美解决对方的机会,但是由这个小子说出来,能相信的地方大打折扣。真不知道这个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绝对不会放过妄想愚弄自己的人的。

“怎样?要继续赌下去吗?”少年把玩着他的发丝问道,“你赢了,我的命就是你的,我赢了,你就要与我一起共创修罗国度,还有你的人也是我的。”

这倒是个机会,臭小子何时看出他有杀心的了,嗯……

“帝尊多心了,妖神将岂会有不臣之心。”就算之前的目的只有鬼玺,现在他也决定附加这个人类的头颅了,这是挑衅他的带价!

戮世摩罗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因为想要靠近对方的那种冲动非常强烈。但这次仅仅是一场游戏,一次捉弄,所有的事情慢慢走上意外的路上,不正是上天的捉弄吗?有因必尝其果,他只不过想为此因,铺上他想要的更意外的红毯,追寻最后的果实。

所以这是一个开端。

戮世摩罗没接话,屋内突然变得安静,网中人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燥热,又因等着少年搭话,便瞪着他的眼睛看,越看越觉得身体变得更热,简直有毛病,网中人意识到了什么,愤愤地戴上面具离开了。

网中人走到外面吹了一阵凉风,“臭小子的屋内到底是什么空气,竟然让我的身体变热了许多。”

还有那血,感觉越来越不好了,这究竟是什么种类的血,可恶啊,人类的血液有这么强的力量吗?一定是那小子的计谋。

戮世摩罗靠在床上,回味刚刚的情形,有点遗憾,以妖神将的性子要是真答应了,他会不会看到鬼,但他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他平日很少能睡得着,恶梦会吞噬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强大心脏,一旦陷入这样的梦中,醒来后,头壳都会炸裂般疼痛,但是今夜他的心情很好,睡意来的突然,准备熄灯入睡,忽然就被闯进来的网中人一把抱住,按在床上,“臭小子,我改变主意了,赌!”

戮世摩罗惊讶地哈了一声,他没想到妖神将会折返,但是他口头上依旧不饶人:“爱将原来喜欢投怀送抱啊!”

“废话这么多。”网中人二话不说,直接啃上了少年的双唇。这次当然没有咬破少年的嘴唇,不过他不在乎,因为仅仅是将舌头伸进少年的口中,他就能感受到一种重来唯有过的心悸,一定与这少年呼出的气息有关,该死的,他竟然有点沉迷于此。

 “唔。”戮世摩罗伸手欲推开他,网中人的动作这么粗鲁,又这么的出乎意料,让他突然陷入慌乱之间,就算游戏开始,他怎么着也不该这样被压在身下吧!

“小子?”网中人扣住他的手腕,在他的耳旁喘着粗气,“你想反悔?换我不愿了。”

戮世摩罗呼呼洗了两口气,忽然问道:“妖神将,若我说这个赌约中,你到最后会输的连底裤也不剩下呢?”

“妖神将并不在意,我和你之间,我”网中人自知言语有失,换了一个话题,“魔,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们人类是什么想法,是你们的事情。”

与魔为伍,还想妄自为人吗?“哈哈哈……”少年忽然笑出声。

网中人添了添嘴角,“你的笑声,我不喜欢,你知道吗?”说罢,再也不容拒绝的欺身覆上。但是心境有了微妙的变化,动作也不如一开始的粗暴。

少年不知怎么地,忽然主动起来,竟然伸手欲撕网中人的衣服,网中人也嫌衣服碍事,肌肤相亲一定会更舒服的。不一会儿,他的衣服全数散落在地。接着他继续扒身下之人的衣物,但是少年衣服繁琐,他恨不得就这么撕掉,但是戮世摩罗身上有魔之甲,虽然不同一般的衣物战甲,但覆盖全身,就算是衣服,他也撕不烂。

少年挑了下眉头,亦将衣服褪下,网中人欲火之中,是有想过此间过程中杀死这小子,但这种想法很快就被理智给吞噬了,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完全占据这局躯体了。相同的体温,不同的体位,感受却是截然不同,网中人一手按住少年的双手,压在头顶之上的发丝间,一手捏着少年帝尊的嘴巴,再度吻上去,而下身也有了变化。

戮世摩罗嗯了一声,察感到危机,瞬间就要炸了,使上力,反抓上网中人的手,取得一丝说话的空间,道:“喂,我是帝尊,我应该在上面才是。”

“在修罗国度,”网中人停顿了下,看着少年难得睁大的眼睛,“我就是想要上你。”

不容拒绝的言语挑战修罗国度第三十四代帝尊的权威,君非君,将非将,鼓跳的心声乱了一室的涟漪,戮世摩罗将视线从网中人的双唇移到冰冷的面具之上,直视着他隐藏在面具后面的眼睛,语带轻佻地开口道:“至少让我看到爱将的眼睛,这样我们才算坦诚相对。”

网中人不知少年什么想法,取下面具又有何难,不过既然这样就能达成目的,让这个小子闭上嘴巴,真是太省心了。细长的眉眼晃在少年的面前,明明是一副应该游戏人间的风流面孔啊,但他却以面具掩藏,所有的行动无一不是以挑战强者为主。

这张脸靠的越来越近,少年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略显婴儿肥的脸颊以及依旧掩饰不了的心虚,让网中人脑海里里忽然闪现一个不该出现的词语。

不如就先享用这场美妙的戮宴吧。

热吻没有如期而至,少年睁开眼,发现网中人忽然咬向了他的颈项,不,那不能称之为咬。分明就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咪,一遍又一遍的舔着包裹他动血脉的肌肤。少年嗯出一声,灌入网中人的耳中,让他体内的血脉更加膨胀。

网中人腾出手,抚摸着少年的胸口,不停的游走着,没有衣物蔽体的身体摸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健壮,甚至有一丝清瘦,听说这个来自人类的少年曾患有巨骨症,一夕之间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身躯清瘦也是应该。

颈间的触感火热,胸口却带有一丝凉意,不同的刺激让戮世摩罗抬手按住了身上的手掌。嗯?网中人神色一凛,似有了然,舔弄少年的手指,然后咬上了戮世摩罗右胸上的一粒,同时空闲的手捏着左边,力道时重时轻。

“唔”压抑不住的一声叫唤,彻底点燃了网中人的理智,下身涨痛不已,早该到了宣泄的时候,但他却没有腾出手,反而发出一道银丝,系住少年的左腿,翻到自己的肩上,他就这样压住少年的腿,折到少年的胸前。网中人抵在少年的股间探测,觉得事情有些难办,情急之下突发奇想,又发出几道蛛丝,光滑冰凉,遇热即化。

股间忽然一凉,浇醒了戮世摩罗的脑壳。

“是什么?”他皱着眉头问道。

网中人狠狠咬了一口少年的胸口,手中发出一道银白色的蛛丝示给少年看。

岂料戮世摩罗忽然抓住网中人的发丝,拽到眼前,咬牙切齿怒道:“老子的第一次要送给这破玩意吗?”

“咳,咳咳。”网中人脸上不知为何忽然一红,臭小子说话总是这么直接,但是不是所有的事都该这么直接啊,可恶,他是魔,魔本身就该如此,难道他在人间的时间太久了,退化的东西太多了吗?

“我拒……唔呃,”戮世摩罗话音未落,忽然感觉一痛,股间被灼热的顶端刺了进来,一时间,戮世摩罗失了言语,瞪大的眼睛露出一种难以说明的神色,网中人盯着他的眼睛,竟也忘记了动弹。“你的动作还真是快啊!”他咬着牙哼着。

网中人闷不吭声,下体再往内挤进一些,少年弓着身躯,双足绷的死死的,脸上布满密汗,映湿了额间发丝。

网中人也不轻松,紧闭的冗道寸步难行,他甚至能感受到一股鲜血从少年股间流出,但是这是臭小子自找的。

 稍微动了下,少年就喘着粗气,“你,你想疼死劳资吗?”

网中人反驳一句:“小子,我觉得用蛛丝将你的嘴巴封上比较好。”

“你敢!”

上都上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哼!“堂堂帝尊还会怕这种痛吗?”

“哦,莫非……”

“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将你的联想收起来,谁敢对妖神将有非分之想,妖神将定要吸干他的血肉,哈哈哈。”

这般颠倒众生的眉眼,说出这种猖狂视天下无物的话,令戮世摩罗再也移不开视线。

是的,就是这样的他,这种跳出常理的存在。

让他想要与其一起见证未来。


评论
热度(24)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