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结婚!(好像写过类似标题)

“帝尊啊,你看我们在这日夜操劳,真是非常辛苦呢。”天兵君如今的话唠程度已经登峰造极,看到戮世摩罗瞥过来的眼神,打了个哈哈,仍然是不肯闭嘴,“不不不,我主要是说帝尊你辛苦,真是非常辛苦,属下恨不得替你效劳呢!”
网中人越是吐槽他的这身行头,戮世摩罗越是不愿意换下,所以他现在摇着他那紫色的面具,悠哉悠哉道:“天兵君啊,你想替我操劳什么?如今大军在握,是时候好好享受了呢,要不这帝尊之位换你坐坐?”
“好哇,啊,帝尊,我是说,今天是个好日子,要不要去结婚呢?”
终于说出口了,这妖界的小妞竟然会拉着他说悄悄话,他原本还以为终于有人慧眼识珠了,没想到结果还是奔着帝尊去的。
戮世摩罗摇着面具的手一停,恰好看着逆着光进来的网中人,夕阳给他那头艳红的头发镶了一道金边,戮世摩罗忽地就笑了,自言自语道:“这真是再好不过的提议了。”
网中人被他的笑弄得莫名其妙,“小子,你笑什么?”
“我见到你不笑,难道要哭么?”
网中人哼出意味不明的一声,并未在此纠缠下去,说道:“帝尊,那地牢……”
天兵君直接打断他的话,道:“妖神将,还有什么比帝尊结婚还重要的事?那个不肯归顺的妖干脆杀掉就好了。”
“结婚?”网中人一愣,随即嘲笑地哼出一声,“我允许了吗?”
“妖神将啊,你好大胆,竟然对帝尊不敬,帝尊啊,我看他――”
网中人手一挥把天兵君扫出去,随后冲上去抓住戮世摩罗的衣领,“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联姻就可以让那些人归顺于你吗?”
“咳咳……”戮世摩罗觉得脖子要断了。
“哼,讲清楚。”网中人松开手哼道。
“我以为你最起码会问一问新娘子是谁。”戮世摩罗并未顺着网中人的话说下去。
网中人确实有一瞬间想了那个未来可能存在的人,但他本能的将之排出脑海,“是谁于妖神将而言,并不重要。”
“好了,不和你浪费时间了。我要结婚,而对象是……你。”
“小子!”网中人一把拽住戮世摩罗,“你说什么!”
“爱将啊,你能不能把你这冲动的行为改一改,咳咳,否则你只能和死人结婚了!”
戮世摩罗不知道和网中人说了什么,网中人最终还是答应了。
“呐,我们交换下,嗯……面具,我有好几次做梦,梦到……”他手快,也许网中人在发呆,总之,他成功的取下了网中人的面具,也看到了他那还来不及掩藏的躲闪的眼神。
“只有这一次!”网中人夺回面具,扣在脸上,大步走出屋子,正好看到偷听墙角的天兵君,于是眯着冷色的红眼,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准备。”
“啊?帝尊,可是这新娘子,怎么会是妖神将呢?”
“闭嘴!”网中人不喜欢听到这个词,尤其是这个词用在了自己身上。
等他走后,戮世摩罗惬意地坐在王座上,摸着被掐红的脖子,“哈,结婚难道有很多次吗?”
帝尊要和妖神将结婚,就在今晚,毫无疑问这是非常仓促的,好在戮世摩罗宣布一切从简,底下的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对于这个人类帝尊和男魔结婚完全没感觉,在妖界,这是极其平常的事。不过,如果他们没有将这事做好,惹了帝尊不快,要他们的脑袋搬家就不妙了。
毕竟他们才刚刚归顺,一个不小心丢了脑袋,那不是很亏?
“这破衣衫要穿你穿!”网中人把撕的细碎的红衣衫丢到戮世摩罗跟前。
“我是帝尊呢。”戮世摩罗挺有心情调侃他的。“只有这一次嘛。”
“哼!”
“妖神将,你怎么能这样跟帝尊说话……”
“天兵君啊,可以请你闭嘴吗,要你做的事都做了吗?”戮世摩罗拽住他的两只角,把他丢出门外。
“帝尊啊,我不要去看那个死老头――”天兵君扯了两嗓子,没人理他,只好一个人奔向厨房。
“异乡一切从简,咱们不用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干脆直接入洞房吧!”戮世摩罗提议道。
“要入你入!”他的耐心快要用完了。
戮世摩罗在他耳朵边小声说了几句,网中人微微哼了一声,听话的跟他进了里屋。
留下几个婢女你看我我看你的松口气,“看来只有帝尊能压住他,我真担心帝尊的夜生活。”
“我看未必,帝尊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男人有时候会为了爱妥协。”
“你是说――”
到了婚房里,只有他们两人。戮世摩罗扯拉网中人的衣服,被网中人按住手,压低了声音,别过头道:“别太过分。”
“嘘――”戮世摩罗的指尖点在他的嘴唇上。“也许,我真的心动了。”
“小子――”戮世摩罗双手抱住他的脖子,一下子吻住了他的唇。网中人突然心悸,竟神使鬼差地揽住了他的腰。但当戮世摩罗的舌头伸进来时,网中人突然清醒。
“别动,有人看着。”戮世摩罗呢喃着。
“你小子别演戏演上瘾了。”网中人压低
声音。他知道这小子最爱演戏,有时候都分不清是真还是假。
戮世摩罗没有理会他,继续扯拉他的衣服,最终两人倒在了床上。
外面,一个小丫头悄悄的退出来,对其他人说:“帝尊毕竟是帝尊。”
天兵君带着一群人,提着好吃的饭菜搬到死牢。途中他遇到了那个自告奋勇的小妞,说实在的,他很喜欢这小妞的火辣身材,“帝尊的嗜好真让人无法理解。”
“天兵君。我……”
“私下里可以叫我杀生鬼言啦,哈哈,这么晚了,姑娘找我有事?”
女人舒了一口气,结结巴巴道:“帝尊他,他和那个妖神将……”
“帝尊现在正和妖神将打情骂俏亲亲我我,”天兵君以为她正伤心失落,安慰道,“不过你还有我呢,不要伤心。”
“我怎么会伤心呢。”女人小声说了什么,天兵君没有听清楚,问道:“你说什么?”
“我是说,谢谢你。”
接着天兵君闻到什么香味失去了意识。
不多时,她便扶着一个老头儿出来,“哈哈哈……”
“阿爹,小声点,莫要将人引过来了。”
“我会怕他?哼?那个黄毛小儿!”
“是吗?”羊肠小路上,戮世摩罗摇着紫扇,在月光下,信誓旦旦的反问着。
女人惊恐道:“你不是,不是……”她转身一看,果不其然等着她的是本该在洞房的妖神将,“你们使诈。”
“比不过你啊小姑娘。”戮世摩罗笑着将她打量一番,“说真的,还不如爱将呢!”
网中人哼道:“这时候还要浪费时间吗?”
“爱将讲的对,春宵一刻值千金,死老头,之前你和我说只要我打败你,你就诚服于我还算数吗?”
“哼,如果不是你的护甲,就凭你!”
“谁说我要用魔之甲了。”戮世摩罗主动在他面前,将魔之甲卸除交给网中人。
老者对这少年帝王一脸不屑,他知晓这小子一直想要收服他,而他绝对不会服从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如果不是他身边的网中人,他怎么可能被抓住。
而结局却是出乎意料,他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这个少年以及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网中人,“你竟然,竟然……”
在妖界,有一种方式,可以让人将自己的功力转移给另一个人,但没有人会完全信任一个人。没想到……
“按照你的要求,我没有使用魔之甲。”戮世摩罗虽然赢了,但不是没有受伤,他不比老者伤的轻。
但他赢了。
相比能收复一个得力干将,一切都是值得的。
“哼,老夫说话算话。”
――――――
洞房花烛夜,两人相对无言。
网中人再一次拎着戮世摩罗的脖子,他这次是真的怒了。
“我没告诉你吗?”
“你没告诉我!”
“那你是要功力还是……”
网中人气极,“臭小子!是我太纵容你了吗?”
“爱将,只要是你,我不介意的~”
网中人已经分不清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他绝不可能低头!
“爱将~”
第二天网中人遇到了那个妹子,她告诉网中人,其实这事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当初怎么传功体的再传过来就好,当然那个那个也可以,和体位没关系。她是不介意让戮世摩罗不爽了。
网中人一挑眉,当晚找到了戮世摩罗,他正在泡澡,看到网中人,惬意地说道:“爱将,你终于想通了吗?”
网中人利索的把衣服褪去,跳到水里,戮世摩罗撑开双臂双腿,等着网中人投怀送抱,熟料扯着戮世摩罗的胳膊说道:“其实我也不介意那个人是你!”
“爱将你听我说!”
网中人抬着他的大腿于肩上就开始干了起来。
“唔――”
水浪,人更浪,over。

评论(1)
热度(31)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