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呐,与你在一起,一定是最浪漫的事情吧!

(1)等一个人
初冬,下着寒雨。
网中人举着一把雨伞靠着墙边,这样的天气晚的早,路上行人有说有笑,他们都是赶着时间回家的人。
网中人抬头望着出口,没见到那小子,遂又深呼一口气闭上眼睛。
没过多久,年轻人来到他面前,见他低头发呆,便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揉,“想什么呢。”
“想你。”网中人覆上他的手往嘴角哈气,接着揽着他的肩挤在一把伞下,道:“我们回家。”
“怎么不在里头等我?”
“你看不到我怎么办?”
“我可以给你打电话。”
“我想让你第一眼就看到我。”
(2)睡觉
被窝里,小空打着哈气,“啊,又降温了。”
网中人关了电视,搂着他道:“早点睡觉。”
“爱酱,你没听到我的关键词么,是降温!”
“困了就睡觉,不然我让你半夜也睡不了。”
他意有所指,小空哼唧一声,气场弱了下来。他是真的困了,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半夜里不知梦到什么,乱踢被子,像一个多动症的孩子,网中人一会儿帮他盖被子,一会儿将他搂的更紧,但这样不是办法,最后只能将他弄醒。
他的眼睛有些红,懵懵懂懂,似在现实与梦境的分界线,网中人温柔的亲亲他的额头,“有我在着呢。”
小空搂着他的脖子,情绪稳定后想对他说梦里的事情,可是在看到他的眼睛一瞬间,什么都忘了。
“有你真好。”只要过着这样的日子,怎么样都好。
(3)工作
超市里人很多,小空推着购物车站在一堆萝卜跟前,道:“爱酱,你看,好便宜啊!”
说着从购物车里拿出选好的大白菜掂量着说道:“虽然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但我更喜欢便宜的。”
网中人挑眉,推了推墨镜,“我们也不是那么穷吧。”
“你没户口,上不了班,咱们是得省省了。”说完噗呲一笑,“逗你玩。”
两人回到家,开始做萝卜全宴,网中人呼啦折腾出数十根极细的蛛丝,开始切萝卜。小空竖起大拇指,一旁看着。
网中人想着自己应该找份工作了,但作为黑户,他也只能在公园里表演魔术赚点零花钱了。
小空下班去找他,见他被一个男人纠缠着,机警的走过去,护食地看着对方。
“他说他可以帮我搞定身份证。”
“只要你签约我们娱乐公司,别说身份证,就算是……”
“有了身份证,我就可以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了。”
“大哥!能别只盯着身份证嘛!”星探纳闷的挠挠头。
“不要大意的去干吧!”小空赞道。
(4)家属
毫无意外的,网中人火了。
第一部傻甜白言情剧,第二部就拍电影去了。
“他们说你只有脸可以看了……”
网中人看着卡里多出来的钱,一个零一个零的数,“随便。”
“胡说!明明那个地方也很可以。”
网中人思考他说的话,又把数的零给忘了。“这一点,你说的对,晚上床上见。”
网中人的确是靠脸吃饭就可以了,有的是人买账,何况他还有一身不俗的武艺。
人红是非多,他和小年轻经常成双入对的,很快登上头条,公司让他好好澄清一下,他倒好,面对众多记者,直接说:“那是我的家属,我爱人。”
“你这样,我跟你讲,我们签的合同要终止了!”公司的老大威胁他道。
“随便。”
反正身份证到手了,他可以去找工作了。
(5)爱一个人
“爱酱你说,最浪漫的事是什么?”小空趴在他的腿上,懒洋洋的吹着夜风。
网中人捋着他的头发,毫不犹豫的说道:“就是和你在一起啊。”
小空起身,跨坐在他的腿上,双手揽着他的脖子,“我一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
网中人忽地吻着他的唇,堵住他接下来的话。
小空惊觉脸上一片湿热,是下雨了吗?
那一晚,小空睡得不是很安稳,隐约听到一句话:“对不起,只有这一点,我无法做到。”
(就是想看两个魔头谈恋爱啊)

评论(5)
热度(23)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