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哪有更完美

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
(1)
魔世是一个地广魔稀的世界。
其中一个叫修罗国度的国家有一个热衷打仗、沉迷收养外来孩子、英武伟岸的帝尊。帝尊某日捡到一个小娃娃,他把这小娃娃当做自己的小王子。
可是这个小王子患有怪病,每隔一段时间便浑身疼痛,而且随着年纪的增大,发病的频率越高。
宫里的御医没一个知道原因,只推测道:“若任由这个频率发病,小王子恐怕活到七岁便承受不了这个疼痛了”。
实际上这个小王子能承受这种疼痛已经让他们惊叹了。
小王子活到七岁的时候便搬到一个依山傍水的渡假行宫里,那里清静,适合修养。
有一天午间,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小王子趁着侍女午睡时,偷偷的溜进后山里玩耍,遇到了一个人。
他眨着头仰望着被斑驳的影映的绚烂的年轻人,心想他真不像个人。
“我当然不是人类。”神秘的男人坐在树上,慵懒的敲着二郎腿。
实际上魔世里只有小王子一个人是人。
每每午后,这位小王子必定会去后山看这个蒙着面具的男人。那名男子不爱搭理这位小王子,曾佯装生气道:“不要打扰我晒太阳。”“我会吃掉你!”等等。
小少年看着他笑,金色的瞳孔里装得满满的全是他。
这一次,他偷偷的爬上了树。正对着那人的笑脸――不知什么时候摘掉了面具,突然放大的精致的脸像透着醇香的酒。
小少年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然后一不留神从树上滑落。
那人猛地拉着他的手一扯,然后揽着他的腰,纵身一跃又跳在了树上。“小子,你要怎么谢你的恩人?
小王子的视线从他的眉眼移至他的嘴唇,忽地亲了一口。
年轻人脸一红,笔直地往下摔倒,连带着小王子也跟着摔了下去,他趴在年轻人的胸口上笑的灿若烟花。
“这么小就会耍流氓了!”
“大哥哥,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娶你!”小王子对着他的唇吧唧又是一口。
(2)
竖日,王宫里派人把小王子接走了,说是请了魔世最好的医生,一定会把小王子的病治好。小王子心想等治好了病再来找这位大哥哥。
“这是世间罕见的巨骨症啊!”
众人没有听说过这种怪病,大夫解释说:“患有此病者,若任由骨头生长最终会死于骨头的剧烈生长……”
小王子听得一脸蒙蔽,然后看着那位大夫留下一罐子药,“只能依靠这种缩骨丸压制生长才能保住命。”
帝鬼一听,能保住这孩子的命已算命大,感激涕零地对那医生道谢。
医生叮嘱道:“且不可任由情绪大喜大悲。”
“我以后不能长大了吗?”
“嗯。”医生摸着他的头,无奈道。
小王子想起山林间的那位大哥哥,闪着一双金色的大眼睛,委屈地哭起来:“哇……”
一哭这病当场就犯了,小王子痛的浑身缩起来,医生感觉塞给他一粒药丸,才缓和起来。
自那以后,他的行动又被限制起来。
约莫十年过去,小王子还是七岁的小孩子模样。大家都习惯了他这样的存在,小王子也不是忧郁的人,嘻嘻闹闹的天真样子很招人喜欢。
小王子说他想去行宫修养,帝鬼最近又想打架了,甚至还准备带上他的两位大将――妖邪二将,这时候已没有人会限制他的活动。
他一路低着头不敢去看,当年的那个大哥哥还在吗?如果他一直都在等他的话,他要怎么和他说,对不起,因为我不能长大,所以当年约定娶你的事情不作数了。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来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地方,正待抬头时,脸上忽然被一颗苹果核砸了。
“哼!”
(3)
“让你等了十年,我……”
“我才没有等你!”年轻人慵懒的伸着腰,“小子,你还是这么点点大啊?”
小王子挠挠头,“因为我,那个不能长大,所以……”
年轻人手指间忽地射出数道飞丝将小王子缠住,轻轻一拉,便坐在他的腿上。
年轻人道:“那正好,你不会长大,我不会老……”
“才没有正好。”小王子纠结道,“我不能娶你了。”
年轻人拍他头,“想什么呢?”
“别拍我的头,我要再长高一点。”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本邪郞待腻了,”年轻人忽然开口说道。
“你要离开吗?”
年轻人看着小王子的眼睛,忽然取下面具挂在小少年的脖子上,道:“哈,再吃几年素,我看我改行去当和尚算了。”年轻人一改平日懒洋洋的画风,小王子从他的张狂的神色中看出了一丝邪性。
他抱着小王子轻轻飘到地面,然后单膝跪地,吻着他的手背:“若我回来,定允你永生永世,我的王子。”
小王子被他的允诺震撼着了。良久,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年轻人捏着他的下巴,道:“这是帝鬼的行宫,非是常人可以进入的。而我,小王子,请务必记住我的名字,妖神将·网中人,我的记性可能不大好。”
(4)
网中人没再回来。
小王子的病倒是治好了,一个懒得早已淡出众人视线的医生随便一折腾,他就长大了。
长大了嗯。
长大到每个深夜都想到那个人的脸,长大到一想到那个人的脸,就想做羞羞羞的事。
帝鬼最近沉迷吸烟,愁的,因为无法拒绝一个眼神。
“我想见网中人。”
于是网中人他给带回来了,但是他却留在了人世,听其他人说他被逼着去演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了。
于是小王子就当上了帝尊。
莫说小王子长大了,就算没长大,这个失忆症患者网中人也是记不住他的。
“爱将。”年轻帝尊撩着发丝看着他。
“帝尊叫谁?”
“你啊。”
“哼……”妖神将不喜欢轻佻的人。
如果没有大事发生,妖神将不喜欢待在魔殿那种地方,于是他习惯性的钻进山林,饱饱的吃了一顿,打算找一个顺眼的树杈蹲上去睡午觉。
然后他在树吖根部看到十个圆,像是自己的手笔,但是脑海中并没有什么浮现。
他睡的正香,忽然听到细微笑声,睁开眼一看正是那轻佻的小子。小子招呼不打,径直飞了上来与他挤在一根树枝上。
“下去!”
“不要。”
“臭小子!”
“爱将,你看这是什么?”少年人从怀里掏出一副面具 。
“还给我!”网中人嚷着。
“不给!”两人争夺着扭在一起。
树枝不堪承担,应声而断,两人“唰”地掉在地上。
“我的屁股――”
“哼……”
“有没有想起我的名字?”
“你不就叫戮世摩罗?”
年轻的帝尊摇头道:“是我告诉你的那一个。”
“不知道,我记性不好。”
戮世摩罗搂着他的腰,揉捏着:“再想想看。”
网中人捉住他那不安分的手,一双危险的眼睛微微眯着,从他的眼睛一直定位到喉咙,说道:“是你先招惹的我!”
“所以,我允许你对我为所欲为。”
于是网中人就开始为所欲为了。
为所欲为是个可以循环到地老天荒的动词,就像“啪啪啪”一样。
(略)

评论(3)
热度(38)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