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醋

戮世摩罗虽然总是在吐槽山洞,但这一晚就算没有追兵,他们还是住进了山洞。
天兵君学着戮世摩罗的语气讨好般的吐槽着山洞,被网中人哼了一下,怂的躲在戮世摩罗身后,夺回了魔之甲但又遇到意外的人,戮世摩罗心思莫名,有点不耐烦地将聒噪的天兵君拒之洞外。
往日就算无事,也能聊到半夜,今日安静的有点可怕。网中人的心思很好猜,戮世摩罗看了一眼,没好气的翻过身子不打算再看了。
不知为何,虽然自己提到黑白郎君时毫不介意,但一旦看到网中人在意他时,内心烦闷的不行,甚至隐隐有一丝痛意滋生。
但毫无意义。
就算与他戮世摩罗无关,网中人亦会为修罗国度留下,他们终究是同路人。再怎样不甘,他的选择也只有这一个。愈是这样想,内心愈是不好受。
他不该这样想,是那个蜘蛛选择的他,他没有强迫他什么,没有。
“下次醒来,不要忘记我……”

网中人脱下自己那一身衣衫轻轻的盖在戮世摩罗身上,戮世摩罗并未睡着,下意识动弹一下。
网中人:“我以为你冷。”他抖的厉害。
戮世摩罗:“我有魔之甲,不怕冷。”
网中人冷哼一声,也未打算收回衣衫,戮世摩罗看着他雪白的內衫,内心忽然爆发一种魔鬼般的冲动,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网中人结了张网,挂在两处洞壁之间,然后悠闲的睡在上面,颇有情趣的摇晃着。也许他内心里在哼着歌,戮世摩罗:“爱将,你这么开心啊。”
话说出嘴,戮世摩罗就想收回了,为什么开心,自己难道不明白么。
“哼……”网中人一愣,“杀死一个重伤的黑白郎君并不会让我快乐。”
“所以,我没命令你去杀啊。”所以果然与他有关啊,戮世摩罗把折扇铺开盖在脸上。
“你没资格命令我。”
若能再度夺回修罗国度,甚至统一魔世,便有资格了吧,戮世摩罗强迫自己不要再乱想了,不接话,不问话,气氛再度安静下来,也许不应该把天兵君支走。
戮世摩罗摸着身上盖着的红衣布料,忽地准确无误的扔到网中人身上。
他不是弱者。
网中人看他的背影,觉得他真是莫名其妙,夺回魔之甲不应该开心的吗?

天亮时,天兵君提着一篮子早餐进来,戮世摩罗满意地拍着他的肩膀,“天兵君,你真贴心。”
“为帝尊鞍前马后是属下的荣幸呢,帝尊啊,这是我们店里最好吃的,帝尊啊……”

戮世摩罗正要招呼网中人下来吃饭,仰头却见蛛网上空无一人,脑海一时之间竟然冒着两人打架的情形。
他用扇子敲着头:“不要再想这些没营养的事情了,管你屁事。”
“帝尊怎么了?”天兵君问。

一场早餐,吃的味同嚼蜡,天兵君收拾残局的时候,网中人拖着一只血淋淋的野猪腿进来。
“哇!”天兵君惊叹的不是这猪腿有多大,而是自己要是得罪了妖神将,这腿就是自己的了。

戮世摩罗让天兵君去带点调料来,天兵君屁颠的去了。
“爱将啊,你一个人就能把一只野猪生吞活剥了?”
“留下这一点算是客气了。”
“哦……”

晚上时,火堆烧起来,网中人烤着火腿,戮世摩罗一旁看着,忽然听到天兵君道:“忘了带醋!”
网中人:“不需要吃醋。”
“可是怎么会忘记带醋呢?”
“你们人类就那么喜欢吃醋吗?”
“帝尊啊,你喜不喜欢吃醋啊?我再回去讨。”
“小子,你喜欢吃醋吗?”
“……”
够,够了……

评论(5)
热度(50)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