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网空〗无聊

如果必须有下一代……
是的,当小空想到这个问题时,就和网中人提了,随口说说的语气。
网中人一怔,还好戴着面具不至于被发现什么。
那是迟早的吧。也罢,他是一个合该孤独永世的魔。
“爱将,你觉得我应该喜欢什么样的?”没事可聊的时候,戮世摩罗歪着头问他。
网中人冷眼看他的脸,眼神滑落至他的脖子,这个脆弱的地方他只要轻轻一捏,一切都会回归于无。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他一贯的黑暗想法,以至忘了魔之甲,这还是他亲手帮忙夺回来的。
“哼,帝尊还是将重点放在大事上才是。”
他不想听。
他又不是谁的私人保姆。
“给点建议嘛。”戮世摩罗将手搭在他的肩上,网中人后退一步,保持一种名叫君臣之谊的距离,低头回道:“九界尽收囊中之前,不要妄想了。”
“很无情呢。”
“那就在魔世未统一之后再说吧,那时……”网中人觉得自己征战之路永不会停歇。看了一眼边思考边撩着发丝的戮世摩罗,网中人敛起双眼离开了。
无法想象他的身边站着另外一个人,那个位子一直都是他的,太可笑了,网中人觉得心底某个欲盖弥彰的呐喊太可笑了。
他翘着二郎腿,迎风灌了一夜的酒,可惜无缘宿醉,清醒的可怕,天边繁星永恒的孤独着,这是永生赋予他的诅咒。他觉得自己不适合这种宽敞的地方,多年来为了什么人尝试改变的习性,一瞬间也会变回去。
山洞里安静诡异,才是舒服的。网中人靠在冰冷的石块,胸口起伏,此时一头叫嚣的兽快要从心底脱出,他想抓住那小子的领子口宣布所有权。
但他能想象的到,下一秒画面会被错愕的眼神占据,或是无懈可击的佯装:爱将,你也会开玩笑了呢。
“哈,哈哈……”
“爱将,你的笑声真独特。”山洞内响起另一个人的声音。
网中人飞丝过去,将他困到自己面前,“小子,你来做什么?”
“找你啊,要不我是很闲才逛到阴暗暗的山洞哦。”
“哼…”
“我等你很久了。”
“哼……”
“是讲,我有得罪你吗?动不动就哼一下,是有多讨厌我啊?”
吵死了!真想堵住他的嘴!
“喂,把我松开啊,还是你想玩什么少儿不宜的捆绑play啊?”这种束缚力怎能困的住戮世摩罗,见网中人一时不理他,只好发出内力将蛛丝震碎了。
“不要打扰我休息。”
“我找你当然是有事。”
“哼!”
“你在逃避我什么?”戮世摩罗开门见山的问。
对上这种眼神网中人突然讲不出话,小子虽然狡诈的像一只狐狸,难得对他认真起来。
“没。”
“真正是没吗?”
“没有,就是没有。”
“好吧,没有就没有,不要这么激动嘛,爱将你引以为傲的冷静呢?”
“哼!”
戮世摩罗与他并排坐着,网中人看他一眼冷声问:“帝尊为什么还不走?”
“我在关心下属啊,喝醉酒了很难受呢。”
网中人呵呵笑:“别将我与你们弱小的人类相比,我睡醒了会想吃人,帝尊不怕吗?”
“原来你们魔耍酒疯就是吃人啊,确实不是人类可以比拟的。”
“哼……”
“我究竟是哪里让你不满意了?”戮世摩罗不耐地突然偷袭,将他面具拆掉。
血色的邪眼一瞬间迷起,网中人掐住戮世摩罗的脖子,“还来!”
“不要。”
“我杀了你!”
“你不会!”戮世摩罗笃定道。
“哼!”网中人知道什么狠话都是废话,不再浪费时间,将他压在地上夺他的面具。
戮世摩罗力气不小,特别是他拼命挣扎的时候,网中人根本抢不到。
两人纠缠着,衣服不知不觉凌乱不堪。
戮世摩罗在他身下捂着面具,大口大口的喘气,网中人看的有了反应,戮世摩罗亦有察觉,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也就安静了一两秒,戮世摩罗扭扭腰动动腿的问道:“我怎么觉得我很危险呐。”
网中人紧紧地压着他,一手扣住他的脖子,警示道:“你再动一下试试看。”
(反正没粮,虐一虐好了,车也不想开,报个社)

评论(4)
热度(29)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