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狂吸网空网!

〖瓶邪〗心之所属

(最近被三叔虐cry)
我看到了漫无边际的苍白。
在翻山越岭寻觅无果时,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那是雪。
雪,该是冷的。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忽然停下脚步,从黎明之初走到暮光之终,我竟然没有注意到自己一直都是一个人,胖子呢?
说好一起去接小哥的,太不够意思了。
这个想法才冒出来了又被推翻,因为小哥已经出来了,那我为什么会在这找人?
我望向来时走过的路,身后长长的一串脚印渗着殷红。我揉了揉鼻子,下意识看手。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逝,接着便从床上挣扎醒来。
胖子脸色铁青,嘴上一圈胡渣子没来得及刮,看到我醒了,嚷道,“天真,你要是倒了,等把小哥救出来,他非把我揍成瘦猪头。”
我看他手里两塑料袋水果还没放到桌子上,估计傻愣愣地挂在手上提了一夜,“胖子,你冷笑话退步了。”
“你爷爷的。”
这个梦相比之前那个令人窒息的梦真的好太多了,它让我无比清晰的认识了一点,不是我的身体已经力不从心,而是我要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我想从床上下来走走,胖子哗啦一下把水果一丢,把我按住,“你先躺着等医生来。”
“我腿又没毛病。”
“那你脑子咋有病了呢?没在水里泡着也能泡出毛病?”
“行了行了,我自己身体我自己有数,别把我当成林黛玉似的,我不是从前那个小三爷了。”现在我讲出这些话,是出自对自己的认知,人在经历越来越多事情后,就会站在上帝视角全面的看自己,然后告诉自己什么是最重要的,可以做什么事,可以为什么又牺牲些什么。
干了这一票,就好好休息一下。
“这小哥,我带人去救,你先养好自己。铁三角也不是白叫的。”
“铁三角,缺一不可。”我伸出手跟他碰一拳,“那我怎能缺席?”
有的人终其一生,犹如玈人无所归属,而我的此生归属就是心之所属。
我想起梦里那串脚印,血色如花,赠我一双深邃的眼。

评论(1)
热度(19)
  1. 乔安尘匿 转载了此文字
    此生所属。。。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