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空网〗温柔的陷阱(反正我是爽到了)

(1)
戮世摩罗总是借着商讨战事,私下与网中人共处,东挠挠西摸摸,爱将长爱将短的。

他表现的再明显不过了,就他那心思,连瞎子都能看出端倪来,无奈网中人早就习惯了他这一套,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反应过来。

刚明白这个事时,网中人有意回避他。想想也是,君臣之间发展成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的。网中人没有跟他翻脸算客气的了,可就算这样,戮世摩罗依然没有打退堂鼓,又不吃亏。

见他恨不得以自己为中心画个保护圈似的防着自己,戮世摩罗有点心塞,他一靠近,网中人就后退,这也太夸张了吧,真当他是豺狼虎豹啊,爱将几时怕过这些虫子了?

不过他那个圈很快就形同虚设了,因为调戏这样的网中人格外有滋有味啊,所以网中人只要反应过来往后退,他就变本加厉地跟上去。

“爱将怕我啊?”网中人无论换什么造型,都带着面具蒙着眼睛,只露出形状姣好的嘴唇还有瘦削的下巴,所以戮世摩罗的视线自然而然的放在了那个地方。

网中人一想到他的内心可能要干什么,就气的不行,臭小子是太闲了吗?修罗国度这样子就可以了吗?不过扪心自问,臭小子目前的努力他还算满意,只除了这一点。于是他又陷入了死循环,臭小子太闲了吗?

“爱将不说话,是默认我说的意思吗?”戮世摩罗看着一股脑退到墙角似乎在想事情的网中人,忽地扑上去,用手指点着他的嘴唇问道。

“哼,笑话!”网中人扭头摆脱他的手指,戮世摩罗却是趁着他开口讲话,准确无误地把手指伸进去,还搅了两下。

网中人呸的一声吐掉,反握住他的手,真要打起来,这小子不会是他的对手,他网中人还从来没有怕过什么,只是在这种事情上,他不愿明着说出来,给臭小子一点面子,结果他倒好,登鼻子上脸。

“爱将~”戮世摩罗什么时候用这种语气说过话,嘟着嘴吧,连眼角都柔和了许多。网中人觉得他jing_虫上脑了跟变了一个人似的,但是对象是他就很难让人接受了,谁给他的勇气?

“臭小子,我会揍你!”网中人不客气的反身把他压在墙上,盯着他眼睛看。
虽然突然换了姿势,不过戮世摩罗一点儿也不介意就是了,手不能动弹,还有腿啊,他提起大腿,正好抵着网中人的双腿之间。

蹭了蹭。

网中人立即松开他,哼了一声走开,“战事早已商榷完毕,夜已深,帝尊该回去休息了。”

“好喽,好喽,别这么大惊小怪嘛!”就说他的爱将嘴上虽然说揍他,可是从来没动过他呢,谁给他的勇气?当然是浑身上下只有嘴巴逞强的爱将你啊!

“哼!”

戮世摩罗日常做完,走到网中人跟前。
“你还有什么事?”
吧唧一声,戮世摩罗亲在他的唇上,“拜拜~”

这次是真怕挨揍了,戮世摩罗呲溜一声跑走了。
“戮世摩罗,你该死!”

(2)
第二天,戮世摩罗顶着黑眼圈到处转悠,有模有样的处理事情,网中人跟着他一起。

其他人谁都不知昨晚发生了什么,但从戮世摩罗平时的举动都猜到了肯定与妖神将有关,就天兵君这个傻缺关心的把网中人挤开,凑到戮世摩罗面前,“帝尊啊,帝尊你怎么了?黑眼圈这么深,是处理政事太劳心伤力了吗?有什么需要我杀生鬼言的――”

巴拉巴拉……
戮世摩罗双手揉着太阳穴,“妖神将!”
网中人刚被挤开,心情超不爽的,真想给他一个无定飞丝!他不是想和戮世摩罗那个臭小子离得最近,他就是非常讨厌别人动他!

“妖神将!”
“帝尊。”才反应过来,戮世摩罗正在喊他。
“可以拜托你把他的嘴巴糊住吗?吵死了。”
天兵君一听,吓得捂紧嘴巴退到犄角旮旯了。

“还有其他事情了吗?没有的话就退下吧,我要休息了。”
“帝尊,帝尊啊,杀生鬼言愿意给你揉揉肩捶捶背……”角落里嘴快的天兵君又废话起来了。
“妖神将!”
网中人冷着脸盯着天兵君,天兵君第一个溜出大殿。如果能让戮世摩罗转移目标的话,不对,就算转移目标也该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正事上!

所有人都走了。网中人一失神就变成最后一个了。
戮世摩罗说道:“刚刚天兵君确实提出了个好建议,爱将,帮我揉揉肩。”
“哼!做梦!”臭小子想干什么,他心里没点逼数吗?都上过好几次当了。
“呵……”戮世摩罗揉捏着眉眼,头确实是疼的,昨夜梦的太刺激,醒来一直想,一直没睡着。

网中人真的很讨厌现在这个状态,但是他就是没忍心一走了之,他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

戮世摩罗再一睁开眼,网中人已经来到他的身边给他揉太阳穴了。
戮世摩罗轻笑一声,“爱将。”
“哼!笑什么?”
“爱将你还真是口嫌体正直啊。”

网中人懒得与他废话,因为顺着他的话接下去又会扯上其他有的没的。戮世摩罗眯着眼很快睡着了,他不是不想和网中人纠缠,是确实累了嘛。

啊,爱将,爱将……
几时他变成了这样?是太孤独了吗?
不是,最孤独的日子早就成为过去。
是看到身边最温暖的所在,就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想要拥抱,想要让他成为只属于自己的存在。
还不够,远远不够!
最自私,最本能的想法……

“爱将……”鼻音厚重。
网中人一愣,他知道这臭小子又想干什么了!刚要离开,衣服忽地被扯住,然后整个人重心不稳倒在戮世摩罗身上。

“爱将,我想要你。”这是第一次,戮世摩罗说的这么直白,他甚至将他的面具直接拆下了。

眼神最为直观,心跳最为坦诚,呼吸最是灼热,网中人全感受到了,但他最不想面对,他觉得再有一秒,自己就会沉沦。

下意识别过头,戮世摩罗立马掰正他的头。“逃避最无耻。”
但有用啊,网中人冷哼一声,要从他的身上起来,戮世摩罗不让。“爱将,我真的很想很想和你――”

网中人打断他的话,“戮世摩罗,那我们就好好说吧。”事已至此,不开诚布公说出来,只是浪费时间,不清不楚的纠缠确实不是他的风格。

网中人这话的意思他心里明明白白,应该讲从一开始,看到网中人那个态度,他就明白了,温水煮青蛙完全没用啊,但是只要不说明白,他可以当做这是求爱过程中的情趣。

但很明显,戮世摩罗很怕走到这一步,平时他总是调侃网中人怕他,实际上最怕走到末路画上终止符的是他。所以网中人真要开口说了,他心里那根弹簧突然压到了底,触底反弹最为致命。

“说什么啊,用做的就好了啊!”戮世摩罗直接印上他的嘴唇,又是tian_又是yao_的,就是撬不开他的牙关。不过网中人竟然没有挣扎,不挣扎就好办很多,戮世摩罗钳住他的下巴用力一捏,舌头顺利钻了进去。

纠缠、放_zong,几经缠绵,网中人越是没反抗,他越是害怕,到了最后,动作都是抖的,呼吸越发的凌乱起来,末了上气不接下气地离开他的嘴角,银丝连线,在两人之间牵出一道暧昧的分界线。

“好吧,我投降。”戮世摩罗无所谓的说着,“先爱上的先输呗。”
网中人欲言又止,戮世摩罗呵呵道:“再躺在我怀里,我就当你是邀请了!”

(3)
网中人以为从那以后,戮世摩罗就消停了,哪知道只不过又回到了原点,该摸的摸,该蹭的蹭,一次都不落下。

每次想说个清楚都被他给打哈哈糊弄掉,网中人哪里不知道他怕什么,讲道理,从他选择和戮世摩罗一条黑走到底,他就做好一切心里准备了,也许会走到最高处,但也会输的一败涂地。

他就是想看那样的戮世摩罗,是那样的,不是这样的。
“喂,爱将,你最近发呆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是着凉了吗?我摸摸。”

看,他就是这样,把机会主义者表现的淋漓尽致。网中人说不过他,能比得过他的只剩下内力、武学,可是这两样他自从和戮世摩罗并肩同行,就再也没对他用过。

温水煮青蛙还是有用的,以前他经常炸毛,现在习惯了,真的习惯了,就跟之前习惯他的废话一样。

对这种“老油条”,网中人脸皮不得不跟着变厚,“你挠你继续挠,我有反应算我输。”
然后他就输了。

推就间就会发生点意外的事,不过好在理智还有那么一丢丢,整理整理衣服就可以当做没事发生过。

次次都是这样,l戮世摩罗就有点遭不住了,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那地方硬的跟铁一样,能很快软下去吗?于是他就想点子拉网中人下水,如果能一举拿下网中人那就更美妙了。

不过网中人对戮世摩罗也开始采取了消极抵抗方针,他觉得不能再这样纵容下去,他真的会陷进去的。
但是没用啊,那小子尽干些绕着刘海,舔着嘴唇的动作,用一种色气的喑哑的声音you_惑他:“爱将……”

温水煮青蛙固然有一定的效果,但是也会让青蛙产生抗性,任凭他再咋子you_惑,只要没动上手,网中人就一概不当回事。

嗯,方针可以慢慢调整的。

“爱将,今夜太晚了,外面下着雨,我就不回去了吧。”戮世摩罗手托腮坐在桌子旁‘认真’的翻折子,烛火被从窗户缝隙挤进来的风拉的细长。外面风呼啸,叫声有些凄厉。

网中人皱着眉头没拒绝,就算是个人类,淋点雨还能病了不成,就算病了,最近也无战事,他也是可以代劳的。
所有事情他都想到了,就是没有下逐客令。

“哈啊~”戮世摩罗打了个哈欠,伸个懒腰,“爱将我们睡吧!”
睡就睡吧,床让给他,网中人睡哪都行。
“那我多不好意思,一起睡啦,我没那么胖的!”戮世摩罗外衣褪下,略显纤瘦。

网中人以前给他上药的时候自是看过的,这个人类的躯体有着年轻人的结实,但也有着被突然拔长的后遗症――还是少年人青涩身材的感觉。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网中人能容忍你睡在这里已是极限。”
戮世摩罗钻进被窝,下巴抵着膝盖,笑道:“爱将,你以为我会对你怎么样吗?哎,不行了,下雨天,我这些老伤就犯了,浑身都疼的。”

“人类,身体就是弱。”这话真假不知,别看那小子一脸笑嘻嘻的说,搞不好就是真的,这么一想,网中人就生气了,既然知道自己的弱处,还逞强个什么?

“比不过你们魔,做什么都能忍,我啊……”戮世摩罗伸手摸摸自己下面,嘀咕道,“也挺能忍的。”

网中人吹灭了灯,说道:“你睡吧。”
“冷。”
冷?管他屁事。
然后他就挤上去了,但是这滚烫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冷吗?”
“你一过来,我心跳就加速了,自然就热一点了嘛!”
“哼!”
“不信,你摸摸。”

网中人以为他握上自己的手是放在他心口上,谁知戮世摩罗竟然把他手带到下面去了,“你摸摸看,又热又烫,还很硬哦!就是暂时没有用,爱将你说可惜不可惜啊。”

他把裤子给脱了!

“戮世摩罗!”网中人骑到他身上,手里握着他那根硬邦邦的棍子,哼道:“挑战网中人的耐心很有成就感吗?”

戮世摩罗一时无话可说,末了,道一声,“你继续,不要停。”
就是想啊,非常想啊,不想和别人,只想和你的想啊!

(见评论)

评论(21)
热度(33)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