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恨藏〗上(幽灵马)车·慎(小修一下)

(曾几何时,我还没想到黑白的眼睛也有问题。老久以前写的。)

藏镜人在换了行头当天地不容客之后,架也没少打,以前专注对付史艳文,现在不搞孪生兄弟兼宿敌了,专注度也下降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在交战中被人下了药,对一个老江湖来说也太不可思议了。在将他们全部送进地狱后,藏镜人怒不可斥地发现身体某处发生了某种明显的变化。

“哼,这种下三滥的手段!”藏镜人不屑的哼声,便用功力压制这种身体变化,但是走了一截路,他越发的觉得无力,只得寻一棵树靠着坐下。

原来越是用功力压制药性发挥,越是适得其反。藏镜人闭着眼睛,溢出轻喃细语:“热……”

右手不知不觉地移到两腿间,轻轻地碰触着,就这么小小的碰触,那里就ying起来了。藏镜人拧着眉头压抑不住的哼唧一声。

听闻自己异样的声音,藏镜人心想,他确实许久没注意到身体对这方面的需求了。横竖这荒山野地没人来,不如速战速决了再离开。快速解开腰间束带,藏镜人左手持盾顶在前面,右手开始在里面活动了。

才握上去没揉捏两下,就远远的听到有人放开嗓子大叫的声音。声音由远及近,慢慢向这边靠拢。
“哈哈哈哈――”
不是那个到处找人约架的黑白郎君又是谁?

藏镜人恼火的抽回手整理好衣襟,努力保持清醒,刚扶上树喘了两口粗气,那幽灵马车就精准的停在了他的面前。

只差一寸,骷髅架子就戳上了他的面具。
“藏镜人,你果然在这,哈哈哈哈!”幽灵马车独一无二,人也举世无双。

“黑白郎君,你专门来找我做什么?”有些人的狂是内敛的,如今的藏镜人本身也不愿在掺和无聊的事,再加上他扶着树,怎么看怎么少了过往的猖狂。

人未现,声已出。
“哈哈哈哈哈哈,藏镜人你也有这么一天,竟然被人打的这么惨!”话音未落,一个残影瞬间从马车内闪出来,来者斯文地摇着扇子,哈哈的笑着,十分夸张,也十分嚣张!

虽然他本身没有多少嘲讽的意思,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就代表最大的嘲讽之意。南宫恨当然是发现了藏镜人的异样,不过他没往不该想的地方去想。

藏镜人身上连丝血迹都没有沾上,何来被打之说?就算他面有异样也被面具完好的遮住了,黑白郎君这么说不过是凭直觉觉得藏镜人很狼狈。

藏镜人攥紧拳头,非常想往他的脸上狠狠地揍,奈何有心无力,连呛回去都懒得呛,现在的他只需要一个安静无人的地方。

这个不速之客赶紧给打发走!

“不用你来管。”

“蛤蛤蛤,本郎君才懒得管你,哼,找上你自然是黑白郎君要与你战一场啦!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子,还是昔日风光的苗疆战神吗?”南宫恨迫不及待地想和藏镜人打一场,所以锁定了他就不离开了。

藏镜人心里有几分压抑不住的冲动,意识已有些迷糊,心里将那几个死人怒骂了一顿后,连忙推脱道:“哼,你要打,藏镜人就必须打么!赶紧离开我的视线,否则杀你!”

“哈哈哈哈――,你有这个能为吗?来,让黑白郎君见识你的狂妄吧!”

往常,藏镜人自然是奉行“你若战,我便战”的处世方针,就算懒得动手,亦会高姿态的仰首离开,但此刻……

“哈哈……”藏镜人刚哈了两声,声音陡变成了样,而且气力很快就接不上了,他非常的愤恨,死死地抠着老树皮,咬紧牙关不再多话。

如果不是他整日戴着面具,把脸包的严严实实的,潮红的脸定然早就将他出卖了。

但现在南宫恨再怎么粗心大意,也注意到他不同寻常的变化,他皱着眉头问道:“你……”

“闪开啦,喝啊――”
气势倒是威猛刚烈,奈何南宫恨轻轻一避就躲开了。
藏镜人欲趁机离去,哪知南宫恨忽地逼近他的身侧,藏镜人下意识出掌,南宫恨乐得出掌先与他打个热身战。

藏镜人心知肚明,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不能坚持多久,拼着就算被伤一臂,也要快速躲离他的无理纠缠。哪知南宫恨也在中途换了打算,捉住他的手肘忽地反向扣在他的身后,藏镜人就这样贴在了南宫恨裸露的胸膛上。

“没人敢拒绝黑白郎君,哈哈哈哈哈哈!”他笑的猖狂,藏镜人愤怒地挣扎着,“你在找死!”
“堂堂藏镜人竟也想逃吗?哼!”他的声音就贴在藏镜人的耳侧,呼吸粘到他的皮肤上更让他的身体燥热不堪,再这样下去他绝对会失去理智的。

本就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当一方出现问题时,平衡就会被打破,藏镜人越是挣扎,南宫恨禁锢的越紧,到了后来,南宫恨竟然顺着他的腰肢,揽了上去。如果有人看到定然会误会了。

“松开手!”藏镜人不敢再乱动了,他喘着粗气的同时,南宫恨也在喘着大气。安静了数秒,他发现腰上的力道越来越重,然后正准备和平解决这个事的时候,忽然一个眩晕,他直接被带上了马车内。

伴着‘哈哈哈哈’的笑声,马车穿梭不定的影慢慢消失在荒野间。

对两个人而言,车内的空间十分宽敞,南宫恨松开手站在一旁凝视着有些发抖的藏镜人。

摔在车上的藏镜人一拳击出,但巧妙的被南宫恨化解了,他仰头怒视着南宫恨,咬牙切齿的说道:“黑白郎君你若战,等我一天便可,地点你挑,但现在,我要离开!”

南宫恨斯文地摇着扇子盯着他的眼睛看,那里面的探究意味太明显了,藏镜人越发的觉得难堪,他觉得杀人灭口会是他最好的抉择。

“哈哈哈哈――,你被人下药了!”黑白郎君终于反应过来。
“闭嘴!”藏镜人哼道。

他爬起来欲下车,但有南宫恨在,藏镜人摸不到出口。
“不让我离开,那你出去!”
南宫恨一动不动。

“怎么,你有偷窥他人的癖好吗?”藏镜人自暴自弃地将手放在关键之处。
“哼……”意味不明的鼻音,“南宫恨等你处理好啦,哈哈哈哈……”
(如果没被和谐,续见评论。)

评论(13)
热度(16)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