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绿滴嘟和土豆空的架空故事

(架空,与剧中各种出入)

在人类的历史上,和平总是短暂的。
战乱年代,各方势力厉兵秣马,无论谁赢了,受苦的都是老百姓。

小空从小便与家人失散,机缘巧合下被酒泉寺的太空师父收留做了和尚,只是如今酒泉寺也消失于硝烟之中。他背着两把剑,跋山涉水不知要去哪里。

春寒料峭,暮雨湿了衣衫。
他抹了一把脸,估摸着到了天黑也翻不过山头,便打算在山脚下的一间废弃荒宅里过一宿。

角落里有一摞柴火,应是上一个过路旅人所留,小空欣喜的生了火,然后从包裹里拿出一块硬的能崩掉牙齿的面饼啃了起来。

七八岁的模样,胃袋也小,吃不了多少就饱了,这个时辰也睡不着,天生就有多动症的小空开始打量这间宅子。

普通的宅子,到处糊的都是蜘蛛网,不知废弃多少年了,幸好不漏雨,翻箱倒柜扒出几根骨头还有头骷颅时,小空就老实了。

荒山野岭,准没好事,放人还得防妖,到底哪个更可恶,他就不清楚了。
夜半,雨势渐大,天际乍起数道惊雷。
小空被惊醒,瞪大了眼睛,双手抱剑,机灵地盯着摇摇晃晃的木门看。

事出反常必有妖!
木门吱呀吱呀的摇,一个时辰过后,雷声就停下来了,风也停下来了,小空内心里不知是放松多些还是失望多些。

看着柴火渐渐烧尽,他靠着柱子,放下警惕,又睡着了。

一夜无梦,大清早的他被尿意憋醒,眼睛还未睁开,意识忽然清醒过来,心脏咯噔一跳,因为就在刚刚,他闻到充满整个空间的浓烈的血腥味。
小空暗道不好,剑未拔出,就被倒挂提溜起来。

是一个带着面具的陌生男人,再往下看,他的胸口有个窟窿,汩汩流血,不过他似此时并不在意自己的伤势,抓住小空的双腿在空中摇了两下,可惜的说道:“这么小。”

小空要被他摇吐了,“你是谁?”
网中人心情很好,所以就算身体有伤,饥肠辘辘也没打算做掉这个人类小孩子。当然这些都是以一开始他发现这小家伙的体质不适合吃到肚子里为前提。

“放开我!”小空扑棱着双手在空中乱抓,网中人还想继续逗他玩,“虽然很小,但是也够塞牙缝了!”
小空一听此话,哇的大叫一声,双手乱舞,抱住柱子就不松手了,“妖怪啊!”

网中人猛一松手,小空扑通一声栽倒在地。
“小和尚,去帮我抓点食物来,我饶你不死!”他靠着柱子坐下,说道。

到目前为止,小空发现他的生命还未受到威胁,只是疑惑他身上弥漫的一股邪气太浓,看来他的手上有不少人命。

小空不想与他多做纠缠,拿起包裹拾起剑便要离开,哪知网中人手一扬,数道蛛丝直接将他的剑给捆住夺取,“快去!”

“我是和尚,不能杀生!”
“你抓来,我杀!”
“出家人,不能……”
“真是啰嗦!”网中人一把薅住他的脖子往怀里按。
小空错愕间,唇上就被他咬了一口,他说:“乖,小和尚,你已经破戒了。”
小空摸着嘴唇,一脸蒙逼。
“快去!”网中人用力把他丢到门外。

小空拧着眉头,一步一回头的盯着他的剑,最后只好听话的去找食物,但是他不信这个看起来阴邪的魔,他似乎天生对阴邪之物反感。

网中人捂着身上伤口,回想这几日的事情,身上虽然留下这个伤口,但是对方也讨不了便宜。
哼!

昨日引雷冲击着记忆,让他猛然想起自己的身份,原来他是魔世修罗国度的妖神将。
他不知自己在人世混迹了多少年,复生太多次,早就记不清了,这次忽然忆起前尘,对他而言是最意外也是最兴奋的事。
回去!
然后率领修罗大军称霸人世!

但是当他看着面前堆着的五颜六色的果子时,幻想中的事情全都幻灭,伤口更疼了,“臭小子,我让你给我抓野猪、肥兔子,你拿这些破玩意忽悠我?”
“我是出家人。”
“我看我还是吃你比较实在!”网中人捆住小空钓在面前,用手捏他的脸颊,嘴上这么说,要是能吃早就吃了。他虽然是挑食没错,这个小子应该也很美味才是,但是他的体质,嗯,有时间研究研究。
“你,真是妖怪?”小空对他动不动就捆住自己很郁闷,他只是路过!
这话真没营养!

网中人挑了一颗翠绿翠绿的,一看就没熟的果子擦了擦就咬了一口,道:“要是昨天之前你问我这个,我可能还不能正确的回答你,现在么,我不是妖怪,我是魔!”

总之都不是人类就对了!
就算是人类,人心也隔肚皮呢。小空本应该对他很抗拒才是,但是这么坦白的魔,好吧,才不过一会儿他就对网中人产生抗体了。“魔大爷,你现在可以放了我吧?”本来就是萍水相逢,各走各路就好。

“小子,叫我网中人。”
难得两人这时候都很好讲话。
小空摆脱束缚后,报上自己的法号,然后去拿自己的那对对剑,结果还没碰上又被网中人按住了。
“你想怎样?”
“你这两把剑不一般啊。”网中人随口一说。小空紧张了一下,随后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当然不一样,是我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的。”

网中人手中忽然幻化出一把刀。
“是幽灵魔刀!”
“小子,你眼光不浅!”网中人满意道,“我在它们身上感觉到一股相似的气息。”
小空明显不想继续说下去,仗着自己的小孩儿形态,装傻轻易混了过去。“食物给你找来了,我该走了。”

网中人沉吟片刻,松开手,小空拿起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网中人继续吃果子,继续幻想他的霸业,直至肚子忽然剧痛起来,“臭小子,竟然摘毒果子!”

――――――――
故事后面大概是这样:网中人以自己中毒当做借口又去找小空,正好碰见一群西剑流,他们有人夺了双剑带走,然后围攻小空,网中人帮忙扫荡。
小空多次用功法,身体遭受不住,巨骨症爆发,疼痛不堪。
网中人这才知道原来他不是小孩儿,是个十六七的少年人,只是因为天生巨骨症,吃了药维持这么大,这几年已有不稳迹象,尤其不能动武。
而他们攻击小空,是为了想抢小空手里的剑,他们要铸成魔之甲。
网中人问小空要不要和他一起去魔世。
“魔世?”
“我的故乡,一定会有人把你的怪病治好。”

说到魔世,网中人说了很多,并把他的远大理想也顺道说了一遍。
小空:???
你要来搞人类?
“不行吗?”
“我也是人类!”
“我又没想搞你!”
总之,后面两人吵了一架,网中人见小空能下床要跑了,赶紧又把他给捆起来了,“小子,你跑啊!”
“我卖给你了?”
“外面危险。”网中人一时口快,心里话说出来,急忙打补丁,“我并不是关心你,但是别人不准动你!”
“……”

小空觉得他是个祸害,西剑流也是祸害(当然这时候他也不知道以后他在别人眼中也是个祸害。)干脆让祸害与祸害自相残杀算了。

“好好呆着,少东跑西跑,你用毒果子毒我的事,待我回来再找你算帐!”
小空不知怎么的发现自己就和网中人搅和在一块了,本来提西剑流,利用的成分更大,现在倒有些不是滋味了。

网中人当然是知道他的意图的,不过走一趟也无所谓就是了,目前他还不清楚如何找到灵界――那个封印魔世入口的地方。

网中人一身是血的回来时,小空吓了一跳,他真的不该让网中人去的。
“半路遇到黑白郎君,打了一架,真刺激……”
“……”
“而且我终于知道灵界在哪里了!当年大战,残留的记忆不多,现在我终于知道了!”
“西剑流……”
“待我把修罗大军带来,别说西剑流,就算是整个人世,我也不会放在眼里。”
“……”
“到时候带你一起称霸人世如何?”

终究是没话讲。
小空被气的头都大了,“我们是不是朋友?你竟然不在乎我的感受!”
网中人一想,他们什么时候成朋友了?“谁跟你是朋友?网中人的字典里没有朋友!”

这话网中人不觉得有问题,但是小空感觉他的巨骨症都要气爆发了。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他没有巨骨症,他就可以不用顾忌使用武学,至少自保是可以的。

这小孩儿还是第一次露出这么沮丧的表情,网中人一时觉得难受,“先帮你解决麻烦,到时候你得听我的!”

小空趁着网中人外出搞事的时候离开了,他不是真的小孩子。
又遭逢了西剑流,这次有人帮忙,后来经过一连串事情,小空发现他们竟然是失散多年的亲人。

网中人得知后气的不行,不过想想既然有家人保护,他就可以心安的去搞破坏了,原本以为灵界很好打的,结果因为有黑白郎君站在那边,战况僵持了很久。

他想起有一段时间没看到那小子了,就去找他,但是听说那小子失踪了。
什么叫失踪了?
在你们家好好呆着的呢,怎么会失踪?
那小子患有巨骨症,能谁便乱跑么?

都没人知道小空去了哪儿。虽然大家都在找,西剑流比网中人想象的强大许多,后来,网中人听说他们的魔神重生了,身穿魔之甲。
而魔之甲只有患有巨骨症的人才能承受得了那种疼痛。

再后来魔神被做掉,小空被救回,但是因为巨骨症的问题,只能维持昏迷状态,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又是巨骨症!

网中人心烦意乱的又准备进攻灵界,这人世的医生都太渣了,还是快点带到魔世比较好。

后来他终于突破重围,划破了结界,可惜因为耗费太多功力,结界只破了一道口子。

这样虽然不能完全破坏掉结界,但是结界迟早会破坏掉。
但是他千算万算,没想到被黑白郎君给做掉了――日!

后来嘛,小空就被拿去堵洞了。

昏迷的小空其实什么都知道。
被放弃的瞬间,心在滴血的同时,他有一句mmp要讲:网中人,我日你个仙人板板!

――――――――
再后来,小空的巨骨症还真的就在魔世治好了,可惜物是人非啊,谁都无法回到过去了。
网中人复活后,看到修罗大军很开心,睡了一觉,可以搞事了!
他隐约记得好像认识一个小和尚,但是比较模糊了,这不是重点,这个坐在帝尊位置上的绿毛小年轻是谁?

“爱将啊,来,一起搞事啊,你不是说一起称霸人世吗?”绿毛的年轻人说道。
网中人觉得这小子可真轻佻,谁特么是你爱将,谁要和你一起称霸人世了,这位置你丫做的热乎么?
“小子,你的轻佻让网中人愤怒!”
“哦,我是帝尊,怎样?”他捏着网中人下巴,眯着眼,“妖神将有什么禁忌吗?”
网中人张嘴欲说话,结果被他堵住,“有的话,本帝尊给你破戒了……”

他被遗忘了,彻彻底底!

――――――――
绝海分离之际,小空说:“网中人,下次醒来麦忘记我。”
网中人回答说,“我会记住你永生永世。”
网中人的确是记住了他,而且还在复生之后就去找他。
他记得的只有戮世摩罗,他的另一个身份。而小空的事,他早就不记得了。

评论(4)
热度(40)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