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爱与‘日’俱增――戮世摩罗篇(上)

(强制)
(1)
戮世摩罗的脑海里、心里全部被那个火红的人影占据了,他就那样站着,甚至做好了给他一个帝尊式拥抱的准备――嗨,好久不见了,爱将。

然而他的想法,包括他之前曾无数幻想的画面全都定格在网中人愤怒的话语中,“戮世摩罗,你该死!”

网中人的身形犹如鬼魅,电光火石间瞬移到他的面前,下一刻喉咙被锁住,接着是双脚离地,悬在半空。

戮世摩罗疼的无法呼吸,只能痛苦的呻yin着。然而他的声音全然不入网中人的耳朵,“失信于网中人的代价,你知道吗?”看不到他的脸,但是完全可以想象,他是多么的愤怒。

“网、网、网中人呐,帝尊要被你掐死了。”一旁的杀生鬼言为避免伤及自己,早已远远躲在一旁。以前在中原时,他就知道网中人是不服戮世摩罗的,但后来不是和好了嘛,怎么这一见面就又开始打打杀杀的。

杀生鬼言可不是在心疼戮世摩罗,他只是觉得有这个史家的狗子在,日子会好过一点。中原他待不下去,在东瀛,他日子过的也很苦逼,所以他希望戮世摩罗可以带他装逼带他飞,如果他死了,只剩下网中人的话,搞不好无定飞丝上来直接让他尸首分家。

一声“帝尊”忽地勾起网中人的片刻意识,手一松,戮世摩罗屁股着地直喘粗气,“咳咳咳……”他真的以为自己会死在网中人的手里。

网中人的“控诉”仿如绝海的潮水,让他记忆犹新,他知道以网中人的性子,在苏醒之后发现自己没能实现诺言一定会来揍他,他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快到他连魔世的大门还没踏入,快到他连自己的私事都没有处理好。

这一瞬间,戮世摩罗无比厌恶自己,腿上箭伤在此刻也感觉不到了。
他不是没想过如何去面对网中人,挨打是避免不了的,不过比起网中人真能记得他,这些都不重要。他可能是唯一一个就算被揍也很开心的人了。

网中人蹲下来盯着他,眼中血色不减,只是声音变了,有种异样的危险,“帝尊?”

戮世摩罗捂着脖子喘气,故而没有听出这种危险,他以为这就是网中人的惩罚。
这么短的时间内,他真的无法做到啊,戮世摩罗舒缓过来,将这些悲观的心情收回,仰头一笑:“爱将。”说着还不知死地用扇子挑逗着面前这人的下巴,“乖,妖神将,你还记得我。”另一只手则去掀他的蜘蛛面具。

爱将这次复生变化真大,如果走在路上,不认真看得话,单看这杀马特的火烧头,他未必能认得出来。

网中人一句话未说,安静地蹲着戮世摩罗的面前,任凭眼前这个人在他脸上胡作非为,好像之前的滔天怒气都是做样子而已。

他的眉眼细长,带着一股韧劲,这就是桀骜的邪,是曾与他共生死的魔。
戮世摩罗还是第一次看到网中人的脸,不知爱将这重生前后,脸有没有变化。不过现在这种张狂中带着邪魅的眉眼确实不错。

网中人嘴角微杨,捉住那只让他心火更甚的手咬在嘴里,戮世摩罗“嘶”了一声,倒吸冷气,他的手指竟然被网中人的牙齿咬破了两个洞。
起初很痛,慢慢地让他觉得麻木,“爱将,你是只毒蜘蛛吗?”

回答他的是冷漠地问声:“帝尊?”

他的声音颇为反常,戮世摩罗终于发现了古怪。在捕捉到他眼中的一抹红光后,戮世摩罗顿觉不妙,正想着应对方法,脖子又被掐住了,这次是直接被按在地上,戮世摩罗心道,幸好这地不是石头做的,否则他的头绝对跟西瓜一样破成两瓣。

远处杀生鬼言吓得手指塞进嘴巴里,防止自己再说出什么话被发现,悄悄的溜走了,还是逃命要紧,这两个人随他们怎么搞吧,戮世摩罗要是不死的话,再谈剩下的,刚刚网中人的眼神他可看得清清楚楚,帝尊不死也得褪一层皮!

(2)

戮世摩罗最膨胀的时候,觉得自己天下无敌,那个时候他有魔之甲,几乎所有的攻击对他都没效,但是现在,他没了魔之甲,腿还瘸了,整个人就是刀板上的鱼肉。

但是就算修理他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子吧,这是什么情形?一言不合就把他按在地上是闹哪样,他不要面子的啊?别以为长得好看在他这里就可以加分,杀马特造型是要扣分的!
攻击帝尊,负分!

好吧,打他是可以接受的,但打其它的地方不行吗?除了脸,他什么地方都可以被揍啊!

这久别重逢的姿势是不是不对?尤其是他刚刚看到的那抹红光,他的爱将好像出问题了,好在现在他的力度不像之前那样能把他掐死,他还可以缓一缓。

网中人盯着倒在地上脸色充血的戮世摩罗,心中邪念更旺,此时他只想把这个人压在身下,尽情lin/nve。
这样想着,已经迫不及待地掀开了戮世摩罗的面具,“帝尊,呵……”

戮世摩罗拧着眉头,用他那受过箭伤的双脚乱踢,网中人不喜猎物挣扎,立马用一只腿将他固定住。他几乎是将全身都压在了戮世摩罗的身上,如此姿势,尤其是他的呼吸喷在戮世摩罗的脖颈处,让戮世摩罗不禁颤栗起来。
戮世摩罗浑身不自在,呼吸也带了些不安感,“网中人……”
(见评论)

评论(20)
热度(39)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