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匿

无限轮回什么的最喜欢了

〖网空〗爱与日俱增――网中人篇(又名:戮世摩罗你该死)

网中人篇:
(1)
网中人又一次站在绝海的岸边,只有长发随风而动。
浪潮平静,如他心绪,不像那日,波涛汹涌,情绪也激昂万分。
他没有忘,他想要记住的人还有事都没有忘,记忆中最后的声音所包含的期待竟让他开始烦躁起来,他真的太久太久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了。

不明的情绪涌动,网中人哼了一声跳到那停泊的小船上。
晃荡的船只荡起阵阵涟漪,他略感不适,只不过他的脑子里想的全是那个人的事情,所以根本不在乎这个,直到扬帆远航,再也看不到岸边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他晕船。
海风又咸又冷,网中人无精打采的趴在船头上,如果不是有面具遮住,那憔悴的脸色早已暴露出来。

蔚蓝天空,盘旋的飞鸟时不时的叫声让他郁卒,但是他无力理睬,小船的速度变慢
了,网中人越发的头痛起来,结果那飞鸟似专门与他过意不去,拉了一坨屎,刚好掉在他头上。
网中人摸了摸头,把手伸到眼前,一脸崩溃,蛛丝瞬间飞去,飞鸟化为尘烟。
洗头的时候,忽然有只大白鲨经过,张嘴就要咬他,要不是他的危险意识还在,只怕早已成了它肚子里的渣滓。

船已散了架,疲倦的网中人抱着一根木头泡在散开的血雾中,终于忍耐不了,怒嚎出一个人的名字:“戮世摩罗!”
这个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一个人类,分离时重伤,被他用茧保护着,此时已不知随着浪潮漂在哪里了。
他不知道这叫喊声是气愤多一点,还是担心多一点。
绝海之所以被称为绝海,危险的程度可见一斑,那小子重伤时还能承受这些吗?
哼,如果连这种危机都无法度过,那就不配他网中人来寻找了,想是这么想,可是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丝不安。

腥味吸引来一群不知名的生物,网中人根本看不出它们的种类,看到自己被包围的时候,竟呵呵笑出声来,“你们找死!”

这般不知过了多久,他越发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想杀人!
杀什么都行!
越来越多的生物被血腥味吸引来,却不知道这是致命的诱惑。
一路屠戮下去,他的心情才好转过来,远远望去,海面上飘着一道血红,最后被海浪吹散开来。

网中人不记得看过几次日出海面的画面,也不知道繁星让夜空寂寥过几次。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头发的颜色竟然变成了红色,愣了有半会儿,他才想起自己被丢到火山里有一段时日,只怕他的脾气渐渐变得暴怒也与之有关。
“戮世摩罗,你真的该死,该死啊啊啊!”

(2)
他闻到一股香味,还有吵闹的欢呼声,猛一睁开眼,发现一群人正围着火堆跳舞,旁边一个小孩儿发现他醒了,跑过来对他笑,“%&#¥$”
“你是谁?”
“#¥£*##¥”

言语不通,网中人也懒得与他们浪费时间,但是当他低下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扒了,下身只有几片绿叶子编织的东西盖着,他摸摸脸,面具也没了。
网中人一把掐住那个孩子的脖子,“你们是谁?”

这边动作太过,众人发现后就全围了过来。
“¥£#¥£”
“#*%¥¥”
正当他决定秒全场的时候,一个老者过来,“年轻人你不要冲动。”有些蹩脚的口音,但好歹能听懂。

网中人听他讲话,才知道自己误食了海里某种生物被他们捞回来的,他勉强接受了这种解释,但是为什么要扒了他的衣服?!这群穿着奇怪的人围着他笑,真是莫名其妙。
有一天那老者对他说,他们没见过你这样的。

“什么意思?”
“好看啊。”
后面有一群藏在树下的人笑。
网中人反应过来时,飞丝直接把那颗树四分五裂,自那以后,敢直眼看他的人就不多了,但总有想找死的。

网中人不知对当地唯一一个理发师说了什么,反正理了个头出来就变了个样。
他对着静静的水面上看自己的脸,觉得还凑合,就是这样,那个人的样子。
什么样才是好看的呢?
笑得让人想揍一顿算吗?
哈……
他拿出特制的面具,轻轻戴上,转身淡定地看着那名老者。

“这个地方是不少海上探险家最后迷路时的归处,来到这个地方无法再离开的,外面那层迷雾,没有人可以穿过的。”
网中人哈哈大笑,“不可能!”
老者叹息道:“你看看我,年轻时一时轻狂,青春全葬送在这儿了。”

网中人不屑地看着他:“废物,哼,天下间没有网中人做不到的事。”
老者早已没有这样的狂妄,但他很欣赏这样的人,想起听到的自言自语,于是好奇地说道:“你刚说了一个人的名字。”
“那又怎样?”

“你放弃吧,这一片汪洋大海,你找不到的。”
网中人在海上漂了这么久,虽然耐心早已不足 ,暴怒无常,但在他的认知里,他绝对会找到那个人――无论如何都要先打他一顿。

所以一个人在他面前说这样的话,后果是什么可想而知,但是想到自己毕竟是他们救起来的,生生压了下来。
“意义……无可取代。”
意义啊,老者有很久没去思考意义究竟有什么意义了,他眯起了浑浊的眼睛看着远方,从怀里拿出一幅羊皮卷递给网中人,“早年探险时所绘制,希望对你有用。”
网中人摊开一看,是一幅地图。
“我年轻时就离开了故乡,当时有个组织作恶多端,不知道现在战乱有没有平息。”他指着的那个地方离中原隔着海洋,离他们现在的地方已经很远了。
原来他并不是中原人。
网中人出海时,准备工作没做充足,如果不是出意外,他应该会先踏足那个地方。

(3)
网中人不知去过多少孤岛,每去一个就做个标记,这些地方都没有戮世摩罗的气息,有些地方甚至渺无人烟。
他数了数这些小岛屿,晚上睡觉时,忽然睁开眼,看着夜空,觉得未知的地方就像那些星辰一样,他会将永生永世用来寻一个人吗?
真是可笑的笑话。
夜风有点冷,他起身去加固船只,只等下一次远航。
要到了那个地方。

一踏足岸边,就看到不少渔民收工回家。言语虽然仍是不同,但是看到这么多“正常”的人,网中人终于舒服了不少。
为了不让人注意他那身奇异服装,他赶紧一身衣服,不知为何,自从踏上这个地方,他的心就跳的厉害,这仿佛是一种呼唤。
他要找到那个人了!
而就在寻找的时候,终于看到那个茧了――戮世摩罗,你果然活下来了!

他在很多地方都刻下了修罗国度的记号。他每天都在找,都在等。
他快速的学习了当地的语言,尽管结结巴巴,但好歹听得懂基本的对话,以及会说戮世摩罗的名字。
但是无人听过这个名字。
直到前几天,他看到了一个标记,在告诉他,何处见面。
终于要见面了吗?
要见面了吗?

他就像一个暗中捕猎的蜘蛛,等着戮世摩罗出现。
但是出现的竟然是――杀生鬼言――他怎么还没死――臭小子到底在哪?
杀生鬼言小心翼翼的观看四周,看到无人出现又离开了。

网中人无法形容那种心情,大喜大落,怅然若失,“戮世摩罗,你该死,你真该死!”
他有点疯魔了,脑海里无法想其他事,他不知道自己从中原到处漂找戮世摩罗究竟算什么?
为什么要去找他?
他可以等戮世摩罗找他,他可以等的,等他率领修罗大军来找他。
“戮世摩罗,你真该死,哈哈哈哈,你真该死啊!”网中人笑着大叫,声音竟然带着无尽的苍凉,忽然一颗泪滴无声落下。

“戮世摩罗,呵,网中人为什么要追逐你的影子,你,你不过是,你在我心中不过是,唔――”长时间淤积于心,似呈心魔,网中人呕出血,眼中血瞳一闪而过。
“戮世摩罗,戮世摩罗……”

他还在等。
“戮世摩罗,你会出现的,你一定会的,你只要在这个地方,就一定会看到标记出现!”
“我要你,我要你死,死!”

他终于等到,他一眨不眨的看着一个紫色身影一瘸一瘸地走来,然后坐到那颗小树下,悠哉悠哉地取下面具。
是他,原来是他!
有过一面之缘,曾在雨中擦肩而过。

“呵呵呵呵……戮世摩罗……”网中人根本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眼中充血,正处于一种危险状态中。一种说不出的想要毁灭的感觉正在支配着他的意识。

杀了他,就再也不会有人让你有这种心情了,快杀了他,杀了他啊。
那个人就是你一直在找的人,他终于出现了。
杀了他啊!
他就是你一直要找的人啊!
混乱的意识里,一句话来回不断的回荡着,一个人影由清晰变得模糊,最后又和眼前这个人重叠。
“网中人,下次醒来,别忘记我……”
“我会记住你,永生永世!”
“呃……”网中人又吐出一口血,“我为什么要这么痛苦的记住你,你……真该死!”

他失信于你,去杀了他!
不,不是这样。
要怎样?

戮世摩罗毫不在乎地对那群小兵们说他在等人。
你知道你在等的是谁吗?
你知道你要等的人会杀你吗?
你怎么可以,如此的漫不经心――啊!
网中人已完全无法想其他的事情了,他呵呵地看着杀生鬼言再次出现,他呵呵地看着那个小子失望的样子,“你果然是在等我吗?”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去的,他不知道如何将眼前这群碍事的蝼蚁杀死,他的眼睛里只有一个人――
“戮世摩罗,你该死!”
下篇:爱与‘日’俱增――戮世摩罗篇(又名:草哭你,我的帝尊)

评论(8)
热度(52)
  1. 鶖紅陌夏蟻裳披來永晝十七尘匿 转载了此文字
    有甜又有虐,感謝大大發糧0w0

© 尘匿 | Powered by LOFTER